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薛裴最后还是没有兑现小佟的承诺。

  因为第二天一早,他就离开了小镇。

  朱依依是在吃午饭时才从朱远庭口中得知这个消息,说是薛裴公司还有事要处理,所以提前回去了,朱依依拿着筷子的右手顿了顿,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她记起昨晚他们的对话,并不算愉快。

  一开始,她的确是想和他好好聊的。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其实我们之间没必要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她沉默了半晌,补全了后半句,“或许,我们可以当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这四个字让薛裴眉头一皱,大概是觉得有些讽刺,他忽而轻笑出声,打火机点燃手上的香烟,尼古丁的味道随风飘向远处。

  “什么样的普通朋友?”薛裴望向远处,似在认真思考,眼神中少见的茫然,“见面点头微笑,平时假装寒暄,节假日群发祝福短信的普通朋友吗?”

  朱依依还没回答,薛裴就已经转身离开了,唯有他身上那阵标志性的男士香水味还萦绕在风中。

  餐桌上,吴秀珍这会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边吃饭边问她:“对了,薛裴妈妈早上临走前让我问问你,最近薛裴有没有什么动静,你跟他两个人都在北城,关系也那么好,应该知道他的情况。”

  朱依依没听懂:“什么什么情况?”

  “就是问你薛裴最近有没有谈女朋友,看他也有两三年没谈对象了,薛裴妈妈心里着急啊,问他呢,他也什么都不说,你看薛裴现在事业也稳定了,年纪也不小了,也是该成家立业了。”

  朱依依埋头吃饭,不作评判:“不知道,应该没有吧,没听他提起过。”

  “不应该啊,薛裴这么优秀,怎么会还单着呢,依依,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优秀的女孩,给薛裴也介绍介绍?我看薛裴妈妈整天都在操心呢,按我说,其实也不用担心,薛裴那条件哪用得着相亲啊,身高、样貌、学历,哪样不是顶尖的。”

  朱依依已经听腻了这番说辞,没搭话,可朱远庭像是想到了什么,八卦了起来:“妈,你还记得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吗,你上回开家长会见过的。”

  “记得,咋了?”

  “我觉得她好像对薛裴哥有点意思,上个月他不是来学校里宣讲吗,我们班的蒋老师走近和他说话的时候脸都红了,那天下课了她还来问了我一些事情,都是和薛裴哥有关的。”

  虽然朱远庭不懂这些大人间的情情爱爱的,但估摸着是八九不离十。

  “真的啊?你这孩子咋现在才说呢,”吴秀珍眼睛亮了亮,把筷子放下,“我记得你那吴老师长得挺漂亮的,而且也是名牌大学毕业,这么看来还怪合适的呢,改天我去给薛裴妈妈说说介绍他们俩认识一下。”

  朱建兴正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叹了口气:“薛裴才多大啊,着什么急,他这年纪正是拼事业的时候。”

  “哎,你懂什么,别打岔,煮你的饭去。”吴秀珍一脸嫌弃地将他打发走了。

  这时候,外婆在一旁悠悠地说了句:“我看啊,薛裴这孩子还是和我们依依最合适,他那天看依依的眼神,一看就不一样。”

  朱依依连连摇头否认,开玩笑说道:“外婆,你那天肯定没戴老花镜。”

  餐桌上一阵笑声,但话题没有就此终止,吴秀珍接着说道:“依依,你回北城后也找机会给薛裴说说这事,眼看着你也有着落了,薛裴也是该抓紧点了。”

  碗里的青菜夹起又放下,朱依依敷衍应了声:“嗯,等下次见到再说吧。”

  薛裴的事,她是真的一点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不想再掺和了。

  —

  正月初七这天,朱依依一家开车返回城里,临走的时候,外婆泪眼汪汪地站在家门口朝他们挥手告别。

  朱依依裹紧了外婆脖子上的围巾:“外婆你快回去吧,外面风大。”

  “妈,你听依依的话别送了,万一风寒感冒的,冷出病来咋办。”

  怎么劝说都没用,外婆好像铁了心要等他们离开后才肯进屋,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只好先上车。可车已经开远了,朱依依从后车窗回头看,穿着棉袄的外婆仍在原地站着朝他们挥手。

