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17章 第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第十七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路灯下,人影成双,漫天风雪都成了浪漫故事的背景。

  而薛裴独自在雪地里站着,时间仿佛是静止的。

  最先发现薛裴的是李昼,他扶了扶镜框,松开环绕在朱依依后背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依依,我好像看到薛裴了。”

  眉头微皱,朱依依下意识转过身去。

  与薛裴四目相对的瞬间,有雪花落在肩颈处,心莫名颤了一瞬,像钢琴突然按下了一个重音,又戛然而止,只留下一个慌乱的颤音。

  不过很快,意外的情绪就消逝不见,原本她也打算过两天就告诉薛裴的,现在看来,不过是将结果提前。

  朱依依和李昼向薛裴走了过来,而薛裴在风雪夜里又点燃了一根烟,火舌窜出的瞬间,映出一张英俊又脆弱的脸,打火机在指间转动把玩,像是一种无聊的、虚张声势的掩饰。

  当朱依依站在面前时,薛裴早已面色如常,方才的迷茫慌乱已经从脸上抹去,没剩任何痕迹。

  走近了,朱依依才看见薛裴被冻得通红的手。

  “你来很久了?”

  薛裴嘴里还叼着烟,略显痞气,含糊说道:“有一阵了。”

  在朱依依问出下一句话前,他又说:“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不是埋怨的语气,而是陈述句,在这个时候,越是平铺直叙,越是容易让人感到愧疚。

  朱依依掏出手机,这才看到手机里密密麻麻的、长达一页的未接电话提醒,这回,她是真的没看到。

  李昼挠了挠头,替她解释:“刚才外面烟花声音太大了,依依应该没听到。不好意思啊,让你等了这么久,要不你进屋坐坐吧,上去喝点热乎的暖暖身子。”

  他话里的熟稔让薛裴弯了弯嘴角,只是那笑是冷的,薛裴的眼神在朱依依身上停留了许久,最后点了点头:“嗯,我抽完这根烟就上去。”

  李昼:“行,那我们先进屋啦,这天儿太冷了,恐怕都零下几度了,我怕待会依依冻感冒了。”

  朱依依看了眼薛裴两指间夹着的香烟,没说话,李昼已经牵起她的手往楼上走去,一路上两人还在谈论着方才的烟花表演有多精彩。

  薛裴望着他们的背影,从唇边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不知怎么这一刻,他倒是想起许久之前,朱依依说过李昼有一个优点,就是不抽烟。

  薛裴是抽完那根烟才上楼的。

  门锁着,是李昼给他开的门。

  他刚走进门,李昼就指着沙发那处,对薛裴热情笑道:“进来随便坐,不要客气,我给你倒杯热水暖一暖。”

  说完,转身就去了厨房,看样子对这房子的布局很是熟悉。

  比他还要熟悉。

  薛裴接过李昼递过来的水杯,水是刚热的,可拿在手里,薛裴却觉得比外面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大抵是心理作用。

  他低头看着杯身上的漫画图案,是一只玩着毛球的猫咪,他记得这杯子还是他之前和朱依依一起去商场买的,这套杯具还有另外一只在他家,是一只伸着舌头的柴犬,当时朱依依还笑话说,这个傻狗长得很像他。

  薛裴陷入了沉思。

  朱依依换好家居服从房间里走出来时,李昼和薛裴正坐在沙发上看某个电视台重播的篮球赛,刚开场,李昼看得全神贯注,情绪激动,只有薛裴回头看了她一眼。

  顶着这意味不明的目光,朱依依随口问道:“你吃晚饭了吗?”

  薛裴摇头。

  事实上,他这一整晚几乎没吃任何食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你还没吃饭啊?在外面等好久了吧,”李昼从沙发上站起身,俨然是男主人的架势,“我记得家里还有包速冻饺子的,要不我去给你煮一下?”

  朱依依还没来得及阻止,李昼就已经去冰箱里拿了一包速冻饺子走向厨房,边走边说:“很快的,等我几分钟,你们先聊会儿。”

  今晚李昼好像太过热情了,连朱依依都觉得有些意外,她想,进去厨房的人该是她,这样就避免了和薛裴单独呆在一个空间里。

  李昼走后,客厅重新安静下来,只剩下篮球解说员激动吼叫的声音,却衬得这气氛更加诡异。

  薛裴眼睛虽盯着电视屏幕,可他知道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那了。

  朱依依坐在沙发的右侧,和薛裴只隔了一个位置,离得这么近,她闻到他身上浓重的烟草味,夹杂着雪地的冷冽气息。

  “恭喜你啊。”他突兀开口,低沉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如老式唱片机发出的声音一般低哑,“挺般配的。”

  朱依依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说了声谢谢。

  “什么时候的事啊,”薛裴笑了笑,“怎么连我都瞒着。”

  朱依依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声音开大了一些:“本来打算过两天告诉你的,顺便请你和周茜大吃一顿,只是最近太忙没来得及和你说。”

  “忙?”

