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18章 第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第十八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雪一连下了好几天,直到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天气才稍稍好了起来。

  朱依依和李昼计划开车去邻市玩,有个新开的陶艺手工馆李昼好像挺感兴趣的,两人一早就做好了出行攻略,先去当地的一家网红日料店吃饭,接着去陶艺馆那边做手工,下午再去新年集市里逛逛,看能不能淘到一些有趣的小玩意,给朱远庭当作新年礼物。

  行程充实得一天恨不得当作三天去用。

  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出发,朱依依一大早就起床化了个淡妆,可临到出门前,忽然有了状况。

  朱依依被一个电话喊回了公司加班,所有计划都泡汤了。同事在小群里叫苦连天,可在部门群里,大家都清一色地回复“收到”。

  坐地铁去公司的路上,她给李昼发了语音解释,李昼明显有些失望,可也没说什么,只让她专心工作,下次有空的时候再去。

  去到公司才发现,受害者不止她一个,几乎是整个组都被叫了回来。

  原因是这次元旦的活动推广效果实在太差,销售数据远远达不到上头的标准,昨天晚上老板跟几个高层领导发了火,今天这把火就烧到了他们这些底层员工。

  加班是难以避免的了,开会时每个人都被骂了一顿,尤其是销售部门骂得最狠,朱依依听得心惊肉跳的,轮到她的时候,她全程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敢反驳。

  这个时候,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在她们这种中小型企业,岗位的职能划分没那么清楚,通常都是一个人当几个人用,朱依依虽然是策划岗,但除了写活动策划案和日常的社群文案,还要负责对接网红KOL,线上线下到处跑。

  这一整天,她在微博、抖音这些社交平台给网红博主发了无数私信,但没有一个人回复她。

  这也正常,她们公司这种二流运动服饰品牌,经费又少,一般粉丝量大的网红都懒得理会他们。

  平常朱依依都不会那么着急,但这次情况特殊,如果在周五开会前,她还是没有任何推进,就没法向经理交代。

  另一个策划妹子已经处于放弃状态,趴在电脑前颓靡不振,见朱依依还在大海捞针地发私信,又说:“这样不是办法啊,你有没有认识什么朋友可能会认识这一类博主的,我们先加上联系方式交差。”

  几乎在下一秒,朱依依就想到了一个名字,他交际圈广,应该会认识。

  下意识点开薛裴的对话框后,朱依依半天没有输入一个字。

  踌躇了几秒,她揉了揉太阳穴,还是没把信息发出去。

  还是不要麻烦他了。

  —

  薛裴的元旦假期是在医院度过的,一连躺了三天,呼吸间全是医院的消毒水气味。

  那天从朱依依家离开后,第二天薛裴就发了高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周时御去到他家时看到他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怎么喊都喊不醒,简直吓坏了,立刻把他送去了医院。

  “幸好我知道你公寓的密码,不然你命就交代在那了。”

  “哪儿有那么夸张。”

  薛裴笑了笑,唇色仍是苍白的。

  周时御想起那一天还有点后怕,薛裴弓着腰侧躺在床上,脸色白得几近透明,连毛细管都依稀可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整个人像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煽翅般颤动,嘴唇在呓语着什么,脆弱得像是展馆里的易碎品。

  他来不及多思考,把薛裴喊醒后,立刻开车去了医院。

  周时御伸手探他的额头,幸好现在烧已经退了。

  “怎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突然病得这么严重,是最近天气太冷,在外面被冷到了吗?”

