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斩龙人!覆地会!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三十二章 斩龙人!覆地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 斩龙人!覆地会!

  黄府。

  作为怀远坊内数一数二的大富之家。

  黄府的院子占地足有几亩,其中亭台楼阁,花园极大,就连门口的石狮子都比寻常富贵人家的大了一倍有余。

  而此刻的黄府之中。

  却是一道尖锐的妇人嚎哭之声,刺痛了黄府里大大小小人的耳膜。

  “我儿,我儿啊啊……”

  黄夫人一下子就扑到了被抬回来的黄非仁的尸体上,双手颤巍巍的捧着黄非仁带血的脸,哭的撕心裂肺:

  “我的儿啊,怎么会这样……”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那些黄府下人和家奴,此刻全身颤抖的在黄老爷和黄夫人面前跪成一排。

  黄老爷望着自己夫人抱着自己唯一儿子痛哭的样子。

  他原地都站不稳了。

  “谁,是谁做的……”

  黄老爷的声音沙哑,喉结滚动。

  望着老爷几乎毫无人气的死人眼注视着,所有人又都心跳加速,迎着黄老爷目光的黄三一个激灵,跪下磕头如捣蒜:

  “是坊里新来的武侯……”

  他邦邦磕头,颤声回答道:

  “今天少爷和胡家少爷在春香楼闹出事来,然后几个武侯来镇压,那个新来的武侯谁也没管,直接堵着少爷,少爷想冲出去,却被他……”

  “被他说少爷袭官,一拳过去,直接就把少爷打,打死了……”

  袭官。

  黄老爷一听这个话,眼前发晕。

  他瞬间就明白了。

  前些日子给石魁送礼的时候就听说过,马上要有从大理寺学衙出身的人,来到怀远坊任职。

  显然,打死他儿子的,就是这个刚上任的大理寺青年。

  但黄老爷此刻却只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

  “敢杀我的儿子。”

  他失魂落魄的喃喃:

  “我要他也死。”

  旁边的管家立即小心低声劝道:

  “老爷,那可是大理寺出身的,有九品官身,咱们得从长计议啊。”

  却不料。

  这一句话说完。

  发现哭在地上的黄夫人一下子不哭了,死死地看着他,问道:

  “你说什么?”

  管家再一看,黄老爷同样是红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他感觉悚然,但还是低声劝道:

  “老爷,咱虽然有钱,但也不能莽撞,那毕竟是个大理寺出身的九品官,不好斗,要从……从长计议……”

  谁料,他这句话一说出口,眼前一花,却见黄夫人一下子就疯婆子般扑了过来,抓烂了他的脸。

  啊!

  管家脸上两条血肉直接飞了出去,惨叫着后撤躲着。

  不料黄夫人疯了一样,继续扑向他,问道:

  “你有没有死过儿子?你有没有死过儿子!从长计议?你再说一句?”

  “夫人,冷静,冷静啊……”

  黄夫人抓住了管家衣服,上下撕扯着,疯了般只顾着重复的那句话“你有没有死过儿子?”

  “老爷,老爷,快拉住夫人。”管家害怕至极,被抓着头发和面目撕扯,痛叫不听,朝着黄老爷跑过去。

  谁知黄老爷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咬牙沉声道:

  “备礼,老爷我要去找姓石的。”

  …………

  …………

  文鼎楼。

  从春香楼离开的武侯长石魁与手下的两人,没有回武侯铺,而是又转回了文鼎楼之中。

  但却再不是为了单纯的喝酒吃饭。

  而是为今日来的陆亭舟。

  “大哥,你吩咐吧,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宋长明是怀远坊武侯铺的三号人物,刘虎都要叫他宋三哥。

  他凶神恶煞的一摔杯子:

  “一个刚从大理寺结业的小子,上任第一天,就敢杀人不说,还丝毫没把大哥你放在眼里头,你说话,你只要一句话,我立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给收拾了。”

  “不就是有刚劲水准的武功吗,我跟二哥料理这种三脚猫功夫的,熟得很,保证让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宋长明能被石魁收做老三,自然是因为他武功也不俗。

  而秦福武功更强。

  两人都是出身于怀远坊里的两家拳馆。

  青子拳和秦家拳。

  然而在宋长明说完之后,却见石魁沉着脸横了他一眼:

  “闭嘴。”

  宋长明还想说什么。

  秦福在旁边冷声道:“他好歹是大理寺出身的,刚上任没几天就死了,你生怕大理寺不怀疑到我们头上,还我们出手,你是猪吗?”

