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无药可救!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十五章 无药可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五章 无药可救!

  将入夜。

  街道上花灯悬挂,大街上却空无一人。

  安城中央,如森狱威严的大理寺门前。

  陆亭舟转头看见两个身穿黑色制衣,为首一个红色衣袍上绣有似龙非龙的花纹后,立刻就知道了三人的身份。

  真正的鱼龙卫。

  也就是自己和萧飞宇等人转正之后的身份。

  “见过三位大人,学生陆亭舟,不是歹人,是寺内的学生,两天前得允假出门,今天回来,正要回屋舍。”

  陆亭舟施了一礼。

  “……”

  “陆亭舟……似有点印象……”

  赵千山点了点头,回忆了下。

  正要走进门去。

  忽而,

  脚步一顿,转身看向陆亭舟。

  冷声问道:

  “入学大理寺半年,却游手好闲,玩物丧志的就是你吧。”

  “这……”

  陆亭舟不知道该怎么说。

  自家事自家知,不可为外人道也。

  赵千山也懒得跟陆亭舟废话,他还有要事去见寺内两位大人物,禀报那位‘神秘青年’。

  “恭送三位大人。”

  陆亭舟目送着三人走入威严大门,表现得礼仪得体。

  大雍王朝官场等级森严。

  这三人已经是正式的大理寺公门官身,他则还只是‘白身’一样的待选之人,尤其是在地方眼中,陆亭舟甚至是注定要被筛落的人。

  ……

  赵千山带着两个黑衣,进入大理寺之后,七拐八拐,越过了正堂衙门,而后到了陈老陈敬德的屋外。

  看着陈老的屋内灯火仍在亮着。

  “陈老还没睡吗,卑职有事禀报。”

  “进来吧。”

  两句问答之后,赵千山道:

  “你们在外等候。”

  他推门进入。

  那位如老狮子一般的强大老人,此刻端着一个茶碗,另一着手捧着一册书籍,看见赵千山进来,斜睨道:

  “可是有何高手潜入了安城?”

  一般情况下,大理寺内的黑衣不会前来打扰他,除非是遇到不能解决的麻烦,或者有意外大事发生。

  还是在这么晚的时候。

  “的确如此,不知老大人今天可有听说城内谷、赵二家的青年进南山打猎,而后猎回了一头‘近妖’的白毛大虎。”

  赵千山语气缓缓道来:

  “据卑职去往南山现场查探得知,那白色妖虎,已经长出虎威,而杀死白色大虎之人,功力至少以至柔劲武人级数……”

  他话说到这里,发现老大人已经放下了茶盏和书籍,意外的看着他。

  “柔劲武人,击杀了一头长出虎威的妖虎,看来此人精神极强,能不受压制,是哪家的人,多大年纪了?”

  赵千山看老大人瞬间就判断出了重点,微微抱拳:

  “这就是卑职要禀报的,杀死妖虎之人,不是城内几大家族任何一家的护卫身份,而是一个城中不知姓名来历的陌生青年,杀了妖虎之后,就与那几家青年分别开了,现下不知行踪何处。”

  “一个青年?柔劲阶段?无视虎威压制?”

  陈敬德威严的眸子里闪了一下:

  “这说明此子心灵极为坚定,但凡心志坚定之人,必在武道之上能取得非凡造诣。”

  短暂沉吟之后。

  白发苍苍的陈敬德郑重道:

  “这是一个天才!”

  赵千山能判断出来的,作为安城大理寺的牌面高手,已经开辟武道之窍的陈敬德自然看出来的更多:

  “速速查出此青年的身份来历。”

  “是。”

  赵千山躬身施礼告退。

  看着赵千山走出门后,关闭了堂前两扇红木门,陈老拿起了书,又重新放下了,转而起身准备去找寺长。

  “那神秘小辈心志坚定,远超常人,是个绝佳的练武材料,如今已经是柔劲,以后如老夫一般开窍也大有可能,这样的人,若能收为用……”

  安城大理寺作为镇守一方的大雍王朝最高权力机关,人手实在不够。

  也就在陈敬德起身转向了寺长的院子时。

  另外一边。

  陆亭舟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内。

  大理寺地位崇高,占地极广,庭院几十座,花园也有五六个,教授陆亭舟等人的所在,只是大理寺这偌大地方内的其中一个部门。

  所以陆亭舟和其他学生都至少能分到一间单独的屋子。

  也就在陆亭舟回到自己屋子后,刚点亮了灯光。

  外面就传来惊讶的声音:

  “亭舟,你回来了?”

