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柔劲大成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四十四章 柔劲大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四章 柔劲大成

  武侯铺内。

  当外面坊市的消息流传的如火如荼的时候。

  陆亭舟也与刘虎几人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巡街任务。

  而岂料,刚回到武侯铺内,便看到从秦家拳馆赶过来的秦福和宋长明两人。

  “刘虎,还有你……”

  秦福看着今日巡街的几人回到,当即沉声问道:

  “你们今日在坊内巡视,可有见过挑了我秦家拳馆的那人?”

  “什么?”

  刘虎大吃一惊,道:

  “秦二哥你家的拳馆被人踢了,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不把你秦二哥放在眼里?”

  秦福一听更怒,怒视几人:

  “少废话,只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看起来……”

  他一指陆亭舟,道:

  “跟他差不多年纪。”

  刘虎无辜的道:“今天巡街,街上那那么多人,跟我陆师弟年纪差不多的青年那么多,这谁能注意到。”

  “没用的废物!要你们干什么吃的!”

  秦福虽然知道几个人说的有道理,但是家业被人一脚踢翻,他今天的火根本就压不住。

  也不指望这几个平日混在武侯铺的人,能帮他提供什么线索。

  一番盘问没得到有用的消息,他也不在武侯铺停留,带着秦家拳馆的人继续上街找人去了。

  而目睹秦福走远之后。

  “哈哈……”

  刘虎再也憋不住,大笑出来:

  “他秦老二也有今天呐!”

  原来今天坊市里都传遍的事情,他和陆亭舟几人巡街,怎么可能没有听说。

  人没有见到倒是真的。

  而刘虎作为大理寺出身,被石魁不放在眼里,他服气,但被秦福仗着石魁的威风始终对他吆五喝六的,他早就心里不爽了。

  所以别说他们没见到人,就是见到了,他也不准备告诉秦福啊。

  那名叫做“吕纯阳”的青年,虽然他不认识,但真可谓是帮他好好灭了一下秦福的气焰。

  抱着看笑话的态度,刘虎回头来也是慨叹:

  “跟师弟你差不多年纪,竟然就能把秦福家那秦徳老头子打的吐血,这个叫吕纯阳的天才程度,可比大理寺出身的我们强多了,肯定不是安城本地人,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外界的门派出身的天才弟子,下山来磨砺自己了。”

  “据说还长得很英俊呢。”

  陆亭舟也附和点头。

  刘虎并不知道他口中的天才,此刻正在厚脸皮的跟他夸着自己。

  “英不英俊,关你什么事?嘶……”

  刘虎怀疑的看向陆亭舟:“我说你不跟我去春香楼……”

  陆亭舟脸色黑了,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分神控制那醉酒武夫踢了秦拳馆之后,就转而又送那具身体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有两个原因,其一他不想一天之内,就打遍这怀远坊内所有高手,用这身体做的事情太多,到时候武夫酒醒过来也会疑惑,怎么能睡一天一夜?

  其二,他也担心把别人的身体用坏了。

  最后则就是,他本身就在巡街,知道武侯们的位置在哪里,分神当然不可能再和他们撞上,加上大理寺学习的反侦察等技巧。

  秦拳馆的人要是能抓住他的踪迹,那才是见了鬼。

  “好了,就让秦老二去找那个人吧,我们兄弟可以回家了。”

  刘虎说着:

  “据说春香楼收拾好了之后,又来了一个新姑娘,名叫伊人,听说甚是敦厚,值得深交,师弟,一起……”

  “我还要回家练武,就不陪师兄了。”

  陆亭舟拒绝,笑道:

  “告辞。”

  没有理会刘虎更加怀疑的眼神,陆亭舟洒然离开武侯铺,路上找酒馆买了一份酒菜。

  斜阳西下,连晚霞都有了几分醉意。

  很快就到了自家门口。

  他却发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自己家门口转悠着。

  “胡公子?”

  陆亭舟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影,正是这院子的原主。

  胡谦听到陆亭舟的声音,一个激灵,然后尴尬的转过身来望向陆亭舟。

  “陆先生,你……”

  他正准备打招呼,却愣愣的看着陆亭舟的脸,很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

  “你昨晚没在家里住吗?”

  “胡公子为何这么问?”

  陆亭舟似笑非笑的问道。

  “住了?”

  胡谦更是难以置信:

  “真的住了,住了你的气色还这么好,你没……没遇到那些东西?”

  “遇到了,你外公的脸是真的蓝!”

  陆亭舟认真地道。

  胡谦面色一下子煞白,然后看陆亭舟的眼神,变得无比惊恐。

  为什么遇到了他舅舅一家鬼,这个人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今天可是特地来查看情况的,心里早就预想到了一见陆亭舟,就能看到对方一脸“大亏”气象的画面。

  却不料……这不对啊。

  “不用怕。”

  陆亭舟笑着拍了拍胡谦的肩膀,走向了自己的院子:

  “你舅舅一家已经彻底解脱了,进来坐坐吧。”

  彻底解脱?

  胡谦一时之间竟无法理解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但看陆亭舟邀请他进去的姿势,他忽然就明白了,当即磕磕巴巴的道:

  “不必了,陆先生好好休息吧,在下告辞。”

  看着陆亭舟笑了笑,转身打开院门,正常无比的走了进去。

  胡谦此刻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一院子的鬼,都被除了!!”

  他摸了摸怀里揣着的六十两银票,这本来是想着对方后悔,要退回去的银票,然后他一天一个转手,就能净落四十两银子。

  但现在看,真的只是一天的功夫……

  这本来是凶宅的院子,竟然完全没有危险了,最关键的是,那人只用一百两银子,就彻底从自己在这里买走了。

  …………

  而陆亭舟没怎么在意胡谦的想法,这房子本身只是一个小插曲,他真正在意的一直以来,都只有自己的修为和武功。

  回家之后,第二化神今天比武的经验,已经彻底被他消化。

  吃着饭的时候,陆亭舟随便抠起屋内地板上的青砖,微微用力捏了下去。

  哗啦啦~~

  不见任何刚猛的劲力炸风,不是被干净利落的捏炸。

  而是伴随着五指用力,他的指头直接穿透了青砖,印了进去,簌簌的石粉飞扬而下,很温柔,很平滑……

  紧接着他把手指拔了出来,青砖上清晰可见的五个透砖而过的指洞!

  “柔劲!”

  陆亭舟看着这块青砖,随后用力一捏,摔成了粉碎,自语道:

  “明天继续。”

  于秦徳的生死较量,让他对于劲力的掌握力提高的不是一般的迅速。

  以秦徳的说法,这就是在利用高手刷劲。

  每一次交手,让陆亭舟在战斗中体会劲力的勃发和震荡,没有比这更快增长武功,消化功力的方法了。

  而他也做好了,与今天满世界找他的秦福一战的准备。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