  她单薄的身影逐渐缩小成一个模糊不清的点,直到再也看不见,朱依依才肯收回目光。

  眼泪砸在手背,朱依依伸手抹了抹,口袋里还揣着外婆刚才塞给她的新年红包,和两个还热乎着的包子,因为担心她路上会饿,所以刚才特意给她捎上的。

  想起刚才外婆不舍的眼神,朱依依鼻子又酸了酸。

  到了红绿灯路口,朱依依正低着头,视线内突然多了一包纸巾。

  是朱远庭递过来的。

  他小声安慰道:“姐,别哭啦,等你下次放假我们再回来看外婆吧。”

  朱依依吸了吸鼻子,嗯了声。

  车已经开到了大马路,宽敞了许多,朱远庭戳了戳她的手:“话说你和薛裴哥和好了没?那天看你们在外面聊了那么久,都聊啥了。”

  “你问这么多干嘛。”朱依依不想聊任何与薛裴有关的话题。

  “看着你们闹矛盾,我心里也不好受,真的。”

  他说得倒是有几分诚恳,但朱依依没理会:“你有什么好难受的。”

  “我很重感情的好不好,以前我们仨经常一起出去玩,可自从你们吵架之后,薛裴哥连我们家都很少来了。你们到底为什么会吵架啊?我问薛裴哥他也不愿意说,还是第一次看你们冷战这么久。”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打听。”

  朱远庭炸了:“靠,我都十六了,哪里是小孩子了!”

  ……

  从南镇到桐城一共三个小时的路程,不过因为朱远庭在一旁插科打诨,抖机灵,时间倒过得挺快,没一会就回到了桐城。

  一到家,朱依依就进房间补了半天觉。回老家这几天她都没睡好,因为她房间里有扇窗户是漏风的,风呼呼地往里吹着,睡到半夜总要被冷醒。

  下午六点,朱依依趿拉着拖鞋走出房门,朱远庭就从客厅跑了出来,咋咋呼呼地问她:“姐,你是不是给外婆买新的电视啦?”

  朱依依有点懵:“没有啊。怎么了?”

  朱远庭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她听,原来刚才外婆从乡下打电话过来,说有人来家里装新的电视机,问是不是他们叫人过来装的。

  朱依依瞬时警觉,以为这是什么新型的骗局,专门来坑骗农村老人群体的,她吓得立刻给外婆打了电话过去,不过事情好像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样。因为那装电视的师傅告诉她,前几天那位先生就已经把款都付了,他们今天只是过来帮忙安装线路,不收取任何费用。

  朱依依更是疑惑,问道:“师傅,你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吗?”

  “姑娘,你等等啊,我找下单子。”过了一阵,师傅给她念了一串号码,接着说,“上面写着是一位姓薛的先生订的,其他的信息没留。”

  朱依依沉默了几秒,点头:“好的,我大概知道了,麻烦你把电话给回我外婆吧。”

  电话那头的外婆问:“依依,你说这电视机他们是不是送错人了啊?”

  “没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错,”朱依依顿了顿才开口,“我问了,他们说这个是薛裴给您订的。”

  外婆心疼地叹了一口气:“哎唷,多浪费钱啊,这电视这么大,肯定很贵,要不还是退了吧,你给他打个电话说说看。”

  退是不可能退的了,朱依依抠着掌心,当下更是心情复杂。

  在乡下那几天,薛裴常陪着外婆一起看电视,那台老式电视机一打开就是大片的雪花,声音沙沙地响,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他打电话订的。

  “外婆,既然是他买给您的,您就留着吧,有空的时候,可以喊隔壁的张奶奶一块儿过来看会电视,这样就不无聊了。”

  “这孩子真是有心了,依依啊,你记得帮外婆和他说声谢谢,改天等地里的红薯和山莓长好了,我给你寄点上去,你帮外婆拿些过去谢谢人家。”

  朱依依乖巧地应了声。

  电话挂了好一会,朱依依看着通讯录上薛裴的号码,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没有拨出去。

  她想着等回北城之后,再约薛裴出来,顺便把电视机的钱转给他。

  —

  两天后,朱依依就坐高铁回了北城。

  她这回没坐李昼的车,因为堵车实在太要命了,刚好前一天晚上她抢到了高铁票,便选择坐高铁回去。

  虽然如此,一路上仍是奔波劳累的,一回到出租屋,她也懒得做饭和洗碗了,在厨房里泡了桶酸菜牛肉面随便对付着吃了点就去洗澡,头发还没吹干,朱依依就累得睡了过去,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清早。