  是沈康。

  他提着灯笼,原来是起夜,关心的问:

  “你怎么这么晚回来的,进山打猎怎么样?可有受伤?”

  陆亭舟在屋内盘膝坐着,看了看脱衣服后,左胳膊被老虎撕破的伤口,笑了笑,道:

  “没有,反而进山一趟收获不小,体验了实战。”

  “那就好。”

  沈康放下担心,也没有多想陆亭舟的‘收获’是什么。

  “这么晚回来,你早点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再说。”

  说罢,提着灯走出了院子。

  屋内。

  陆亭舟取了棉布,重新包扎了一下肩膀,暗道幸亏当时反应快,没有给那妖虎抓的太深,只伤到了皮肉,没有伤到肌肉和骨头。

  一夜好梦。

  第二天。

  大理寺的学生们仍旧是天不亮就起床去院内走桩练拳。

  神枪灵官王典站在操场上好似一柄铁枪,他意外的看着消失了两天的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并且今天还准时参加了早课。

  “哼。”

  不过王典仍旧对于陆亭舟没有什么好脸色。

  “见过教习。”

  陆亭舟却是如往常一样给王典施了一礼,然后入队,开始早上的练拳。

  队伍里的其他青年,似对于陆亭舟的加入也见怪不怪。

  就好像陆亭舟前世班上的坏学生,时常旷课早退,见惯了,再加上也不影响他们,就不会多在意。

  “都给我狠狠地练,记住,出拳时要感受肌肉和骨骼的力道方向!”

  操场上,王典的大吼如雷:

  “还有二十多天了,我希望你们这一批的人,最后能至少留下五个!”

  “是!”

  一众学生回应,大喊声热血洋溢,在拳脚挥舞,尘土飞溅之中,迎接来了从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

  练拳时。

  陆亭舟自忖,《龙虎大蟾气》的拳术得自吕祖,绝对不能暴露,于是便藏了一手,继续如往常一样拉着普通的拳架,练习着大理寺的《万流归海拳》。

  一早上拳术下来,没有爆发拳劲。

  王典在操场上看着一众学生一遍一遍的拳术下来,偶尔也朝着陆亭舟瞥去眸光。

  “今天倒算是认真。”

  他心中点了点头。

  岂料,早上的操练刚结束,中午学生们散了之后。

  “什么?又出门了?”

  王典脸色黑了。

  “教习,要不要我们去叫他……”沈康低声开口。

  “随他去。”

  王典深吸一口气,想起陈老的话,便冷冷道:

  “无药可救,我已彻底放弃他了。”

  ……

  古玩字画一条街上。

  陆亭舟不知道昨夜见过的那位黑衣赵千山,特意去找陈老禀报的事情,其实是跟他有关。

  更不知道他又离开后王典的态度。

  而就算知道了,陆亭舟自问,自己也不能就此不来了。

  大理寺内对自己的态度,不是一天两天,自己突然转变,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怪异。

  倒不如跟往常一样。

  目前而言,就只有外面随处可以买到的字画之中的精神力,他最容易得到。

  不去古玩字画街上。

  他在大理寺内,根本无法得到精神力。

  而他也不可能仔仔细细的去给王典和其他人解释清楚,他自己这‘特殊修行’的真相。

  十天后。

  陆亭舟果真又遇到了一张大家的字画,被他夺取了其中的‘精气神’。

  而因他这些天行动颇为‘规律’,如往常一样,忙碌于大理寺和古玩街之间,倒是把去典当行兑换那‘金簪’事情给忘了。

  无意之中。

  也让赵千山和赵家的小姐赵襄儿更难查找到“打虎之人”的下落。

  接下来的日子里。

  陆亭舟一边在自己房间偷偷习练“龙虎大蟾气”,开始练刚劲之后的柔劲“真人盘龙势”,一边去古玩街上碰运气。

  又过了十几天。

  陆亭舟一大早就被沈康叫了起来:

  “快点起床,结业大考今天开始。”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