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来日,我欲披蟒袍!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六章 来日,我欲披蟒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章 来日,我欲披蟒袍!

  街上飘起了大片的雪花,好似银钱一般,撒向四面长空,随风飘落大地各处。

  这些雪花不时会落在陆亭舟脸上,冰冰凉凉。

  “看样子,这雪不会小,会下好几天的样子。”

  他估摸着接下来两天的天气:

  “雪天,猎人们也会进山,借助他们的专业嗅觉,我能更快找到老虎,验证罗汉伏虎势,若能交手,真正‘降服’一头虎,便能心灵交感,真正稳固我的境界,打出百分百的刚劲。”

  他自己并非擅长打猎,何况上是荒山野外的冬天里寻找伤人的猛虎,一人前往,多半会一无所获。

  若是进山耽搁的时间多达七八天,恐怕还没等到结业大考,大理寺便会直接将他赶出去了。

  这与他未来还要坚持留在大理寺,等待升迁,前往京城的目标不符合。

  天色渐晚。

  陆亭舟回到了大理寺内。

  今天白天一天不在寺内习武,当然是免不了一顿同年武生们的异样目光。

  王教习则是直接闯来了屋舍这里,就冷冷的站在门口等着:

  “你还知道回来?”

  “见过教习。”

  陆亭舟面色适当的表现出了歉笑。

  而王典似是因为和陈老的一番交谈后,连说再多的心思都没了一般,冷哼一声,负手便要离开。

  连萧飞宇、沈康、陈冰雁几个青年男女,也都在屋内各自淡然习惯。

  岂料,就在他们以为这已经是陆亭舟能惹怒王教习的极限时。

  陆亭舟再次抱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学生过些天打算入山中打猎,与野兽角力,磨练自身武学,还请准假两天。”

  “与野兽角力?打猎?”

  王典闻言转过了头来,继而就看着落雪的天气想到了什么,冷笑道:

  “我今天倒也听说了,城里那谷家大少爷跟许多达官贵公子、小姐们约了一场‘雪中围狩’,驰心逸性,下午时分,那许多贵公子小姐,便在城中招募一干人等,以充打猎时提狐担兔,护卫主家的随行。”

  大雍王朝,是武德天下。

  这世界更是武道通神的江湖,比起诗会一类的文雅活动,有身份的家族,都是以显露武力,鼓励后辈子弟强壮自身,修习武功的。

  “你加入了哪家的队伍?”

  王典冷冷说了一句。

  旋即,又似明白了什么,道:

  “我懂了,原来你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后路了,这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一个月后你是无法留在我大理寺了,仗着这半年来学的一些武功套路,总是比普通人强了,以后去给达官贵人家做个护院,充当打手,倒也能养活自己。”

  “既是为以后谋生,想去就去便是,我怎会断你的生路。”

  王典没有好脸色,说罢甩动袖袍猎猎,离开了一众青年休息的屋舍院子。

  “我……什么都没说……”

  陆亭舟无言。

  不过王教习说的这也是个办法,混入那些大家族打猎的公子队伍里,比寻常打猎的猎户寻找到大虎的机会更大。

  但……

  他做这一切,可是真的为了练武啊。

  怎么在王教习的脑子里,就成了以后要去做护院,当打手呢?

  只能归功于自己半年来的一切,让他们对自己的成见已经太深,认为自己没救。

  王典走后,陆亭舟摇了摇头,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萧飞宇和陈冰雁这批大理寺内最天才的男女,在刚才这一幕后,也都不可能过来跟他说什么。

  只有素来重感情的沈康,犹疑的走了过来,问道:

  “亭舟,你真的准备以后去做护院打手了?你的天赋,怎么能去做护院呢,这太可惜了!”

  陆亭舟正在铺床,闻言笑着说:

  “怎么会呢,我说了,我是去磨练自己的,与猛**手,就是为了要争取月底留在大理寺。”

  沈康不说话,面上却是明显的怀疑。

  毕竟陆亭舟半年来不好好练功,到最后时候了,才来这么一出,再加上王典教习那番说的再合理不过。

  他怎么会相信陆亭舟出门去打猎一趟,就真能突破修为了?能继续留在大理寺?

