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梁执的礼物_小青梅
笔趣阁 > 小青梅 > 第9章 梁执的礼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梁执的礼物

  今天是月考的日子,傅石玉从早上就开始紧张了,以至于只吃了两个包子就吃不下了。

  “你怎么回事?”张霏霏奇怪的看着她。

  “啊?”傅石玉回神,“怎么了?”

  “平常不都是吃三个包子,今天怎么只吃了两个了?你再这样下去让我以后还怎么叫你饭桶傅啊,不正常啊你!”

  傅石玉:“......”

  “你不是在紧张今天的考试吧?”张霏霏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吸了一口豆浆,笑嘻嘻的问。

  傅石玉沉重的点了点头,捏着书包带子的手紧了紧。

  张霏霏拍拍她的肩膀,说:“放心啦,你最近这么努力一定会前进个一两名的,没事儿啊!”

  傅石玉瞥了她一眼,上前一大步走,抓紧时间抱佛脚,她去背书去!

  张霏霏在后面哈哈大笑,脚步轻快了许多。

  语文向来不是傅石玉的死穴,理科的东西才是。语文考完了之后她还可以轻松的和朋友们嘻嘻笑笑打打闹闹,可数学的卷子一发下来,她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完了,梁执哥一定在背后说她了......

  这些题似曾相识......她只能这么说.....

  监考老师在她旁边站了一会儿,又回到讲台上去了。傅石玉长舒了一口气,她真的不是那种稳如

  泰山的人啊,老师在旁边完全干扰了她的思路。

  “请同学们注意,离交卷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监考老师在台上提醒。

  傅石玉手一抖,手中的笔划出了一个深深的印记,还有四道大题没做......眼前发白,她额头隐

  隐有汗水沁出来。

  “不要在最后的时间东张西望,不要抱着侥幸心理去看人家的!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

  戴着眼镜的女监考老师在台上严肃的说道,傅石玉抬头看去,她正盯着前面的一个女生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算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紧张也没用了。

  情绪一冷静下来,思路反而清晰了。仔细读了一下题发现这些题都是梁执给她讲过的,他当时讲得深入浅出,抽丝剥茧,以至于她竟然还有些印象。

  哎?我好像会写几个哎.......

  笔下唰唰的开始写下来,她双脸通红,隐隐有兴奋的迹象。

  “叮叮叮!”

  铃声响了,交卷的时间到了。

  老师一个一个的收过来,傅石玉趁着坐在后面的便宜赶忙将最后一个大题的第一小问从草稿纸上

  誊抄上去。

  “这位同学,再写就零分了啊!”监考老师到了她的面前,虽然是严厉的话语,但语气并没有刚

  刚警告那位女同学那么严肃。

  傅石玉落下最后一笔,傻兮兮的笑着看着老师,抱拳点头,“对不起对不起!”

  监考老师嘴角扯出一丝笑容,伸手拿掉她的卷子转身走了。

  “呼.......”傅石玉坐在位置上,伸了一个懒腰。

  她坐在最后一排,转头望去,一眼就看见拎着书包站在门口的顾淮。

  傅石玉拎起地上的书包,将文具一下子扫在书包里,反手一扬,几步就跳到了顾淮的面前。

  “我今天就空了一道题!”傅石玉高兴的伸出一根手指。

  顾淮说:“那蒙了几道?”

  “额........三四道吧。”她挠头,不好意思。

  往四周望了望,没看见许宗盛和梁磊,“哎?他们两个呢?”

  “有事儿,我们先回去!”顾淮长腿一跨,傅石玉颠颠地跟在后面。

  一路走就有一路的女生在看着顾淮切切私语,傅石玉笑着拍了拍顾淮的肩膀,“她们在看你!”

  顾淮瞥了她一眼,“怪不得上课注意力不集中,连走路都要分心去观察别人,傅石玉,你果然是闲的!”

  傅石玉无所谓,她被顾淮挤兑惯了,又不敢向对梁磊和许宗盛那样对他。她摇头晃脑的继续背着

  手往前走,仍然偷偷的看周围红着脸蛋儿的女生们。

  下午考英语和化学,傅石玉蔫头耷脑的从考场出来,想哭。

  顾淮在楼梯口等她,基本上从傅石玉的表情就可以判断她经历了什么。

  “走吧,回家!”

  “哦.....”

  吃过晚饭傅石玉心情低落的趴在床上,张小凤女士洗了碗进来慰问小女儿。

  “没关系,有长进就好了嘛!”她拍了拍女儿的背,笑着说。

  傅石玉爬起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盯着她。

  “哟,还哭了啊?”张小凤笑意满满。

  “还是妈妈呢,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傅石玉撇着嘴,眼看泪水就要掉下来。

  张小凤拍了拍她的脸蛋儿,说:“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啊?没那么便宜的事儿!人家勾践灭吴也

  是卧薪尝胆十年,你这才哪里到哪里啊,笨丫头!”

  “勾践是想当霸主!我又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应该会容易些啊!”眼泪砸在手背上,她反手擦了

  擦。

  张小凤看着小女儿,既觉得她可爱又觉得她让自己伤够了神。

  “囡囡啊,这学习打的是持久仗,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成效的。欲速则不达,你十三岁了,应该

  可以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了。”

  傅石玉伸手抱上了妈妈的脖子,她说:“为什么别人就那么容易,我就那么难呢?妈妈,你们读

  书的时候也是那么难的吗?”

