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考开始!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十六章 大考开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六章 大考开始!

  朝阳初升。

  今天的大理寺内学子们,反常的不需要早起晨练,而是等太阳跳出地平线才开始一个个起床,严阵以待。

  今天虽然没有操练,但却决定了以后他们还能否再继续早起操练。

  “结业大考,终于到了。”

  被沈康叫醒的陆亭舟心中念叨了一声,走出院门后,发现萧飞宇,陈冰雁等人早就已经收拾好了。

  不同于萧飞宇这一对俊男美女自信沉着的神情,这所足有几十号青年居住的院落内,其他大多数人都是神情忐忑,或露出了悲观的情绪。

  “走吧,先去点卯。”

  萧飞宇展示出了他作为这院内“领导者”一般的身份。

  “亭舟……”

  沈康站在陆亭舟旁边,看陆亭舟似乎在想什么,话张口说了一半,化为了劝慰的话:

  “你的易容,情报,侦破等学科的成绩都不错,就算不能成为缉捕武人,入公门内其他行当,却是大有可能。”

  “嗯。”

  对于沈康善意的安慰,陆亭舟微笑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你倒是乐天。”

  沈康见陆亭舟似乎没有压力一样,这与其他人有了很大区别。

  他暗道:

  或许教习和飞宇他们说的没错,亭舟志不在大理寺,所以才没有压力。

  早就想好了自己的退路。

  沈康不知道陆亭舟之所以内心平静,一部分不可否认是他已经炼出了内劲,并且比这满院内,包括萧飞宇、陈冰雁两个天才的修为更高了半级。

  他已经在融合武道内劲第二阶段的龙形柔劲了。

  但其实第二个原因更重要。

  因为结业大考这种事情,陆亭舟并不陌生。

  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准确来说,是前世在地球上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面临这样的一天。

  而今的大雍王朝大理寺结业考。

  虽然与前世的普通大学不同,但在陆亭舟看来,却是与前世的另一种学校毕业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他们现在这些人,如果能完成大理寺的结业考核,便会披上大理寺的黑衣,被安排到安城每个街道一所名为“武侯铺”的地方上任。

  武侯铺。

  也就是大雍王朝体系之最底层的缉捕武人的所在。

  将一座城按照‘街’与‘坊’整齐有序的划分开,每一街坊之内,都会设立武侯铺。

  这其实就跟前世的街道派出所差不多。

  而从大理寺结业后,被放任武侯铺,就相当于前世警校毕业的学生,被发放基层派出所。

  不过有区别的是。

  大理寺却不只是相当于干警,大理寺的权力更大,更类似于肩负督察和特种军队等等多项职位综合,而直接向大庸皇帝负责。

  因为有着这样一群‘忠诚鹰犬’。

  从而可以让那位天下至尊至贵的人,可以一手死死捏住这天下江山,监察一切。

  迎着灿烂的金色晨光,三十多号青年从院内走出,走向了今天大考的所在。

  学衙前,王典已经在站立,身躯仍旧如平常那般笔直。

  “那两个人应该就是大理寺内的真正大人物了。”

  站在一众青年之中,陆亭舟看见了学衙之内阴影里坐着的两个人,一个白发苍苍如老狮子般气势外露,一个脸色方正,如中年儒生,沉稳如山镇在那里。

  正是安城大理寺头号大高手陈敬德,以及大理寺长薛庸。

  “皇恩浩荡,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典朝东南方拱手,那是京城的方向:

  “陛下设大理寺监察天下,今日便是考核你们半年所学结果的时候了,望你们莫要辜负陛下,辜负这半年来的苦学。”

  “陛下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听到王典的第一句话时,一众学子全都面色肃然,跟着王典一起朝东南方拱手。

  “皇上……万岁……”

  陆亭舟看上去跟一众人没有两样,但心里却是冷漠:

  “我今日后,入大理寺,为的就是让这万岁,再也不能万岁!”

