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梁磊断腿_小青梅
笔趣阁 > 小青梅 > 第10章 梁磊断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梁磊断腿

  月考完了放了三天的假期,本该高兴的度过却没想到梁磊却把腿摔断了。

  傅石玉围着床走了一圈儿,看着打着石膏躺在床上的梁磊,摸了摸下巴,“该!”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

  “难道不是吗?谁让你骑摩托车的!”傅石玉一屁股坐在床边,迎面直视伤员的目光。

  梁磊做了一个打她的动作,傅石玉躲都没躲,笑嘻嘻的伸手量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意思说他现在是死活挨不着的。

  “你等着!”梁磊冷哼。

  顾淮问:“摩托车哪儿来的?”

  梁磊看许宗盛,许宗盛举手:“我哥新买的,我偷出来骑一下。”

  “啧啧啧.......”傅石玉在一旁摇头配音,鄙视许宗盛的盗贼行径。

  许宗盛转头瞪了她一眼,威胁之意明显。

  “你都摔成这样了,车还好着吗?”傅石玉当做没看到,伸出脑袋问梁磊。

  梁磊单手盖在脸上,不想看她。

  顾淮伸手拍了拍她的头,然后许宗盛动手,直接把她扔出了门外。

  倒退三步才站稳,傅石玉翻白眼,狠狠地在门口拍门,“喂!三个大男生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女生呢?太没风度了吧!”

  即使隔着一道房门的距离傅石玉也大概读到了他们的心声.......甩了甩自己的蘑菇头,她哼着歌下楼。

  今天运气十分的不好,她一眼就撞进了宋春华女士的眼睛里。

  “阿姨好!”傅石玉身体一震,立马站直。

  宋春华是梁磊的妈妈,一位十分优雅且高冷的女士,通常用斜四十五度角看人。

  她侧躺在沙发上,保姆正在给她涂手指甲。保养得当的手看起来比傅石玉这个年轻小丫头都还要葱白细嫩,轻轻一指,让人心跳加速。

  “石玉啊,要回去了吗?”她淡淡的说。

  “嗯嗯嗯,就回去了,您........”傅石玉点头哈腰,也找不到其他可以搭讪的话题,见宋春华女士似乎并没有要和她交谈的意思,舔了舔嘴唇,迅速退出了梁家小洋楼。

  “呼.......”傅石玉背对着铁门长舒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白色的小洋楼,觉得她下次来一定要事先看一下黄历才行。

  哼着小曲回家,走过拐角的时候看到一对年轻男女拉拉扯扯的在一块儿,傅石玉猥/琐的笑了一声,趴在墙上准备看好戏。

  女生的背影十分高挑秀丽,一头乌发的头发垂在肩膀上,隐隐还发着光。男生嘛,高高大大的......咦?明辉哥?

  傅石玉瞪大了眼睛,看到正伸手欲拉女生的许明辉。眼睛一转,所以.......背对着她的姑娘是她二姐......石玉咯?

  “许明辉,你要不要脸!放手啦!”如玉正奋力地甩开他的手。

  许明辉平时成熟稳重的样子,到如玉面前却像是个癞皮狗一样,抓着她的手腕说什么都不肯放。

  “你跟我一起去逛书城我就放手。”

  如玉在外人面前自恃淑女,自然不会像对待傅石玉那么拳打脚踢的暴力。深吸了一口气,她说:“我很忙,请你不要打扰我好吗?书城来回要一个小时,我没有那么闲。”