  张小凤当年是大学生,下乡当知青,遇到了石玉的爸爸然后生了三个女儿。她虽然性格泼辣,但

  的确是个文化人。在绝大部分女性都在家相夫教子的年代里,她在区里的宣传部工作,是一个很

  能说很能演讲的女性。

  “妈妈可比你读书用功多了,你不是不知道你姨妈舅舅有多少,我们竞争大着呢!”

  傅石玉松手,低头叹气。她不仅没有遗传到妈妈的聪明,连爸爸的细心耐心也没遗传到。

  “乖女儿,只要你在用功,妈妈都是高兴的!”

  “你说了我要是考不上高中就去打工.......我不想去......”傅石玉低头扯被子上的丝线。

  张小凤暗地发笑,但面上却严肃了起来,“妈妈说话算话,要是你真的不争气也只能这样了!别浪费我和你爸爸的钱!”

  傅石玉气鼓鼓的看着她,一双眼睛因为生气亮得吓人。

  张小凤女士这才看清楚了,她的小女儿有一双很会说话的眼睛。

  “我先出去了,你自个儿再复习一下吧!”她站起来,拉好房门走了出去。

  傅石玉扑倒在床上,愤恨地砸枕头。

  第二天考完剩下科目的时候,傅石玉已经只剩半口气了。以前都是随便写写就过了,现在认真做下来,才知道考试是多么的折磨人。

  和顾淮在家门口分开,傅石玉突然看到了隔壁的大门打开了。咦?难道是梁执哥回来了?

  铁门一拉,一个漂亮的姑娘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蓝色的收腰长裙,腰上系着一根棕色的系皮带,一头乌发用蓝色的发带松松地系着,温婉大方。傅石玉却一眼看到了她的脚下,她穿着一双白色的皮鞋,好看又时髦,像电影里的女主角穿的。

  漂亮姑娘看了她一眼,转头往里面看去。

  傅石玉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难道这是梁执哥的女朋友?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扒着墙往里面看的傅石玉被抓了个现行。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傅石玉站直身子,立马捧着手开心的说道。

  漂亮姑娘斜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梁执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这...显得他更黑了。没有顾淮的俊秀潇洒,只有黑帮老大的气势逼

  人,关键是他还松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里面古铜色的皮肤。

  傅石玉呵呵的笑着,心里却暗想,梁执哥呀梁执哥,你还真配不上你女朋友啊!

  梁执怎么会读懂傅石玉的内心独白,他说:“听说你们今天考完了,怎么样,能达标吗?”

  “呵呵呵呵!”傅石玉往后退,“哥,你才回来休息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哈!”

  想走,但走不动,因为有人拉着她的书包带。

  “站着,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傅石玉立马转身,笑着握住梁执的手,“什么好东西?哎呀,让哥你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谢谢

  你了!是什么好东西呢?”

  梁执惊讶的看着她,一旁的漂亮姑娘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呵,我还是回家好了......”被同性嘲笑,傅石玉脸上挂不住了。

  “等着,我进去拿。”梁执按着她的肩膀,拍了拍。

  他转头进去,留下两个女生面面相觑。

  “你好,我叫梁芯伶,是梁执的堂妹。”漂亮姑娘率先靠口,落落大方,表情淡定。

  反观傅石玉就很尴尬了,她居然猜人家兄妹是情侣,罪过罪过......

  “呵呵......”她用笑声掩饰尴尬,“我叫傅石玉,是梁执哥的邻居。”

  梁执从大门里走出来,拎着一个用纸皮包好的东西,傅石玉目测,这个礼物看起来不轻

  啊.......什么东西?糕点吗?她的眼神隐隐发亮。

  “哎,这么贵重的礼物啊?是什么呢?”她开心的接过,掂了掂,的确很重呢!重得有些

  像.....像......书.....

  傅石玉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梁执笑着说。

  “额......是书吗?”不要让我猜对!不要让我猜对!千万不要让我猜对!傅石玉在内心狂吼。

  “变聪明了啊,掂一下就知道了。”梁执笑着说。

  傅石玉:“......不会是习题集吧?”她开始笑得牵强了。

  梁执挑眉,“一半习题集一半试卷。”

  傅石玉开始傻笑:“呵呵呵呵!”

  顾淮从家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在巷子里站在聊天的三个身影,似乎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慢悠悠的晃过来,手插在裤兜里,夹着一本书。

  “梁执哥,这么快就回来了?”

  “办完事情就回来了。顾淮,你拿的是习题册吗?”梁执笑着问。

  顾淮拍给旁边的傅石玉,“喏,你上次要的,我整理好了。”

  傅石玉懵了,她手里还拎着一大摞书呢。

  顾淮注意到了一旁亭亭玉立的少女,他问:“梁执哥,这是你妹妹啊?”

  傅石玉内心是狂躁的,为什么人家一眼就看出来是兄妹!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练习册!

  到底是为什么!

  梁芯伶微微一笑,歪头,“你好,我叫梁芯伶,是我哥哥的妹妹。”

  顾淮乐了,“我当然知道你是你哥的妹妹,你好,我叫顾淮。”

  “很高兴认识你,久仰大名。”梁芯伶笑着说。

  顾淮扬眉,“客气!”

  傅石玉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游移,她觉得今天的顾淮简直是让人如沐春风,温和又清爽,所以特别

  的不正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