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家里有脏东西还不好?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三十四章 家里有脏东西还不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家里有脏东西还不好?

  走在大街上,陆亭舟正想着过两天,找几家拳馆以‘第二化神’前去踢馆登门较量,通过实战,以期早日踏入完美柔劲境界。

  不想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看着不远处一家放着鞭炮,还有人在嚷嚷的“秦拳馆”。

  那大声宣扬的人,似就是拳馆里的弟子。

  似乎在打招牌,准备要去大街上带着人都宣扬自家拳馆有人突破的事情。

  “要知道,这天下终究是武人的天下,有武功在身,金钱、美女、地位统统也就都有了。”

  “有了武功,不管你以后是去押镖,还是给人当护卫,亦或者在朝廷谋个差事都不成问题。”

  “众位也知道我秦拳馆的秦福师兄,就是因为武功踏入了柔劲层次,才得以被本坊武侯长看重,破例特招入了武侯,披上了官衣。”

  ……

  陆亭舟听着那武馆弟子的宣扬,很是意外:

  “原来这秦拳馆,竟然是武侯铺那位秦福出身的武馆。”

  转而一想,的确是在卷宗上看到过,本坊武侯秦福,是武侯长石魁从本坊特招进来的高手。

  “不错,这就是秦老二他家的拳馆。”

  旁边的刘师兄看着秦家拳馆的宣扬,提到了秦福,也为陆亭舟介绍道:

  “这武馆创始人秦老太爷据传早年离开过安城,在外面不知道哪个州,学了一身拳术,年过半百之后,回到了安城开枝散叶,创立了秦家拳。”

  “秦老太爷作古之后,留下了一个儿子,名叫秦徳,就是如今的拳馆馆主,而他年过半百,却一直没有子嗣,于是便收了一个又一个徒弟做干儿子,都跟着他姓秦……”

  “咱铺子里那位,就是因为练武天赋好,早些年炼成了刚劲之后,就被秦徳收为了义子,再过了五六年,他又炼成了柔劲,那时秦徳都高兴坏了,认为自己终于后继有人。”

  “再后来,秦老二机缘巧合跟石老大也认识了,竟然直接被他招进了武侯铺,经此以后,秦家拳馆更是有了靠山,与其他武馆争夺拜师之人的时候,再也没有吃过亏……”

  陆亭舟听明白了。

  简单来说,这拳馆就是官商勾结的典范,借着秦福的武侯身份,在怀远坊内一路畅通无阻,在争夺学生的时候,没有其他武馆能竞争过他们。

  这可不正好是他要的踢馆对象。

  春香楼之后,石魁一伙的秦福,本就跟他不对付了,甚至这帮人可能还在预谋着害他。

  不踢这种拳馆,踢什么?

  既能打压秦福这样的敌对势力,还能快速增长自己的武功,简直是一石二鸟。

  刘师兄看着陆亭舟望着敲锣打鼓往大街上宣扬去的秦家拳众人,道:

  “你要是不摆明了和石老大对着干,咱们哥俩也大可以在这坊里给一些商铺当靠山,那孝敬咱哥俩的白花花银子,说来就来了。”

  他长吁短叹。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

  陆亭舟想到了自己来到怀远坊的住处问题还需要解决。

  武侯铺人多眼杂,又是衙门性质的地方,住在武侯铺太不方便了。

  “不知道师兄在本坊认不认识租卖庭院的这类人,我还是得有一个自己的住处。”

  刘师兄一听,道:“这种人虽然我不太熟,但咱武侯毕竟是管着怀远坊一亩三分地的大人,你回武侯铺等着,我找个人去帮你问问,今天就能够有消息。”

  虽然今天陆亭舟的所作所为,还跟石老大对着干,但毕竟是他出身同门的师弟,找房子这种小事情,既然陆亭舟开口,他随手就能帮着办了,没理由不落个人情不是。

  “那就多谢师兄。”

  “你回武侯铺等消息就是。”

