第十七章 名列第一的陆亭舟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十七章 名列第一的陆亭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名列第一的陆亭舟

  学衙内特殊的房间内。

  暂时称这里为“验尸房”。

  特殊的烛光高高挂在房顶,垂落下来的光线,将这胶制成的“女子假尸”映衬的栩栩如生,甚至连皮肤底下的血管都映照的清清楚楚。

  好逼真啊。

  站在门口的大理寺黑衣监考官听到陆亭舟的感叹,脸色一黑:

  “……”

  正准备瞪一下陆亭舟,让他正经。

  而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陆亭舟已经神色严肃的开始一点点的检查女尸的身体,手法专业,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

  “手腕背后有淤青,是勒痕,脚腕也有……死者生前曾被反绑……”

  陆亭舟初步检查之后得出了第一步结论。

  记了下来。

  然后继续翻看眼睑,眼皮:

  “衣服虽然被烧烂了一些,但身体上却没有多少烧伤,却有挣扎对抗的迹象……”

  时间一点点的在这特殊烛光映照的验尸房过去。

  “脑后有被击打的痕迹,创口应是一尺三寸长的钝器,创口不深,并不致命,这个伤口应该是死者被打晕了过去。”

  黑衣监考官在门口听着陆亭舟的记录和验尸过程,心里不由点头认可,还是专业的。

  看着陆亭舟直接动手,开始将尸体解剖开来:

  “口鼻和咽喉,以及肺部,都是焦黑色的气尘,肺部肿大……”

  监考官看着陆亭舟严肃起来。

  然后看着桌上的卷宗,翻看了几页之后,开始写侦破过程,还原凶手作案手法,以及死者死亡原因:

  “死前有被侵犯痕迹。”

  “从验尸所得诸般线索而看……”

  他看了一眼卷宗上的“假女尸”名字,道:

  “死者黄娥儿,应该是遇到了熟人侵犯,本能挣扎,却触怒了凶手,被凶手随手拿起一件一尺三寸长的钝器击打脑后击晕,而后被凶手捆绑住手脚,置于室内,再后纵火欲烧死她,杀人毁尸。”

  “但死者全身烧伤痕迹并不多,反而口鼻、胸腔内黑色烟尘极大,并且肺部肿胀扩大……”

  “这说明死者不是被火烧死,真正的死是火灾之中的浓烟导致的窒息而死。”

  ……

  “推测为熟悉之人作案,见色起意,冲动杀人,并且火灾发生后,很快就被人所扑灭,所以造成死者虽死,但尸身并未被大火烧成焦炭的结果。”

  陆亭舟每念一句,就写一句。

  监考官仍旧是面无表情。

  但是他的内心却是大为惊讶。

  因为陆亭舟的这张验尸答卷,基本已经道出了“原本案情”的九成真相。

  这名为“黄娥儿”的女假尸,原身就是城内怀远坊的“甲子日红楼纵火案”的受害者,其本是城内一个黄姓商人家的刚买来的丫鬟,姿色中等,黄家公子酒后起意,本想一夕之欢。

  却不料黄娥儿性格虽为丫鬟,却性格刚烈,宁死不从,恼羞成怒的黄公子随手抓起房间里的灯台就砸晕了黄娥儿,做了禽兽之事。

  按照常理,事后这位黄公子应该是潇洒离开,但他想到黄娥儿居然敢反抗自己,直接一把火扔进了房子。

  幸亏黄府之人救火快,不然黄府差点就被这黄公子酒后的一把火烧着了。

  事后本坊的武侯很快就到了现场,确认了死者黄娥儿的身份。

  并根据现场线索,也很快追溯到了黄家公子身上。

  但因为黄娥儿本就是签了卖身契的丫鬟,主人家便是活活打死,官府也不会追究。

  死了个丫鬟而已,这案子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倒是黄家公子因为“纵火”,触犯了大雍国法,本应被捕入狱,但经过黄家上下打点,最后也就是赔了官府千两银子,将那黄公子无罪释放了。

  这个案子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则是在于还原死者死亡真相和作案手法。

  目的在于考核大理寺人的专业能力。

  监考官看陆亭舟的表现,面上不表现,内心已经大大的赞叹,这位学子天生就是适合大理寺的人。

  短短时间,就能还原出真相,侦破能力惊人!