  宋长明脸色涨红,怒哼哼道:“那咋办,这小子不是个善茬,难道还留着他,今天你和大哥都看到了。”

  “肯定不能留着他。”

  秦福缓缓开口,道:

  “但我们不能出手,让他死在别人手里,最好。”

  宋长明道:“我们不出手,还有谁能收拾他?”

  秦福淡笑:“黄非仁是老黄的独子。”

  “就凭他?”

  宋长明鄙夷道,一个富家老爷罢了,还敢杀人,有本事杀人?

  正说着。

  酒楼小二在外面叫道:

  “石大人,黄老爷求见。”

  一瞬间。

  “这老小子果然来找大哥了。”

  宋长明惊讶不已:

  “我这就让他进来。”

  “不,老二去。”

  石魁端着脸喝了一杯茶:“我不见他,也不要让他进来,给他个灯笼就是……”

  “明白。”秦福点头走了出去。

  ……

  秦福走出去,直接把黄老爷带去了另一间客房。

  一进去,黄老爷脸色都扭曲成一团:

  “秦二爷,我儿子被你们的人杀了,这事石大人知道吗?”

  “知道,我和大哥刚刚从春香楼回来。”

  秦福语气淡淡回应。

  黄老爷听到这个语气,心里首先凉了半截,然后咬牙切齿道:

  “意思是说,杀我儿子,是石大人准的?啊?”

  秦福当即眼皮垂下,眯起眼睛,道:“黄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向本武侯以及石大人问责,你好大的威风啊。”

  这一说话间,秦福柔劲高手的精神气质,好似无形的压迫般,直接让黄老爷脸色发白。

  他说不出话来。

  秦福见状,缓缓道:

  “今日之事,有目共睹,你那儿子,拒捕犯官,被我武侯铺新上任的大理寺卫陆亭舟当场格杀,以正法典,你就是告去大理寺,大雍律也是这样的一条铁律,你儿子活该!”

  黄老爷嘴皮子哆嗦。

  秦福却紧接着话风微微转了下,抿了一口茶,道:

  “不过大哥让我告诉你,你儿子的死,系那陆亭舟所为,实非我们所指使。”

  黄老爷这下听懂了,一下敏锐觉察出这个杀死自己儿子的人,似乎和……

  “陆亭舟……他不是跟石大人、秦二爷你们一道的?”

  甚至好像还隐隐被石魁视作了眼中刺。

  黄老爷惊后,恨道:

  “既然石大人也可怜我儿子,更深恨这姓陆的,还请秦二爷代为传话,黄某原散尽家财,只求几位大人能为我儿子报仇!”

  听到“散尽家财”这四个字,秦福眼角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但他清楚石魁让自己跟黄老爷说的是什么。

  当即,他沉下脸来:

  “黄老爷,你最好收回你的刚才的话,你放的什么屁,陆亭舟乃是本坊武侯,更是九品官身的鱼龙卫。”

  “让我和大哥帮你杀官,你以为我们是那些目无王法的斩龙人、覆地会组织吗,只要给钱,发布刺杀任务,什么事都敢做,什么人都……敢杀?”

  “我们可是官,与这些人天地之别!”

  说完这几句话。

  秦福冷哼一声,似乎再不想跟黄老爷扯上关系,直接甩袖离开客房。

  但黄老爷却铁青着脸色,看着秦福离开背影。

  虽然秦福话说的义正言辞,但他最后一句话里的那几个字眼“你以为我们是斩龙人”“覆地会”组织?

  只要给钱,什么事都敢做,什么人都敢杀?

  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还特地咬重了字眼。

  这一刻。

  黄老爷哪里还不清楚秦福专门把自己叫来客房私聊的原因,就只是为了说出那最后的几句话,给他指“明路”。

  “斩龙人……覆地会……”

  黄老爷如何没有听过外界这两个名气极大的“反贼组织”。

  一个要斩龙。

  一个要翻天覆地。

  仅从名字就可以听出,这两个组织是一群如何的杀头之辈。

  杀官……造反……

  对这些人而言,本就是他们的专业正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