  说罢,刘师兄背着手慢悠悠的不知道晃荡去什么地方找人去了。

  陆亭舟再看了一眼秦家拳馆的招牌,暗道:

  “今天先把住的地方解决了再说。”

  要租或者买房,势必需要一笔不小的开销,而在大理寺的时候,大理寺只管吃住,是没有粮饷的。

  平时陆亭舟买卖字画的钱,都是他模仿他人写字倒腾出来的。

  本来他能够利用印玺辨别真品字画,是一个极快的发财之道。

  但无奈印玺一旦将那字画里的精神吸走,那字画就算是真品,也因为没有了其中的意境精神,像被拆走了骨肉的空壳子,变得假的不能再假……

  所以现在陆亭舟身上唯一值钱的,就只剩下了打虎得到的那一对虎威和赵襄儿给的金簪子。

  赵襄儿说那金簪价值三百银,正好现在是发挥作用的时候。

  用了小半盏茶,回了一趟武侯铺,拿到金簪,问了一下小马怀远坊最近的当铺在哪,很快陆亭舟就到了一家名叫“鸣古斋”的当铺,摆出了金簪,道:

  “此物死当,能换多少银子?”

  柜台一下子揉了揉眼睛,拿起金簪上下打量,尤其看到金簪上的那颗绿宝石,确信自己没看错,道:

  “此簪是上好的赤金打造,还镶嵌了一颗海州珍惜的绿钻,客官真要死当?”

  “直说,可当多少银子。”

  “这个嘛,纹银三百两,客官觉得如何?”

  陆亭舟一听,心想跟赵襄儿说的差不多,便直接答应了。

  一通交割之后,很快陆亭舟拿到了三张鎏金银纹的银票,暗道三百两银子换成的纸,是好看。

  “告辞。”

  “客官慢走。”

  目送着陆亭舟离开了当铺。

  陆亭舟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老板立即到了后院,差了两个人,道:

  “你们俩,一个拿着簪子去赵家,一个去中城楼坊找赵千山大人,就说今天有个青年拿着赵小姐的金簪来到了咱家当铺,把簪子交给赵家,至少得给老板我拿回四百两银子,而赵千山大人那里,只要带到消息就是,可不敢有半句话传漏了。”

  ………………

  陆亭舟不知道赵家小姐对他念念不忘。

  倒是从山里回来之后不久,的确听到了赵襄儿去谷家退婚的事情,就是不清楚那谷神生是否能借着这股气运,在练武之道上开挂,然后立下什么三年之约……

  而陆亭舟拿了银票,很快回到了武侯铺,刘师兄果然是本坊地头蛇,淫威极强,很快就带回了一沓怀远坊要出售的院落信息。

  足有七八十家。

  这肯定不是他自己收集的,估计是一句话的事,坊市里的一些专门人士,立即就整理出了很多的资料。

  “都在这了,你要什么样的自己选……”

  陆亭舟看了半天,最后拿起了一张纸上的信息,研究了起来。

  刘师兄先喝了一碗茶,后来好奇探过头来,看了一眼。

  一眼瞄到了是哪里的院落后,他面色变了:

  “这哪个该死,居然把这个院子也给我了,我回头找他算账!”

  立即伸手就要把这张纸拿回来,道:

  “这一家七口都横死了,怨气还没散干净呢,所以才这么便宜……”

  陆亭舟目光闪了一下,伸手去拿:“我觉得这个就挺好。”

  刘师兄皱眉,道:“师弟,哥哥我知道你刚上任没什么钱,可再怎么也不能拿这种事情省着来,这家人死的极惨,留下的怨气比正常死亡更难散干净,院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凶宅’。”

  “这家人,还是我带着小侯小马过去给这家人收的尸,当时就在那院子里待了半天功夫,结果回去后我们三都得了风寒,躺了三天才好。”

  “你没钱,为兄的借你就是了。”

  “这儿可不兴住啊!”

  岂料,陆亭舟不说话。

  心中却是自语

  “家里有这么多鬼还不好?”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