  “唉……这一批人里,亭舟你和我都是穷苦人家,不像萧兄和陈姑娘,他们在安城都有家世,我是真想以后能在大理寺内和你继续并肩作战,做同僚兄弟,共穿鱼龙服。”沈康情绪复杂。

  陆亭舟也沉默了片刻,而后看着沈康:

  “放心,我必定会留下来,我的目标可不只是鱼龙服,有朝一日,我还想穿上那蟒袍呢。”

  他说话间有笑意。

  沈康却咋舌。

  蟒袍……

  那可是所有赐服级别最高的,仅次于皇帝的龙袍,非得是有柱国之功勋,才会被赏之。

  而今大雍王朝被赐下蟒服的人,也并不是没有。

  他们大理寺隶属的六扇门之总掌大雍所有兵事,当今太子太傅,武神候元化及,便是大雍朝唯二身披蟒袍之人。

  堪称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至于另一位北郡王李元婴,则……

  前不久被抄家了。

  这是外话,

  只说年纪轻轻的陆亭舟以后想穿蟒袍……

  “你早点睡吧。”

  沈康张了张嘴,最后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摇了摇头,他离开了屋子。

  陆亭舟见沈康离开,也不多解释,笑着将床铺铺好。

  他身上拥有的造化和肩负的仇恨,不管是哪一个被人挖出来,都是足以让他现在死千百次都不够的大秘密。

  是以,他怎能去解释什么。

  他人眼中看陆亭舟的研究字画,是为不学无术,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切就行了。

  别人不必多说,也不能多说。

  铺好床铺。

  这一夜,只有大雪落下的呼呼风声。

  冷风如刀,大地为床天作被。

  大雪如银,芸芸众生蒙头睡。

  ……

  第二天。

  一夜大风雪,整个安城的所有街道和建筑,都似被盖上了一层白棉被。

  陆亭舟昨天跟王典告假,今天直接出门。

  也多亏了昨天王典那算得上有用的提示。

  城里的谷家大少爷要去狩猎。

  但陆亭舟走了十几步,却根本没有去想混入谷家的队伍。

  只因这谷家本就是安城内的有名的达官显贵家族。

  光是内劲有成的武者,就有十数个在给他家看家护院,那谷大少爷要进山打猎,怎能没有内劲级数的武者陪同。

  而一个内劲级数的武人,足抵得上十几个健壮护卫,有内劲级武者保护,便是遇上熊和老虎都不惧。

  因此,陆亭舟便去了城里随便看看。

  而因为这场大雪,再加上谷家大少爷的名气,组织了很多城里的少爷公子、甚至还有好武的姑娘。

  在东街陆亭舟直接看到了一个地方,竖起一根白布幡子,上写着“招募十名健壮男子进山打猎随行,去两日,发二钱银。”

  但陆亭舟发现人围了一圈,能加入的人并不多,显然是那里在进行着挑选,要健壮的,体弱的不可能要,那是累赘,没人花钱买。

  “进山去两天?哪座山?”

  陆亭舟拨开人群走过去问。

  “两天,南山。”

  这不知是哪家的小厮回答着。

  而围观的百姓却是哄了起来,有些惊吓:

  “南山!”

  “最近经常传出猛虎吃人的南山县?”

  小厮冷笑着扬头,道:

  “正是因为那有猛虎,公子们才要去那里打猎,怕的不用来,来的现在就给二钱银子,中午便出发。”

  有人退却,有人想去,但却被小厮嫌弃体格太差。

  “这么瘦,主子要是射中一头鹿,你能扛的动吗?”

  陆亭舟一听南山,果然跟自己的目标相同,走过去便问:

  “你看我怎么样?”

  小厮审视了陆亭舟一番,点评道:

  “不错,挺年轻的,看着也有力气。”

  陆亭舟在大理寺半年练拳,毕竟养成了体格,比同龄人都高许多。

  当!

  小厮记下陆亭舟随便编造的名字之后,直接抛过来二钱银子,道:

  “收下银子,在这原地等着,中午主子们进山时会来这带你们一起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