  ……

  陆亭舟不知道自己方才解剖的“假人”背后,其实是一个极为可怜的女子,那卷宗之上,并没有记录黄娥儿命薄如纸,死了也没人为其申冤这些事情,只有作为“题目”的一些东西。

  呼!

  陆亭舟走出了验尸房,大口的呼吸了一下外面的空气。

  验尸房内,空气实在有些憋闷,还带着那种假尸的胶制味道。

  而此时外面,已经有十几个人完成了考核。

  再过了半个时辰,陆续走出了学子,最后到了时限,不管完成了卷宗与否,都走出了验尸房。

  王典仍旧站在学衙前,看着聚集的青年,大喝道:

  “三科考完,你们也知道这才只是一个开始,最重要的武试在午时开始,都去吃饱喝足了,下午才是见真金的时候。”

  这是让所有人可以去吃饭了。

  ……

  在所有人吃饭的过程里,学衙之内的堂内,早就已经聚集了十几个黑衣考官,在分科、批次,审核着前三科的卷子。

  三十几人的卷子,在既有经验的十几位黑衣考官手里,很快就阅毕。

  “回禀陈老,寺长,三十六名学子卷子成绩已经出来,按甲乙丙丁四等排序,榜单在此。”

  接过了黑衣考官的“前三科榜单”,陈老第一眼就看到了名列前茅的三个字。

  “陆亭舟:情报:上上甲!易容:上甲!侦破:上上甲!”

  三科成绩,名列三十六人之中的第一名!

  他的下面才是萧飞宇、陈冰雁,沈康等天才。

  陈老微微有些惊讶:

  “他的情报密语名列第一,我和寺长都看在眼里,易容一科,就要逊色于萧飞宇了,但没想到侦破居然也是上上甲等的成绩。”

  虽然陆亭舟不是第一个从验尸房出来的,但是侦破本就不是比谁快,而是比谁最完整还原了真相。

  看着陆亭舟名列第一。

  第二名是萧飞宇,第三名是一名叫吴前的学子,第五薛**、第六赵**、第七丁**、第八……

  陈老捏着这张榜单看了很久,眼神复杂,摇头,失望,最后变为了极大的愤怒……

  以至于一句话不说,转身从桌子上离开。

  看着陈老看了榜单脸色阴晴变幻的离开,旁边的王典拿起了榜单,一瞬间,他就明白了陈老的情绪为何爆发了出来。

  “陆亭舟……”

  他也闭上了眼睛,心里落寞愤怒交杂:

  “在这三科夺了第一又有何用,你武道没有炼出内劲,充其量以后凭着验尸,情报去做个仵作,就连传递情报都需要武力在身,才有人用你。”

  他再看向了榜单上的沈康和陈冰雁。

  陈冰雁没有萧飞宇那么完美,在这三科考试上,只在前十。

  沈康就更差。

  但这二人却是这一批学子里三十多人都无法比较的,因为他们的力量是实打实的,已经炼出了内劲。

  凭这一点,就算他们侦破、易容、情报的成绩都一般,但在他们炼出内劲的第一天起,大理寺的那身黑衣和雁翎刀,就已经内定给了他们。

  在这武道通神的世界,尤其是负责镇压武林、缉捕奸邪妖孽的大理寺,武力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所以陈老见到陆亭舟的三科成绩越好,反而越生气,情绪更剧怒,最后甚至负气而走。

  这么好的天赋,却不用在练武上!!

  考的再好,还是要落选。

  怒其不争!

  “看老陈的样子,下午的武试,他应该都不想出席了。”

  寺长叹气道:

  “那就由我来见证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午时。

  吃过饭后的陆亭舟等人,再次来到了学衙之前。

  此时的学衙前,已经改变了布置,竖立起了一个极大的木人像。

  “武试开始,向木人出拳。”

  王典冷声大喝:

  “只有一个标准,打炸木人的身体,能完成这一点,就说明你练成了内劲,能发出刚猛之极的劲力!”

  “除非打炸木人,否则,余者皆无成绩!”

  他看了一下手中的榜单。

  是前三科的榜单。

  “以三科成绩为出场顺序。”

  他正视三十多位青年:

  “陆亭舟何在!”

  陆亭舟面色平静,身躯笔直,拱手道:“学生在。”

  “你第一个!”

  王典如刀的眼神看向了陆亭舟,声音回荡在学衙之前。

  而后瞬间。

  所有人都注视向了那个英俊的黑发青年。

  居然是陆亭舟第一个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