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头驴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头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头驴

  清幽的宫殿,更像是道宫,因为目前中州皇城的宫观,本就是从原本的中州“武当群观”改建而来。

  武当观,在五百年前吕祖威压天下的时候,也曾是道门的圣地之一,然而伴随着吕祖坐化归天,道门威风日益低走,取而代之的现如今的六大圣地,不,现在应该称五大圣地把持江湖了。

  呼~

  陆亭舟就如同一股无形无色的风儿,穿进了这座被称之为“长生宫”的宫殿之中。

  宫殿的正前方,有着一张红色的枣木桌子,上面描绘着九头张牙舞爪的龙,在桌子面前,便是当今大雍朝廷,全天下亿万人的君父,雍皇赵广。

  “赵广!”

  陆亭舟从大殿窗棂这里直视那个全天下最威严,最具有力量的男人。

  他的身形并不高大,也不矮小,完全就是普通人的身高,他的面容也说不上多么俊武,平平之姿。

  雍皇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两鬓有白发。

  就是这样的一个身形和普通面容的男子,却把持着天下万姓的生死,站在这中原大地上最高的位置上。

  他只是简单坐在那里,眸光开阖之间流露而出的慑人霸气,便让陆亭舟心头漠然,不得不承认雍皇的气质当世无双。

  “化及来了?”

  雍皇突然开口。

  这让陆亭舟心中一惊,旋即听清楚之后,立即感受到了这长生宫门口传递过来了一股好似火炉沸腾般的阳气,直如一轮漆黑深夜里的太阳般耀目。

  “元化及?”

  陆亭舟心头则是深深打量着雍皇:

  “他武功竟深不可测。”

  想他现在的游魂状态,本应该是对元化及这样的大武圣的阳刚血气极为敏感,却不想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元化及到来。

  反倒是静坐于长生宫之中的雍皇,竟然隔着宫门,就能感应到元化及的到来。

  心念一转,伴随着宫门口的“热浪”袭来。

  “元化及这么晚了,还来拜见雍皇干什么?”

  虽说他自忱上次在少室山之中,就算以灵魂状态,曾与元化及几个照面也没有被对方发现,但此时面对一个深不可测的雍皇,又来了一个武功镇压圣地的元化及,让他不得不谨慎。

  提起心情之后。

  陆亭舟看过去,伴随着长生宫的宫门被小太监打开,陆亭舟的灵魂都感受到了灼热的发烫感觉,不得不往高处飞,距离门口更远了一些。

  继而,看着伴随着宫门打开,一个头戴紫金冠,手足硕长,眼神霸气的中年男子进来拜见雍皇:

  “臣,叩见陛下。”

  元化及一身蟒袍,来到雍皇面前,就要下拜。

  “不必多礼了,这里不是朝堂,平身。”

  雍皇放下了手中观看的奏章,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个心腹重臣,道:

  “深夜来见朕,想必是西疆那头驴的下落,有几分把握了。”

  这长生宫宽约百丈,此刻就雍皇和元化及两人,太监们都被屏退,也不算屏退,当雍皇一个人在的时候,太监们通常都是在门外伺候。

  因此君臣两人说话并没有什么隐晦的。

  “那头驴?”

  陆亭舟听着雍皇和元化及的话,心中一动:

  “什么驴?”

  他今夜进宫来,并没有打算能够直接刺杀了雍皇,而是想一睹仇人的面容究竟长什么样。

  事实上,当他刚才发现雍皇其实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后,就更加坚定了至少需要五窍级数的修为,才有可能对雍皇出手。

  而现在,他更好奇雍皇和元化及说的驴是什么?

  一个中原大帝,还有一个武功压圣地的当朝一品,位极人臣的角色,两个人谈论的内容,居然是一头驴?

  这天底下有什么驴能让他们这样的两个人挂在嘴上。

  元化及微微躬身道:

  “据西疆的三大州郡的大理寺汇报,那头驴竟然在西疆的大山大泽之中,占山为王,自称什么‘驴祖’,而且,它自从当年跟随了吕祖之后,到如今已经活过了近乎八百岁,除了不能化为人形,智慧和见识,都可以算得上满天下最厉害的角色。”

  什么?

  原来这两人说的是当年跟随过的吕祖的一头驴?

  陆亭舟心中一震。

  他得到过吕祖的几份传承记忆了,对于吕祖的过往比任何人都清楚几分,在破解五帝剑气的时候,就曾看到过几幅残破的画面里,有吕祖倒骑黑毛驴的画面。

  那头黑毛驴显然是吕祖的坐骑。

  吕祖有一头毛驴当做坐骑,这件事其实并不是什么秘辛,在许多地方供奉吕祖的庙宇真观之中,都会将吕祖的神像雕塑成为倒骑毛驴的样子。

  但……

  陆亭舟听到雍皇和元化及的话,无比动容。

  五百年前陪着吕祖纵横天下的那头黑毛驴,竟然活到了现在,并且还在这对君臣口中的西疆山泽之中占山为王。

  这显然是变成了一个大妖王啊。

  雍皇问道:“可能判断,它修为道行如今是什么地步?”

  元化及道:“当年这头驴跟随吕祖,只是一个普通的毛驴儿,但时隔五百年,它不仅没有老死,反而活了现在,已经与人类的老怪物无异,估计应有四五窍的道行恶。”

  雍皇闭目道:“世间万灵,有七窍者皆可修行练武,通神,但相较于人,妖类修行先天便有大的门槛,因此罕见几百年的大妖,即便是跟随过吕祖,一头驴能活这么久,也是世间大奇,看来那个传说是真的了。”

  “陛下是说,吕祖当年尝试炼制‘长生药’的一事么?”

  元化及微微思索后道:

  “吕祖曾为五百年前的大顺天子炼制过‘长生药’,认为他是一个仁君,若是长治天下,必能为万民谋福,但大顺天子却还是寿终而亡了,后世传闻,即便是吕祖也无法炼制出使人长生的丹药出来。”

  “但也有另一种说法,说吕祖虽然没有炼制出永生不死的丹药,但炼制出了可以延寿千载的丹药,只是在送给大顺天子之前,突然反悔,觉得大顺天子若活千年,并不一定就一直能当一个仁君。”

  “这一说法无迹可考,但观天下妖物,即便是最聪慧的妖物,要想修成四窍以上的道行,根本就不可能,更何况吕祖当初收留的一头小毛驴。”

  “所以,会不会是吕祖将那丹药最后给了自己的坐骑,也没有送给大顺天子?”

  陆亭舟在暗中听着这番话,却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辛密。

  长生丹?

  “把丹药炼出来,最后临时反悔,宁肯给自己的毛驴吃,也不愿给大顺天子……”

  雍皇淡淡笑道:

  “这倒是符合吕祖的性格。”

  “若那头驴真的是因为服下了吕祖的长生丹药,才活到如今,那陛下放心,臣一定将它从西疆活捉回来。”

  元化及当即跪倒在地。

  任何一个皇帝,都希望长生,尤其是当今的雍皇。

  假使那吕祖的那头黑毛驴身上真的有长生的秘密,那当然最希望得到这头驴之秘密的人就是面前的雍皇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