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八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昨夜下了小雨,乡间的空气更加清新,田间的风景像是被擦拭干净了一般,万物焕然一新。

  朱依依一早起来就跟着外婆去菜园子做农活,中午又带着外婆去集市里逛了一圈,外婆很久没出去走动了,看到街上一些新鲜的玩意啧啧称奇,拿起来看了又看,兴奋得像还没长大的小女孩,朱依依看得心里一阵酸涩。

  “外婆,你为什么不愿意搬来城里和我们一起住啊,城里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没带你去呢。”

  满是皱纹的手抚上朱依依的手背,安抚地轻拍了两下,外婆和蔼地笑着,说道:“你爷爷走的那年,我答应过他,要在这屋子里陪着他的。你不用担心,外婆身体还硬朗着呢,你们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外婆就很高兴了,不过下次回来不要带那么多补品了,吃不完都浪费了。”

  朱依依眼睛红红的,想说点什么又没说出口。

  “等你结婚了,外婆就去城里看你好不好?到时候你可得带外婆好好逛逛。”

  似是没料想到话题会绕到这里来,朱依依迟疑了一会,点头说好。

  从集市里回去,朱依依把买的手工小玩意都装进了行李箱,她给周茜买了几个手工的小玩偶,想着她肯定会喜欢。

  躺在床上,午觉没睡着,朱依依侧身朝向窗外,静静地发了一会呆,光是看着这田间的风景,都能感受到大自然抚慰人心的力量,在这样的环境里,好像什么都可以不用想,什么都可以先抛在一边,不用想下个月要交多少房租,不用想今年的工作计划怎么完成,不用想怎么应对李昼的催促。

  她好像越来越喜欢在这里的生活。

  到了傍晚,朱依依和朱远庭去村口小卖部买了满满一箱烟花,一下花了三百多块钱,全是朱远庭付的,他新年刚领了压岁钱,现在花起钱来特别豪气。

  邻居家的小朋友看到这么多烟花全都围了过来,不过只是眼馋地看着,又不敢拿,圆滚滚的眼睛望向朱依依,那渴望的眼神能把人瞬间融化。

  当听到朱依依说这些烟花是买来给他们玩的时候,小朋友们高兴得跳了起来,一口一个“谢谢依依姐”,喊得特别甜,朱依依笑得眼睛眯了起来。

  “姐,你有必要笑成这样吗?”

  对着朱远庭,朱依依又是另一副表情,瞪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

  朱远庭耸了耸肩,背过身,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根冲天炮,嗖地飞到空中又炸开,嘣地一声,朱依依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两手捂住耳,心都颤了颤。

  恶作剧成功!

  看到朱依依回头怒视的眼神,朱远庭在一旁哈哈大笑。

  “幼稚死了。”

  都十六岁了,还跟小孩似的。

  朱依依正要过去打他,刚转过身就看到了在门口处站着的薛裴,他嘴角有淡淡的笑意,大概是看到了刚才朱远庭捉弄她的那一幕。

  朱依依立刻转过身去,没和他搭话。

  这时,邻居家的小妹妹点了一根仙女棒,眨巴着大眼睛问她:“依依姐,我们老师说仙女棒可以许愿是真的吗?”

  “是啊。”朱依依一本正经地点头。

  “那姐姐你刚才怎么不许愿?”

  朱依依不忍心破坏小朋友的幻想,装模作样地闭上眼睛:“姐姐刚才忘了,现在许好不好?”

  朱远庭在一旁憋笑。

  “让你骗小朋友。”

  朱依依剜了他一眼,重新闭上眼许愿。

  黑暗的夜里,远处隐约看到山峦叠嶂,朱依依在微弱的火光中双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合十,在这夜色的衬托中还真有几分虔诚的味道。

  薛裴看着她的身影,心里莫名一荡,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已经很久没看到朱依依这么安静柔和的一面了。

  仙女棒还在燃烧,此刻,他很想知道她究竟许了什么愿望。

  这个愿望又和谁有关。

  “薛裴哥,你怎么来了?”朱远庭这才发现薛裴的身影,刚才听说他在房间里开视频会议,所以都就没喊他。

  薛裴弯了弯嘴角:“听阿姨说,你们在放烟花,我出来看看。”

  “你来得正好,我姐刚才还喊我过去帮忙呢,你快去看看她在捣鼓什么。”

  朱远庭知道他姐和薛裴最近吵架了,想给他们制造机会相处,这些天看他们俩一直冷战,他都快别扭死了,每次都要靠他活跃气氛。

  赶紧和好吧。朱远庭在心里默念。

  朱依依正弯腰从纸箱里把仙女棒拿出来分给小朋友们,旁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鼻尖涌入一阵熟悉的男士香水味,不用回头,她都知道是谁。

  薛裴帮她把纸箱里的烟花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地上。

  昨晚下过雨,朱依依担心烟花放在地上沾到水,指向不远处的长椅:“放那边吧。”

  薛裴看了她一眼,点头说好。

  他们俩难得这么安静地呆着,没有往日剑拔弩张的气氛,薛裴主动开了口。

  “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一起放烟花了。”

  朱依依认真想了想,大概有六七年了。

  薛裴坐在长椅的那头,望向那群在院子里打闹的小朋友,他们正捂着耳朵等待烟火爆炸的那一刻,表情既期待又害怕,薛裴似乎也被这气氛感染。

  这个夜晚好像有了些年味。

  就像回到很多年前。

  “我想起来,你小时候特别喜欢玩一种烟花,”大概是想起以前的事,薛裴笑了笑,“点燃后就会不停地在地上旋转,在夜里特别漂亮,你还记不记得?”