  石玉在暗处点点头,尽管对着一个背影,她也可以读出傅如玉要炸了的前兆。

  “远了啊.......那电影院怎么样?我们去看《新不了情》?”许明辉笑着说。

  如玉扶额,虽然到电影院只要二十分钟,可看完一场电影就要一个半小时,真不知道他怎么算这笔账的。

  石玉觉得她该出场了,以她的了解,要是最后傅如玉忍不住发火了,最后吃亏的还是明辉哥啊。

  她故意哼着歌踢着石子走出来,动静大得整条巷子都知道她的出没。

  “放手!”如玉低吼。

  许明辉还不想让傅石玉那个小丫头看笑话,爽快的松了手。

  “咦?二姐,明辉哥,你们怎么在这里?”傅石玉故作吃惊的抬头,瞪圆了眼睛。

  如玉眯眼,警告意味明显。

  “明辉哥,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要约我二姐看电影啊?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份儿呢?”傅石玉笑着扒上如玉的肩膀,笑得十分诡异。

  许明辉爽快一笑,“一起啊,只要你想去!”

  只要你想去......傅石玉摸了摸下巴,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的拒人千里之外呢?

  如玉从背后伸手,快准狠地捏上了傅石玉腰上的痒痒肉,一百八十度旋转。

  “嘶!”

  “我和石玉先回去了,你随便。”傅如玉对着许明辉温柔一笑,伸手一拉傅石玉。

  “走走走,回家回家!”傅石玉摸着腰上的痛处,十分积极的相应。

  许明辉耸肩,目送两姐妹离去。

  回到家,自然是一阵雷霆暴雨般的狂揍。

  “啊!”傅石玉尖叫着抱头鼠窜。

  “傅石玉,你长进了哈!连你姐姐我都敢戏耍!”傅如玉撸起袖子,追上傅石玉就是一阵狂殴。

  “嗷嗷!”

  傅石玉抱着枕头顶在头上,也不看路,横穿直撞地就跑出去了。

  “砰!”

  她撞上了一堵人肉墙,胸口闷痛,是比被傅如玉揍了还深刻的痛。

  傅如玉在外人面前一向很矜持的,拍了拍手,见傅石玉没讨着好,满意的甩甩头发进屋。

  梁执很无奈,她正和妹妹逛完街回来,一颗人肉炮弹就打在身上来了。他反应快,见着是傅石玉才没躲开的,否则就她这火力,摔在地上还指不定多疼呢。

  梁芯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活力/失态的女生,她同情的看了哥哥一眼,提着购物袋进屋去

  了。

  傅石玉蹲在地上,埋头龇牙咧嘴。

  梁执把她扶起来,“撞疼了?”

  傅石玉歪着嘴,她不好意思说,因为受力部分刚刚是凸出来的部分,也就是.....胸......

  梁执说:“我屋里有药膏,你拿去抹点儿吧。”

  “好......”傅石玉咧嘴。才开始发育的地方遭受了重击,她有些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梁执见她是真疼,叹了口气,说:“以后别这么莽撞,撞上我是小,撞上车了可怎么办?”

  傅石玉见他是真关心她来着,强撑着一笑,摆手,“没事没事,这巷子哪来的车啊.......”

  接着梁执说:“本来就不聪明,要是撞成傻子了可真是雪上加霜了。”

  傅石玉只想现在面前有一扇门,她好直接把它拍在梁执的脸上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如玉十分嫌弃她身上的味道,捏着鼻子翻坐了起来,“你到底涂了什么鬼东

  西!”

  傅石玉委屈的瘪嘴,“梁执哥的药膏,据说很有效。”

  傅如玉紧锁着眉头,“真撞疼了?”

  傅石玉掀起衣服对着如玉,一阵浓郁的药膏气味扑面而来,如玉赶紧闭气往后退。

  “说话就说话,耍什么流氓!”

  傅石玉放下衣服,揉了揉胸口。

  如玉也看到了,确实是一大片的乌青,可想而知当时有多疼。

  “睡觉吧,睡着了就不疼了!”她敷衍说着躺下,难耐空气中药膏的气味儿。

  石玉也躺下,抱着被子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幸亏我入眠快!”