  薛裴自嘲一哂,他大概理解了朱依依所说的忙是什么意思。

  朱依依没搭话,随手拿过桌面上放着的苹果,开始削起皮来,重复的动作让她免去了思考的时间。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电视上开始播放广告,厨房里传来煤气灶打火的声音,朱依依正想进厨房看看,又听到薛裴问:“是因为最近阿姨催得太紧了吗,所以你才——”

  “不是。”朱依依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自己决定的,我妈还不知道这件事。”

  薛裴这回无话可说了。

  他猜测了所有的可能性,但事情的真相却是他一开始就排除的那种情况。

  即便如此,他仍旧不敢相信,朱依依会答应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接受了另一个人进入她的生活。

  眼睛虽望着面前的电视屏幕,可脑海中出现的是刚才他们在雪地相拥亲吻的那一幕,在薛裴右手边,还放着李昼刚摘下来的藏青色围巾,他眼角余光刚触到就立刻收回了视线,像是某种下意识的条件反射。

  他还以为……这是属于他的新年礼物。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凌晨一点,薛裴把带过来的淡蓝色礼盒递给她,同时说道:“新年快乐,依依。”

  后两个字他念得很轻。

  朱依依茫然地接过礼物,刻板地道了声谢。

  每年他们都会互送新年礼物,薛裴以为今年也不例外。

  他在等待朱依依给他的礼物,可看着朱依依越来越尴尬的神色,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朱依依停顿了几秒后说:“你的礼物,我忘记准备了,要不我下次补给你?”

  忘记回电话,忘记回信息,忘记过冬至,忘记给他准备新年礼物,自从李昼出现后,她好像把他整个人都忘得彻彻底底。

  薛裴还没意识到这股异样的情绪是因何而起,只觉得朱依依分给他的关注,现在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专属了,就像小时候朱依依去夏令营交到了新的朋友,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每天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上下学,那一段时间,他也是受到了同样的冷落。

  薛裴从沙发上站起身,室内昏暗的灯光照得他五官更为立体,如同暗室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一尊雕塑,他下颌线绷紧,整张脸没什么情绪。

  抄起沙发上放着的大衣,他冷淡地留下一句:“我走了,让他别忙活了。”

  李昼端着一锅刚煮好的饺子走出厨房时,客厅里只剩朱依依一个人。

  饺子放在茶几的垫子上,咕噜咕噜冒出热气,室内都跟着暖和了起来。

  李昼环顾四周,疑惑:“薛裴呢,怎么人不见了?”

  朱依依淡淡地说:“他刚刚回去了。”

  “怎么不吃完再走,我还煮了这么多,太浪费了。”

  朱依依知道李昼是个节俭的人,便说:“没事,吃剩的我明天当早餐吧,不会浪费的。”

  吃完饺子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朱依依望了眼墙上的时钟,示意时间太晚了,让李昼也早点回家休息,李昼确实有意离开,他在这方面向来很有分寸感。

  不过,临走前他忽然看到了桌面上包装精美的礼盒,眼神迟疑了片刻后,问:“这是薛裴送的?”

  “嗯。”

  “他今晚过来,就是为了送你这个新年礼物吧。”

  朱依依点了点头。

  “这东西看起来不便宜,”李昼眼中有羡慕之意,忽然想起上次同学聚会上听说的消息,“听说薛裴刚毕业就成立了一家游戏工作室,是不是挺赚钱的,我们这些同学里,就属薛裴最有出息,不过也是,他学历摆在那,我们比不了。”

  “这方面,我也不太清楚。”

  朱依依不愿讨论起太多和薛裴有关的事情。

  “你不打开看看吗?”李昼望向那个淡蓝色的礼盒。

  朱依依原想着过一阵再看,不过现在打开也无妨,她拆开精美的包装,礼盒里装着一对耳环和一条同系列的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

  李昼想起前几日他在圣诞节送给朱依依的情侣对戒还是在淘宝上买的,一对戒指520块。

  他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薛裴他每年都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吗?”李昼握住她的手在掌心摩挲,言辞带着愧疚的意味,声音都低了几度,“对比起来,我圣诞节送你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太寒碜了,不过等我赚到钱,下次一定给你送更好的,不会委屈你的。”

  李昼还是第一次在她面前流露这一面,片刻后,朱依依回握住他的手,望向他们手上佩戴的情侣对戒,说道:“我没觉得委屈,礼物的价值不是用价格来衡量的,对我来说,这枚戒指的意义更珍贵。”

  因为它不仅意味着一段新的感情,还意味着新的未来,新的人生。

  当晚,朱依依和李昼在朋友圈发了同一张照片,照片里两人十指交握,手上的情侣对戒异常显眼。

  李昼还给这张照片配了句酸得掉牙的文案:【和她的故事,要从十年前开始讲起。】

  第二天醒来,朱依依就被老同学们信息轰炸了,班群上一下多了几百条未读消息,以前的老同学一边调侃一边喊李昼出来发红包,让大家新年沾沾喜气。

  而那条“官宣”的朋友圈底下也是热闹得很,在那密密麻麻的点赞列表里,朱依依一下看到了薛裴的头像。

  他点赞,并评论了句:【挺好。】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