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五十八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到了一楼,电梯门已经打开,朱依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快步走了出去。

  外面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风也在呼呼地吹着,连耳朵都刮得生疼。

  朱依依呼出一口白气,她想,这个冬天好像越来越冷了。

  她越走越急,裹紧了身上的羊绒大衣。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跟了上来,她知道是谁,没有回头去看。

  此刻的雪地空旷又安静,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就像是写意画里笔墨错落的两个点。

  快走到人行道,薛裴忽然拽住她的手。

  他停顿了好一阵才开口说话。

  “你刚才说你很喜欢他,”薛裴极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当他问出后半句时,声音都在颤抖,“比当初喜欢我,还要喜欢吗?”

  薛裴的话,让朱依依陷入了长久的静默。

  她的反应让薛裴总算有了些安慰,他松了一口气,被伤得血肉模糊的心渐渐复原,由碎片重新拼凑成整体。

  “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对的,你可以告诉我,”薛裴将姿态放低,语气里能听出诚恳,“饭菜不合你口味,我可以再学,有哪些话、哪些行为让你觉得不舒服,我也会改,我会学着怎么和你相处,再重新开始,可我现在就像走进了死胡同,我不知道哪里才是出口。”

  “薛裴,其实你不用改变什么,你也没有做错任何事。”

  薛裴愣住。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相处,就像从前你装作不知道我喜欢你一样,我现在也会把你当成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好。”

  说到这,朱依依笑得有些苦涩,“其实我知道我高考复读那年,你是特意请假回来陪我考试的,那十年我不会忘,不过,现在对我来说,那份感动已经不是当初的心情了。”

  有雪花落在肩头,薛裴却像是浑然不觉。

  “你知道吗,和他在一起后,我甚至不那么恨你了,也不想再埋怨任何事,我才知道原来一段健康的恋爱,是真的可以释怀很多事情,连以前的遗憾都觉得是一种成全。”

  释怀。

  萧瑟的夜里,薛裴冷笑了几声。

  ——

  朱依依坐地铁回到家那会,已经是晚上十点。

  刚才路过宵夜档时,她买了份小馄饨。她今晚都没怎么吃饭,这会确实饿了。

  坐在饭桌前正准备吃饭,陈宴理忽然发了消息过来。

  因为最近要陪着爸妈,她和陈宴理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聊天也没以前那么频繁。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把wille接过来了。】

  朱依依把筷子放到一边,有些惊喜地回道:【什么时候的事!】

  上次去港城,原本约好跨年后就去看wille的,但后来工作上有冲突,就没去成,没想到他现在把它接过来了。

  很快,陈宴理就回了过来。

  :【在你没回我消息的时候。】

  朱依依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说的大概是前两天她忙着工作忘记回他消息的事情,他竟然还记得。

  她低头喝了口馄饨汤,想了想,回:【某人怎么还在记仇。】

  :【那明天……要不要来看看两个狗子?】

  随后,陈宴理发了照片过来,可她怎么看,都只看见wille。

  她疑惑地问他:【另一个在哪?】

  陈宴理圈出照片里的自己。

  :【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这个精疲力竭的夜晚,因为这条消息,朱依依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好久没见我女朋友了,有点想她,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

  看到这条消息,那些不愉快好像立刻被抛到脑后,朱依依望向窗外,忽然觉得今天也没有那么糟糕。

  至少她还可以期待明天的到来。

  ——

  因为下午还要陪爸妈一起出去玩,所以第二天一早,她就去了陈宴理住的小区。

  两人一起在小区楼下遛狗。

  陈宴理牵着她的手,而她牵着wille的牵引绳。

  周六的早上,小区里很多人都在晨跑,大概是因为陈宴理外形过于出众,很多人路过时都朝他们看了过来,形形色色的眼光从头扫描到脚。

  陈宴理或许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我猜,他们一定是在羡慕我。”

  朱依依没好气地笑道:“我也觉得。”

  走至附近的公园,他们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wille乖巧地伏在朱依依脚边,伸着舌头喘气。

  wille是棕白毛色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性情温顺,也很亲近人,朱依依一边抚摸它后背的毛发,一边对陈宴理说道:“不知怎么,我总觉得wille有点眼熟,像是以前在哪见过。”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让她觉得有些怪异。

  听到她的话,陈宴理拧开矿泉水瓶,仰头喝了口水,笑着说:“你以前确实见过。”

  朱依依一愣:“什么?”

