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朱依依身上还系着围裙,头发随意扎在脑后,几缕发丝垂在脸颊两侧,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她大概是刚从厨房出来,袖子半挽卡在臂弯,手上湿哒哒的,还在往下滴着水。

  陈宴理疑惑地望向她,以及她身后突然被关上的门。

  “怎么了吗?”

  一时有些难以启齿。

  尤其她看到陈宴理手上还捧着一束花,是淡雅的小苍兰,花瓣上沾着晶莹的水珠。

  “我爸妈今天来看我,所以——”朱依依说话声越来越小,“所以,我说我出来取快递。”

  陈宴理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低声笑道:“原来我成快递员了。”

  “我随口胡诌的。”

  朱依依以为他会生气,正想着要怎么和他解释,没想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整齐的方巾,那双修长又漂亮的手覆在她的手臂上,温柔地擦拭上面的水珠,末了又帮她把袖子拉下来。

  现在室外的温度接近零下,她身上穿的家居服很单薄,他担心她会被冻到。

  朱依依这么多年极少被人这样认真、细致地对待,眼圈竟然红了红。

  连她都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

  望着他手里的花,朱依依犹豫了一阵:“这花——”

  知道她现在不方便拿,陈宴理笑着说道:“这束花,我先替你保管。”

  “好。”

  朱依依住的地方在四楼,她换了双鞋子先送他下楼,顺带去驿站取快递。

  两人沿着楼梯往下走,陈宴理不知想到什么,忽然问她:“薛裴也在吗?”

  朱依依愣了愣,脚步放缓。

  他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在门口,我好像看到他的鞋了。”

  朱依依如实回答道:“他送我爸妈过来的,我爸妈第一次来北城不知道我的具体住址,所以就联系了他。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

  “没关系,那我下次再过来。”

  语气里隐约听出了委屈与低落。

  他只是这样说了一句,朱依依都觉得心里酸酸胀胀的。本来说好她今天请他吃饭的,现在连门都不让他进,尤其薛裴还在里面,难免让人多想。

  走到楼道口,她伸手环住他的后背,脸颊贴在他紧实的胸膛,靠得那样近,似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对不起。”她小声说着。

  这个温暖的拥抱让所有的失落都随之消散,心脏好像一下被填满,陈宴理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说罢,又将她抱紧了些,“以后不要轻易给别人道歉,知不知道?”

  “嗯,知道了。”

  朱依依乖巧地应着,她就这样抱着他,心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幸福。

  临走前,朱依依和他挥手告别。

  陈宴理却想想起了什么,煞有其事地对她说:“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这几天不可以和薛裴单独呆在一起。”

  他缓缓补充了后半句,“我会吃醋。”

  ——

  朱依依到楼下便利店买了酱油和调味料,顺带去驿站取了这几天的快递。

  手上拿着满满当当的东西,朱依依抱着快递走进门时,吴秀珍瞧见她回来了,问她:“快递不是送上楼的吗,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谎话张口就来。

  朱依依自然地回道:“我想起家里没酱油了,就下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去买了瓶酱油,还买了点别的东西。”

  “哦。”吴秀珍不疑有他,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忽然瞥到她的脸,“那你脸怎么红红的,过敏了?”

  坐在沙发上的薛裴也抬眼望了过去,瞧见她脸上露出类似少女羞涩的情态,眼神顿时变得幽深。

  这么明显吗?

  朱依依摸了摸脸颊,随口说道:“可能是外面太冷了,被冻到了,一会就好了。”

  说完她怕露馅,转身就进了厨房。

  好一阵,薛裴仍觉得有些不对,起身走到窗口往外看。

  楼下什么人也没有,只有铺天盖地的积雪和一台黑色的轿车。

  厨房里。

  朱依依正在洗菜,想起刚才那个拥抱,心里仍是甜滋滋的,就像冰块加进了可乐里,甜得冒泡。

  近来每次见面结束,她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那些亲密的细节,然后傻笑。

  她这会正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薛裴就是在这会走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朱依依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立刻停止了自我放飞式的走调哼唱。

  “怎么了?”她问。

  她以为是吴秀珍要找她。

  薛裴:“我过来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朱依依说得诚恳,“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快弄好了。”

  她这么说着,但薛裴仍旧没出去,就在旁边站着看她,被他盯着心里发毛,朱依依最后没了办法,只好让他来洗菜,她走到旁边的料理台切胡萝卜丝。

  两人这样安静地呆在一个空间里,对薛裴来说已是难得。

  跨年那天,他曾给她发过短信,但她没有回复,他给她送的礼物,至今仍没有签收。

  自港城见面后,她没有再和她说过只言片语。

  后来他想,关心则乱,他这段时间一直用错了方法。

  他了解她的性格,他逼得越紧,她越是反感。或许他该慢慢来,他应该再回到以前她爱慕的那个谦和有礼的薛裴,而不是一个急于求爱的疯子。

  从今天来看,他的想法是对的。

  她果然对他态度缓和了许多。

  他一边洗着蔬菜,一边问她:“听阿姨说你最近升职了?”

  “是。”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你提起?”

  “就上周。”

  想起上次在御福广场看到的场景,薛裴很想再说些什么,但最后开口只说了三个字:“恭喜啊。”

  “嗯,谢谢。”

  聊天的话题简短又尴尬,朱依依回得敷衍,直到薛裴说到——

  “说起来,前段时间,我在网球馆遇到了陈宴理。”

  朱依依切菜的手顿了顿,速度也慢了下来:“哦,是吗?”