  她倒是香甜的睡着了,留下如玉一鼻子敏感的人士整宿浸润在跌打损伤的药膏气味里辗转反侧。

  当然,要是傅石玉知道了肯定会揭穿她,什么药膏的都是借口,真正的诱因一定是因为白天的事情!

  放假的第一天傅石玉就受了伤,第二天伤更重了。

  “什么药膏啊,完全没有效果嘛!”傅石玉咬着笔头,控诉梁执。

  梁执放下书,他上下扫了她一眼,说:“谁让你趴着睡觉的。”

  “咦?你怎么知道?”傅石玉惊诧出声。

  梁执用书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用这里想想!”

  这......是又被鄙视了吗?

  满怀怨气的做了两个小时的卷子,多动症儿童傅石玉已经熬不住想要去玩儿了。

  “这道错了。”梁执用笔点了点她的卷子。

  傅石玉仔细的看了看,很简单的一道题啊,她不可能做错的。

  “哪里错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梁执说:“再算一遍结果,思路正确,答案错了。”

  傅石玉目光呆滞的盯着他,“二元一次方程,你看一眼就知道我算错了?”

  梁执放下手里的书,说:“我没有那么厉害,只是刚刚恰好看到你算错的那一步。”

  “哦。”兴奋的光芒湮灭了下去,她低头重算。

  大门轻轻地被叩响,傅石玉转头看去,整个胡同的孩子只有一个人会规规矩矩的敲人家的门。

  江阮......

  梁执喊了一声进,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十分有电影里女主的风范。

  “梁执哥,咦,石玉在也啊。”江阮注意到一旁奋笔疾书的傅石玉。

  傅石玉没有抬头,嗯嗯两下就算打过招呼了。

  梁执瞥了她一眼,对着江阮说:“听江叔说明天一高的舞台剧有你的演出,你今天不忙吗?”

  江阮笑着说:“爸爸果然是个大嘴巴,这么快大家都知道啦。”

  “江叔大概觉得骄傲吧,毕竟这次舞台剧似乎办得挺盛大的。”梁执说。

  江阮一笑,嘴边的酒窝深深的陷了进去,她说:“我就是来请大家去鉴赏的,一定要赏脸哦!”

  说完,她双手奉上了门票。

  梁执接过,并着傅石玉的。

  “好了,我还要去邀请梁磊他们,梁执哥我就先走了。”她笑着说,又歪头看了看一边埋头苦算的石玉,挥挥手,“石玉,加油哦!”

  傅石玉抬头,脸上是疑惑的表情,“梁磊才把腿摔断了啊,他也要去吗?”

  江阮大惊,“什么时候的事儿?严重吗?”

  “好像挺严重的估计去不了了。”傅石玉咬笔头。

  江阮匆匆告别,大概往梁磊家慰问伤员去了。

  人一走,就剩“师徒”二人了,梁执双眼盯着傅石玉,眼神意味不明。

  傅石玉避开他的目光,低头咕哝了一句,继续算题。

  可梁执的目光实在是太具有存在性了,傅石玉想专心算题都很难,头越埋越低,最后都快栽到地

  上去了。

  “我知道是我小心眼儿,哥你别这样看着我......”

  知道悔过还有救,梁执双手搭在扶手两侧,眯眼。

  “傅石玉,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优点。”

  “哈?”傅石玉抬头。

  “你总是拿自己的短板去跟人家的长板比,真傻。”他轻轻摇头,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睥睨着凡夫俗子的目光。

  虽然可能大概又被鄙视了,但傅石玉还是拖着凳子坐到了梁执的旁边,即使他在损她,但她觉得好像下一句就能峰回路转了,她有强烈的预感。

  “我的长板在哪里?你说说。”

  梁执倒在躺椅上,他双手枕在脑后,“我不说,自己去发现。”

  猜错了!傅石玉挺直的背部顿时弯了下去,她咕哝:“难道我只有体重不输?身高也只是打平啊.......”

  梁执无语,不想敲开这榆木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因为毫无疑问,绝对是豆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