  报抄家灭门之仇。

  这才是陆亭舟入大理寺的目的,初心不变,也永远不会变。

  今天可能只是他将踏出的第一步,日后,他要在大理寺爬得更高,才能有朝一日站在那自称奉天承运的人之面前……

  在此之前,需要一直隐忍。

  “好了,今日考核,便是你们平日所学的东西,情报,侦破,易容,以及最重要的武学,一共四科。”

  带领众人施礼之后,王典正色道:

  “尔等学子,按顺序入场,”

  学衙之内是考房,第一科情报,考的是本地安城之中的信息,虽然只是浅显的,不会涉及到巨大的机密,但考验的是未来大理寺人对于缉捕办案时的情报分析。

  陆亭舟等人,被依次带入独立的考房。

  看了一下题面。

  先是大理寺十条专有的密语,让他破译,最后一题,则是用密语书写出桌上预先准备的一则需要传递出去的情报信息。

  “词语互译……作文题……”

  陆亭舟研磨沾笔,开始挥毫。

  笔锋落于纸上,当即就是一手秀气的簪花小楷,让人一看立即会眼前一亮的那种。

  书写之中,关于密语的破译的难度,则是根本一难度都没有。

  这就是掠夺书画精神后给他的好处。

  融合书画精神,不止让他的书法造诣步入巅峰,同时让他的记忆力增强数倍,记密语,其实就相当于背一些专业词汇,丝毫没有难度。

  而最后的密文传递,对于前世习惯了用最简单白话文写作的陆亭舟来言,更是适合化为最简单的语言方式来传递。

  因为有了一层密语的加密,破译出的语言,本就需要更加简练。

  是以,不到半柱香。

  陆亭舟就完成了交卷。

  “这名学子这么快。”

  学衙之外,寺长和陈敬德看着陆亭舟是第一个完成了第一科考核的,然后被引入了第二个房间,那是易容。

  “舞文弄墨,他最擅长。”王典也在不远处,认出了陆亭舟,面无表情。

  陆亭舟每天和书画为伍,这一重考试最先考过,他没多大意外。

  但这又有何用。

  大理寺的顶梁柱终究还是缉捕武人,在这武道通神的世界,没有武力傍身,只在文字上有专长,对于大理寺来说是致命的偏科。

  “将试卷拿来我看。”

  陈老看着陆亭舟被引入了第二个考房,面无表情开口,陆亭舟的考卷立即被拿了过来,他先是看到了那令人眼前一亮的小楷,随后看向了卷面,微微点头:

  “可评为甲,尤其是密语传递一题,不错!”

  不过说着,随手就丢在了一旁桌上。

  不取武道,就算这个评为甲,却也根本进不了大理寺。

  寺长却是捡起了那张纸,看了片刻后,大加赞赏:

  “话虽如此,这字写的确实是好,颇有百年前梁州大家孟頫的几分功底。”

  陈老嗤笑道:“字写得再好,他又不考状元,也就只能去大街上帮人写写书信了。”

  寺长捋须一笑,也不反驳,将考卷随手也放在了一旁。

  ……

  第二科考的是易容。

  房间里有特殊的材料,要求是在最快的时间内,制作出一张人皮面具。

  “都是大理寺人要求具备的基本技能。”

  陆亭舟心里笑了一下,开始制作。

  在这一方面,他并不算是特长,因此在制作完成走出考房之后,看到不远处萧飞宇已经比他更早走出了易容这一科。

  看来对方虽然在情报密语一科慢了,但是动手能力很强。

  第三科是侦破。

  房间里居然有人,并且还不止一人。

  两人。

  一死一活。

  活人身披大理寺黑衣,显然是这一科的考官,指着尸体,用冷冰冰的声音道:

  “此具尸体是以城内怀远坊半年前一具死尸仿制而成之胶尸,尸体上还原了当时此案的一切线索,限你两个时辰之内,以仵作身份验尸,并根据尸体旁的死者卷宗还原死者如何被杀!”

  “仿制?胶尸?”

  陆亭舟大感意外,他第一眼看到以为是真的尸体,没想到居然是用胶制成的‘娃娃’。

  看着眼前的这具女尸娃娃。

  两个时辰。

  他没有拖延时间,直接上手,将死尸的衣服谨慎的查看,有烧焦的痕迹,他随手在一旁记录了下来,然后开始着手脱衣服。

  片刻后已经将“女尸”剥了干净。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