  听说春节过后普遍都会陷入假期综合症,具体表现为一上班就四肢乏力,头脑犯困,上班第一天,朱依依明显感受到了假期综合症的威力,一整个早上脑袋都昏昏沉沉的,明明前一天晚上睡了差不多九个小时,但还是忍不住犯困,对着电脑老打瞌睡。

  临近中午十一点,眼皮越来越重,朱依依支着脑袋打了会盹,眼睛刚合上,谁知道领导恰好从办公室走出来,晓芸一见慌了,连忙碰了碰她的手臂,又咳嗽了两声,把朱依依闹醒了。

  幸好领导没留意到这边的动静,朱依依才得以逃过一劫。

  这一幕过于惊险刺激,朱依依这下倒是立刻就清醒了,连带着后背都发凉,她揉了揉眼睛,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午饭的时候,为了报答晓芸的恩情,朱依依特意请她去附近的一家茶餐厅吃饭。

  晓芸调侃道:“看来你过年领不少红包啊,居然请我来这里吃饭。”

  这家餐厅人均消费都50元起,对普通打工族来说已经算是奢侈,毕竟他们这个抠门公司一顿饭的餐补只有十五块钱。

  “对了,依依,你晚上有没有空,咱们一起去逛街吧?”晓芸喝着冻柠乐,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吸管,“我们都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趁今晚不用加班。”

  朱依依正要答应,忽而记起一件事。

  “今晚不行,今晚得去上课。”

  “上课?上什么课?”

  “之前公司不是给我们报了个新媒体有关的培训班吗,本来是周末上课的,现在改到晚上了。”

  “这么可恶。”晓芸大概有些失望,回道:“好吧。”

  看着她失望的样子,朱依依又有些不忍心:“要不我翘课,陪你一起去?”

  晓芸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来:“那怎么行,我还等着你学成归来带我知识改变命运呢,你怎么辜负我的期望,朱依依同学,请端正你的学习态度,不要有这么荒谬的想法!”

  朱依依一边笑,一边打开了微信群聊。

  这个培训班有个微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群,有时候助教会在上面分享当天的课件资料。

  她看到一个小时前,助教邀请了一个人进群,微信名字叫“”,头像是侯麦某部电影的剧照。

  大概这就是上节课助教口中所说的行业大咖,听说刚从国外回来,曾经做过很多大品牌的capag,在业内声望很高,这次也是为了配合他,所以才把上课时间改到了晚上。

  这次上课的地点定在市中心,离得有些远,朱依依一下班就匆匆忙忙赶过去,最后在七点半踩点到。

  她走进门时,讲台上已经有人在了,应该就是今天邀请来的讲师。

  那人和她想象中的样子有些不同,身姿挺拔,穿着一身烟灰色的手工西装,左侧口袋露出半截方巾,袖口半挽,站在讲台正低头望向电脑,从朱依依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眉头微皱着,似乎正在和主办方沟通着接下来的事宜,远远望去有种内敛的精英气质。

  底下有人在小声讨论,全是和课程无关的内容,譬如他是否结婚,是否单身,样貌学历等等。

  确实,这位讲师在样貌上是过于突出了,这么年轻履历竟然这么优秀,想来主办方能请到他也是花了不少功夫。

  朱依依没有多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她刚坐好,助教就拿着麦克风上场。

  朱依依抬头看着屏幕上那人的名字,忽然觉得有点耳熟。

  陈宴理。

  她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总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可又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她疑惑地望向那人的脸,试图想找出一些记忆上的关联,却正好撞上他的视线。

  那人嘴角含笑望着她,像是在和她打招呼。

  心底生出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朱依依眼睛里写满了茫然。

  大概是长得和某个男明星有些像,才会让她生出这样的错觉。朱依依只当他刚才冲她笑是个偶然。

  助教开始介绍这堂课接下来的内容,朱依依看到讲台上的陈宴理拿出手机在键盘上打字。

  下一秒,朱依依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屏幕显示她收到一条微信——

  :【好久不见。】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