  尘封的记忆突然被人拭去了上面的灰,朱依依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她和薛裴一起在天台上放烟花,风太大,薛裴特意站在风口处为她挡风,少年眼里映着绚烂的烟火,璀璨如天上的星星。

  她不再往下想。

  “说起来,最近我总会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那些细枝末节的片段从前大概是忽略了,现在想来竟觉得很美好。”夜晚,薛裴的声线也变得温柔,像是浸在了过去的回忆里。

  朱依依没说话。

  寒冷的夜里,远处有户人家也放起了烟花,那声音擦破此刻安静的夜空,朱依依和薛裴同时抬起头看着那烟花升到空中又落下来,火星四溅,那转瞬即逝的美绚烂又夺目。

  烟火落幕,这个世界又重新归于安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朱依依想,就像她曾经对薛裴的感情,从开始到结束就像是在她心里放了一场璀璨的烟火,那么炽热又盛大,可观众永远只有她一个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晓。

  一旁的薛裴想起刚才她虔诚许愿的样子,忽然问她:“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朱依依反应过来他是在说她哄小朋友的事情。

  “想变成有钱人。”

  在今年以前,她每次过年都会许两个愿望,但现在只剩下这一个了。

  薛裴还没开口,有个胖乎乎的小朋友跑了过来,踮起脚递给薛裴一根仙女棒,奶声奶气地说:“哥哥,打火机,点。”

  薛裴帮他点燃了仙女棒,刚要递给他,可小佟没有伸手来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而是拉了拉朱依依的手:“姐姐,我也要许愿。你帮我拿着。”

  “好,姐姐帮你拿着。”

  那根点燃的仙女棒又从薛裴手里转交到朱依依手中。

  小佟眯起眼睛认真许愿,嘴里叽里咕噜地不知道在说什么,薛裴眼里有了笑意,身上的精英气质削减了不少,侧脸柔和得像一幅画。

  等小佟睁开眼睛,朱依依好奇问他:“佟佟,你刚才许什么愿啦,可以告诉姐姐吗?”

  小佟奶声奶气地说:“我希望开学的时候,小花可以做我同桌。”

  朱依依捏了捏他的脸:“你喜欢小花对不对?”

  小佟重重地点头,下一秒又委屈了起来:“可是她嫌我学习太差了,都不肯跟我玩。”

  朱依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薛裴这时也弯下腰,指腹轻轻抹掉小佟眼角的泪痕,英俊的脸上难得有了些亲和力,他语气柔和:“明天哥哥姐姐带你去找小花玩好不好?”

  “真的吗?”小佟果然止住了眼泪。

  薛裴点头,把他的围巾裹得严实了些:“不过你要帮哥哥一个忙。”

  “什么忙?”

  朱依依皱了皱眉,好奇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帮哥哥许个愿吧。”

  看着薛裴一本正经逗小孩的样子,朱依依鄙夷地笑出声:“你还信这个。你不是说你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吗?”

  薛裴声音低沉了些:“有时候,也不那么坚定。”

  朱依依想起前段时间隐约听吴秀珍提起过,薛裴最近有个新的海外项目,砸了不少钱,迷信也正常。

  小佟像是生怕薛裴反悔,使劲晃着他的手:“哥哥,你要许什么愿,我帮你!”

  薛裴眼神翻涌着某种情绪,灼热的视线望向朱依依:“就许:希望依依姐姐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他说得很慢,沙哑的嗓音揉进这月色之中,在这个寒冷的夜晚,一切感官都被稀释了,可唯独他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朱依依心里猛然一颤。

  她没想过薛裴说的愿望会是这个。

  小佟已经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地许愿,可朱依依仍旧沉默着,薛裴拽了下她的衣袖,笑着说:“你不能骗小朋友的。”

  薛裴补充道:“你刚才对他们说今天许的所有愿望都会成真。”

  “不包括你这个。”

  朱依依知道薛裴是在借题发挥,便起身想要离开,可薛裴握住了她的手。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怎么会变得这么陌生。或者,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们才能像从前一样。”月色下,他用那双看谁都深情的眼睛望着她,小声说道,“朱依依,你不能这么偏心的。你和李昼在一起了,就不管我了么?”

  薛裴极少会流露出这脆弱的一面,大多数时间他总是维持着冷静,理智,客观,与人交往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温和有礼,可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但此刻的薛裴很不薛裴。

  他委屈,不满,愤懑,就像在质问朱依依原本答应给他的东西,为什么转眼就到了别人的手里。

  大概是被烟花熏到了眼睛,朱依依此刻眼眶有些发热。

  朱依依尚未作答,又听见他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昼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是不是比我还重要?”

  这时,远处又放起了烟花,后半句就这样淹没在这夜色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