  “我让他工作上多照顾你一些,你平时总是不懂得争取,容易错失机会。”

  朱依依沉默着,没说话。

  “你们工作上经常联系?”

  “偶尔,”朱依依专注地切着胡萝卜丝,又说,“他现在不负责这个项目了。”

  薛裴当下了然:“他工作上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朱依依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句,“他人挺好的。”

  饭菜已经端到客厅的饭桌上,吴秀珍正从她卧室走出来,帮她把脏衣服拿去洗衣机。

  吴秀珍是闲不下来的性格,就这么一会帮她拖好了地,又收拾了一遍客厅,看上去整洁了许多。收拾好这一切,她才肯洗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吃饭。

  而餐桌上,朱建兴又和薛裴聊起北城贵得离谱的房价,简直是寸土寸金。

  吴秀珍想起了什么:“依依,你这个房子就只有一个房间,那我和你爸今晚住哪里啊?”

  朱依依已经想好了,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这附近有个酒店,我待会带你们过去。”

  话音刚落,薛裴就适时说道:“我在淮阳区有套房子,还空着,不过家具都齐全的,叔叔阿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先住在那。”

  吴秀珍脸上乐开了花,她本就不喜欢到酒店里住,不干净,还有一股子气味,睡不习惯,但还是表面推脱着。

  “这多不好意思啊,刚才还麻烦你送我们过来,现在还在你那白吃白住。”

  “没事,现在空着也是空着,”说完,薛裴望着正在低头吃饭的朱依依,“我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朱依依眉头皱了皱。

  就这样,吴秀珍和朱建兴就在薛裴的房子里住了下来。

  也正因如此,朱依依这段时间几乎每天下了班都过来这边一起吃晚饭,和薛裴也见得越来越频繁。

  听吴秀珍说这几日薛裴休了假,陪着他们将北城著名的景点都逛了一圈,带他们去参观博物馆、奥林匹克公园、海洋馆,还买了很多东西,说要带回去给薛阿姨。

  朱依依每天刷新朋友圈都能看到吴秀珍拍的游客照,照片里她和朱建兴都呲着笑脸,在景点前合影。

  挺好的。

  难得看见他们这么开心。

  这天,朱依依下了班过去,竟然看见薛裴在跟吴秀珍学做饭。

  他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腰间系着条小熊围裙,手长脚长地站在厨房里,身上的精英气质和厨房的烟火气格外不和谐。

  朱依依走进厨房时,他竟不好意思了起来,别过脸没看她。

  砧板上放着切得歪歪扭扭的茄子切片,旁边放着一盘还没搅拌均匀的肉碎,像是在做茄子酿。

  吴秀珍接着说道:“你看,薛裴多有心,今天跟我学了几道菜,都是你喜欢吃的,你待会可得多吃点啊。”

  看着料理台前系着围裙的背影,朱依依一时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如鲠在喉,说的大概就是她此时的心情。

  薛裴回过头看她,笑得温和:“你先在客厅休息一会,马上做好了。”

  朱依依收回视线,说:“好。”

  客厅里正播放着晚间新闻,她坐在沙发上,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吴秀珍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厨房里出来了,和朱建兴不无感慨地说道:“唉,你看,薛裴这孩子多好,这么优秀,还愿意下厨房,干家务活,就是我们依依没这福气,可惜了,你说他要是我们家女婿,多长脸!”

  朱建兴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再往下说。

  “你别总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些。”

  “这不是事实吗,不用我说,她也知道。”

  吃饭时,吴秀珍不停地在夸薛裴做的菜,单是她一个人夸还不够,又给朱依依夹了好几块茄子酿,让她点评。

  “依依,你来尝下,薛裴第一次做的,是不是很好吃?”

  朱依依抬起头,正好对上薛裴满是期待的眼神。

  顶着他的视线,她用筷子夹起来尝了一口,说:“嗯,是挺好吃的。”

  但接下来,她再也没动过筷。

  这顿饭对她来说,实在难以下咽,她决定待会就和薛裴把话说清楚。

  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完饭,薛裴送她下楼。

  刚走进电梯,朱依依就开口:“薛裴,其实你没有必要做这些的。”

  薛裴低头看着她:“我只是想着以后可以做饭给你吃。”

  “不过这次做得不太好,我刚才看你也只吃了几口,是不是太咸了?”

  在他脸上,竟看出了几分腼腆的试探。

  朱依依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电梯门已经合上,所有声响都隔绝在外。

  思考了好一阵,朱依依像是下定了决定,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薛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空气里沉默了一秒。

  两秒。

  死一般的寂静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蔓延开来。

  薛裴脸色变了变,似乎难以置信,他轻笑了声,语气轻飘飘的:“怎么可能?”

  她和李昼才分手了多久,他了解她的性格,她不像是会这么仓促地进入下一段感情的人。

  这大概是她拒绝他的托词。

  直到他看见朱依依的脸上,出现了曾经望向他那般的神情,她视线望向前方,却像是在看着另一个人。

  “是我真的很喜欢的人,最近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很幸福,那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我觉得我的生活也在他的引导下慢慢变好,我开始期待每天的到来,也期待每天都能看见他,我很珍惜这段感情,所以希望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电梯数字在不断下降,与此同时,不断下坠的还有他的心。

  身上的围裙沾着肉酱调料的污渍,右手的食指上缠绕着止血绷带,薛裴低头看着这样的自己,这一刻,他觉得无比的可笑。

  伪装出来的谦和从脸上褪去,薛裴薄唇抿紧,脸色变得铁青。

  “是谁?”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