  “嗯,是吧。”

  薛裴声音带着病态的沙哑。

  他穿着病号服望向窗外,想起了那一场大雪。

  周时御絮絮叨叨:“发烧了都不给我打电话,不给我打,也得给朱依依打啊,我要不是恰好去你家,你脑子都要烧坏了。”

  薛裴沉默。

  其实他给朱依依发了消息的。

  在失去意识前,他给朱依依发了消息,他记得他好像打了很多字,可醒来后发现发出去的只有一串乱码的数字,而朱依依回了他一个问号。

  “那你现在要不要给朱依依打个电话,让她过来看一下你,不都说人生病的时候会特别想念家里人吗?”周时御知道朱依依和他关系亲近,有朱依依照顾他,说不定也好得快一些。

  薛裴喉咙哽了哽,下颌线绷紧:“不用了。”

  周时御没再多嘴,从座位上起身:“那我走了,再不走我女朋友要生气了,我明天再过来接你出院。”

  周时御走得很干脆,他知道薛裴在医院里绝对不会缺人照顾的,毕竟他才住了几天院,就不知道有多少年轻漂亮的护士悄悄来门口看他,嘘寒问暖的,没隔一会就量一次体温,脸颊红红的,眼神温柔得跟水一样,一看就知道存了什么心思。

  昨天他和薛裴一块儿吃午饭,有个长得很可爱的护士还问薛裴需不需要帮忙,生病了吃饭会不会不方便。

  薛裴回答得很礼貌:“谢谢,不过我的手没受伤。”

  想起这件事,周时御在医院走廊里忍不住笑出声。

  周时御走后,薛裴在病床上打开了手提电脑,处理了几封紧要的邮件,大概是药效起了,不一会又沉沉睡去。

  傍晚时分几个工作室的小朋友来医院看望他,大概是周时御说漏嘴了,他们一知道这个消息就赶了过来。

  一行人带着水果花篮和晚餐,病房里热闹了好一阵,只是薛裴还是没什么胃口,带过来的食物只尝了几口就放下了。

  “老大,你安心养病,我和阿七会赶进度的,不会耽误游戏上线时间的。”

  阿七跟着附和了句:“不过老大你还是得快点好起来,周总不管事,你再不来的话,公司就乱套了。”

  这几天放元旦假,但因为游戏快上线了,他们一直呆在公司里加班,没怎么休息过。

  在游戏行业,加班就跟喝水一样自然,但这会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薛裴情绪有点反常,交代了几句,让他们明天别加班了,早点回去休息。

  他们走了后,病房重新变得安静,薛裴看向窗外那棵已经快掉光叶子的枯树,忽然想起周时御刚才说的那句话——人生病的时候总是会特别想家。

  薛裴觉得这话说得挺对,因为这时候他特别想看到朱依依。

  她在的话,一定会先数落他一顿,责怪他那么冷的天,怎么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多穿件衣服。她会给他熬生病喝的小米粥,做他喜欢吃的清淡的食物,会让他多注意休息,不要在病床上工作。

  她会担心他。

  终究还是没忍住,他给朱依依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薛裴却忽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事?”

  话到了嘴边,薛裴却又说不出口,只问了句:“你在家么?”

  “不在,在加班。”

  电话那头传来键盘啪啪的打字声,很响亮。

  “很忙吗?”

  “嗯,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一般朱依依这么回答就是想挂电话了,可薛裴这会还不想挂,于是朱依依也只能等着他的下文。

  “送你的新年礼物,你喜欢吗?”

  因为生病的缘故,薛裴说话时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朱依依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她沉默了几秒,声音似乎有些疲惫:“下次还是不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了,我会有心理负担。”

  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淋下,薛裴眉头皱了皱:“能有什么负担?”

  他记得,上次他要送朱远庭礼物时,她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是不喜欢吗?”

  不知怎么,这一刻,薛裴忽然想起了朱依依发在朋友圈的那张照片,那一对情侣戒指。

  是因为李昼,所以她觉得有负担吗。

  朱依依在电话那头小声解释:“喜欢,但下次别送了。这些名牌我戴出去,别人只觉得我戴的是假的。”

  薛裴沉默了几秒,望向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又问,“我的新年礼物呢,什么时候补给我?”

  朱依依那边安静了一会,键盘的敲打声停了下来,像是在认真思考。

  “你想要什么?”

  薛裴神情柔和了些:“特别的。”

  和别人都不一样的。

  朱依依想了好一阵,终于应了声:“嗯,那我先挂了,领导有事找我,改天再说。”

  “好。”

  漫长的嘟嘟声响起——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薛裴想的是,朱依依竟然没有听出来他生病了。

  她不关心他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