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考验诸皇子的西疆行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考验诸皇子的西疆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五章 考验诸皇子的西疆行

  长生宫之中。

  “请皇上放心,臣即日就点兵出发,务必将那头驴活捉回来,献给陛下。”

  元化及的声音好似高山落石,滚滚回荡,充满着强大的自信心。

  “几个月了,看来化及你从少禅寺之中得到的经典,被你消化的差不多了,得到了很多的启迪和帮助。”

  此次大雍朝廷攻陷了少禅寺,以雍皇对他的信任,可以说所有收获的少禅寺经典,他都可以观阅,学习。

  还有各种宝物,丹药,也都是完全可以对他供给。

  再凭借着元化及当世绝顶的武道修炼天赋,这几个月来他的修行进境很大,已经无限接近那传说中第六窍神境存在了。

  雍皇微笑道:

  “事情交给你办,朕自然是放心,不过,这次朕有另一个打算。”

  “皇上的意思是?”元化及问道。

  雍皇说道:“这次,朕想给皇子们一个机会。”

  元化及微微动容道:“皇上对太子有意见?”

  国本早已经立下,但太子始终不能够在皇子们之中服众,这一次皇上竟还有这种想法。

  “化及,不要揣摩这些,我对太子没有意见。”

  雍皇淡淡笑道:

  “朕希望他能够有点出息,这次就当是对他的考验了。”

  “另外……”

  说到这里。

  雍皇的语气变得飘渺了一些,道:

  “青竹回宫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月,我始终没有去见她第二次面,原因你大抵也清楚,当年温妙音从五大传说之中温成皇的身边离开,她这位师父对朕可是始终有敌意。”

  “但温成皇、任天行等人,行踪不定,再加上皇宫重地,他们就算强如神道,也不敢来朕这皇宫,索性就趁这次机会,放她去西疆跟一众皇子们走一遭,看看能否将温成皇引出来。”

  “当年朕跟温成皇、任天行几人、可还有一桩事情没有结果呢。”

  元化及低头深思。

  “臣明白了。”

  “你这次暗中随行策应便是。”

  “遵旨。”

  “夜深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臣,告退。”

  元化及俯身施礼,恭敬走出了皇宫。

  只剩下雍皇一个人,继续坐在书房立面,对着灯光看着案上的书籍。

  “温青竹,温成皇……”

  陆亭舟隐藏在梁柱之中,心道:

  “那姑娘竟然真的跟五大传说有关系,并且,似乎当年雍皇在其中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

  这或许就是温青竹想要探究的当年她母亲的过去和真相。

  “西疆一行,吕祖的坐骑么……”

  陆亭舟心中微动,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那雍皇坐着的位置,飘飘然的离开了皇宫。

  夜深了。

  长生宫中。

  也就在陆亭舟的灵魂飘然远去之后。

  雍皇若有所觉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宫门口的位置。

  这时,长生宫内有一个声音传出,问道:

  “怎么?皇帝在看什么?”

  “朕感觉,有一道注视的视线,方才离去。”

  “哦?莫不是温成皇、任天行他们两个的谁,早就来到了中州,在皇宫之外默默看着这里。”

  说话的声音有些苍老。

  雍皇自语:“六窍高手,元炁不***气饱满,已经打开了阴阳的门户,玄之又玄,若说是他们在偷偷注视着皇宫,并不是没有可能。”

  神秘苍老的声音却奇道:“皇帝你现在竟能够感应到这些了,莫不是,也要踏入了这一境?”

  雍皇淡淡道:“朕即便不入这一境,也无惧当世任何一个神窍当面,死的都会是他们。”

  “那是自然,六窍高手再能通神,也是孤身一人,那抵得过你这天下万州百姓之主的力量。”

  …………

  陆亭舟并没有将雍皇最后跟神秘苍老声音对话的这一幕看在眼里。

  当他飞离了皇宫之后,回到了城外孟缺的身体。

  而从三皇子茶庄回到了自己大理寺院内的陆亭舟本人,则整理分析着分神今夜从皇宫之中探听到的情报。

  “吕祖的坐骑……”

  凡事跟吕祖有关的事情,他都务必参上一脚。

  更何况,这头驴还事关长生之谜。

  若是真个被雍皇的到了,只会让他的复仇大计路上,再添坎坷险阻。

  他岂能看雍皇坐享长生。

  好在这次要混进去西疆队伍的话,并不难,因为偷听到了雍皇想要利用温青竹这个‘女儿’,去钓天下的五大传说之一的温成皇。

  而温青竹既然要去,自己跟着去不成问题。

  果不其然。

  当陆亭舟无所事事的在大理寺庭院内跟着熟悉了两三天的公务内容后,到了第三天,便听到了从朝堂上传出来的一封圣旨:

  “西疆之域,瘴气多猛兽,妖魔恶人频出,不服王化,命诸皇子前往试炼,以验才能。”

  当天下午。

  温青竹就过来了大理寺。

  温青竹来到府上,看着陆亭舟:“皇上要我和诸皇子前往西疆一趟,你跟我一起去吧。”

  她思索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何连几位公主都一起去西疆试炼,但这一次明显是一个好的建功立业的机会。”

  她居然为陆亭舟考虑了一些事情。

  首先,当今天下四海已定,并无外国战事,只有几个边疆州城,亦或者穷山恶水之中并不太平。

  若无外国战事,便只有这些平叛、讨贼之类的是最好的建功立业的机会。

  男儿生当在世,岂不觅封侯?

  何况还是陆亭舟这样的一个人中龙凤,他的前程,绝不仅仅局限在这样的一个五品千户上面。

  “那就走一趟便是。”

  陆亭舟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只是心中在想,要如何找个机会,将自己听到的事情,雍皇和元化及的谈话,关于温成皇和她母亲的关系告诉对方。

  而皇子们受到这个圣旨之后,大多都是神情激动。

  尤其是当今太子不能服众的情况下,分出了四皇党和十皇党的情况下,父皇令所有皇子前往西疆试炼,岂不正说明了要在其中选出最有能力之皇子的心思?

  三皇子赵炎是紧随着温青竹其后而来的。

  像陆亭舟这样的二窍杀三窍之超级青年高手,正是所有皇子梦寐以求的帐下大将,有这样的人物在手边,攻无不克轻轻松松。

  也就在三皇子赵炎和温青竹及陆亭舟商议着前往西疆的事宜时候。

  ……

  另外一边。

  远在中原极东位置的真气门内。

  却是终于收到了来自于中原皇城之中,一个陆姓青年施展出了真气门“剑气神通”,名传江湖的事情。

  一时满门皆动,上下哗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