  “前几年我刚来北城上学,在闵安路租了一套公寓,顺带把wille也接了过来,但还没几天,有朋友来我家里聚会,没把门关紧,它就自己跑出去了。

  wille对我来说就像家人一样,那几天我特别着急,我几乎发动了身边所有朋友去找,也在网上发布了很多消息,但还是没有用,直到有一天,附近的宠物救助中心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女孩捡到了一只狗狗,和wille很像。”

  于是,当下他立刻就开车过去。

  在救助中心,他终于看到了wille。

  它在外面流浪了好几天,毛色都变得灰扑扑的,腹部那里包扎着绷带,大概是受了伤,他心疼得眼眶红了,宠物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说那女孩担心伤口受感染,所以带它去宠物医院看了病才送过来的。

  他当下心里感激,想当面答谢她。

  “你来晚了一步,你进门的时候,那女孩刚走。而且你酬谢的钱她没要,她说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捐给我们救助中心或者其他宠物基金会。”工作人员拿出一份表格递给他,“不过很奇怪,她是一个人来的,但上面写的是两个人的名字。”

  他接过表格看了眼,有一个竟然还是他认识的人。

  那天,他抱着wille坐上车,刚准备打转方向盘离开,就看到薛裴推着自行车和一个女孩并肩走着。

  他听见他们在说话——

  “告诉你,我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哦。”

  “什么好事,说来听听。”

  “我上午做完兼职,在路边捡到了一个狗狗,长得特别可爱,估计是走丢了,我刚才把它送来这边的救助站,然后工作人员告诉我,失主悬赏了两万块钱呢,我都吓了一跳。”

  薛裴笑着问她:“然后呢?”

  “这么大一笔钱我不敢要,所以我就以我们俩的名义捐给救助站啦。”女孩仰着头望向薛裴,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不是很快就要出国竞赛了吗,我这是给你积攒好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呢,到时候你一定可以超常发挥。”

  薛裴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宠溺地说:“我们依依这么棒啊,谢谢。”

  ……

  自那以后,陈宴理常常能在闵安路一家奶茶店看见这个女孩。

  她好像在那里长期做兼职,有次,他实在好奇,便进去点了一杯水果茶。

  那天店里客人不多,她在和另一个店员聊天。

  她说快到圣诞节了,她想攒钱给朋友送一瓶男士用的香水,问对方有没有什么推荐。

  “你要什么价位的?”

  “1000左右吧。”

  “这么贵啊!我还以为你要买两三百的呢。”

  “因为要送给很重要的人,所以想买好一点的。”

  “是送给男朋友吧,不然怎么舍得花一个月的工资给他买香水?”

  女孩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不是男朋友。”

  “那就是你喜欢的人咯?”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点头。

  他大概猜到了什么,但还不敢确定。

  直到圣诞节那天,薛裴组了一个局,邀请了很多朋友,他也在内。

  不出意外,他又看见了她。

  不过这次,她的脸上不再是那样生动的表情,她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很拘束,没怎么说话。

  他能想到原因,因为那天薛裴的女朋友也来了。

  说不清是为什么,聚会上他一直留意着她。

  到了送礼物环节,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她和薛裴女朋友送的礼物撞了,两人送的是同一款男士香水,现场很多人都在起哄,包括薛裴的女朋友。

  她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地解释,却也没解释出什么来,没一会她就去了卫生间。

  他猜,她大概是哭了。

  等她从卫生间里出来,果然眼睛红红的,而薛裴正被人群簇拥着,他女朋友在切着蛋糕,室内有人放起了礼花,热闹的气氛下没人发现她的异常。

  她离开的时候,他跟在她身后出了门,那么冷的天,她就坐在公交站的椅子上吹着冷风,头卧在膝盖处,肩膀不住地颤抖。

  他很想给她递张纸巾,但最后还是没有。

  后来,和薛裴一起打球时,他不经意地问起她的消息,薛裴说这是他邻居家的妹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就像亲妹妹一样。

  他开玩笑地说:“那她有男朋友了吗?”

  薛裴拿过毛巾擦汗,愣了愣:“还没有,怎么?”

  “不如介绍我们认识一下。”

  薛裴当时笑了笑,爽快利落地说道:“好啊。”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