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一剑之威_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笔趣阁 > 不孝子孙开局请老祖宗赴死 > 第一百零四章 一剑之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一剑之威

  房间内。

  陆亭舟不在盘坐于地板上,站直了身体。

  而感受到动静的,昨夜一晚上在床上休息的温青竹,则是立即醒来,看向了陆亭舟:

  “你?”

  还不等问什么。

  “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陆亭舟淡淡微笑。

  正说着。

  外面有小僧人前来敲门,道:

  “施主,我把早斋送过来了。”

  吧嗒。

  小僧人看到门被打开了,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开门的竟然还是陆亭舟,他磕巴的问道:

  “你……昨晚也睡在这里?”

  他大受震撼。

  寺里可是给这两位安排了两间禅房,他居然现在看见两个人住在一间。

  他没猜错的话,从昨日方丈对待这两个人的态度看来。

  眼前青年应该只是护卫类的角色,居然可以……

  “斋饭就放在这里吧,烦请小师傅通报一声你们的方丈,我们不便久居,将要辞行,多谢款待。”

  陆亭舟把早饭接了过来,眼前的小和尚并不知情,他无意难为对方,反而还把要走的事情正大光明的告诉这圣恩寺的人。

  无他,开窍已入,剑气大成,即便是有七八个开窍级数的武僧,他也丝毫不惧,并非是他狂妄,而是他知道太白庚金剑气的威力!

  “施主二人就要走了?”

  小和尚有些愣,转而反应过来,道:

  “小僧立即去禀告方丈。”

  看着小和尚离开,陆亭舟将早饭送进去,道:

  “饭还是没问题的,放心吃吧。”

  然而昨天晚上温青竹因为服过金丹的缘故,她并不感觉到饥饿,是以直接走了出来:

  “不用了,离开这里最重要。”

  她已经连续服下了两颗金丹,气色好了很多,但此刻对陆亭舟直接告知圣恩寺要离开的行为,有些担忧:

  “你真这么有底气?”

  就在温青竹问话的这一刻。

  “阿弥陀佛!”

  一道声如洪钟般的嗓音,陡然从禅房外面的大门口传递而来。

  伴随着声音。

  陆亭舟二人还听到了很多的脚步声。

  紧接着,持国方丈一身大红袈裟,从院门外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六位中老年僧人,年纪看上去都四五十岁了。

  “温姑娘,听说你们要离开了,却是为何?”

  持国方丈眼眉低垂,双手合十:

  “难道是圣恩寺招待不周?”

  此时此刻,他话语虽然仍旧客气,但是从持国方丈以及身后六大佛殿首座的样子看来。

  他们带着万分不解和杀气重重的两种情绪。

  不解他们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纰漏,以至于让温青竹两个发现了端倪。

  但既事已至此,他们圣恩寺收到的命令,就是将温青竹困在圣恩寺内,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老和尚,既然已经带了这么多人来,就不必说那么多废话了……”

  陆亭舟站在温青竹前面:

  “今天我就要带她走出这里,我看你们哪个拦得住我!”

  说着,他左手伸出,直接抓住了温青竹的手腕。

  然后。

  陆亭舟带着温青竹,踏步朝着面前的持国方丈在内的七大开窍高手,以及他们背后的圣恩寺一众武僧走了过去。

  一时之间。

  空气里的气流都似乎僵硬了。

  连持国方丈和六位佛殿首座都面色怪异,他们全都不敢相信,明明一个还不到开窍级数的武者,哪里有胆量跟他们这么说话?

  俗世话本看多了么?

  眼看着陆亭舟一步一步带着温青竹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持国方丈猛然双手合十:

  “善哉善哉!”

  一步踏出,道:

  “不可伤公主,余者皆可!”

  一言既出,已然是杀气逼人,杀了陆亭舟的意思。

  轰!

  一个圣恩寺的首座,终于等到了方丈的这句话之后,好似在世金刚一般,脚下一踏,方圆十丈一个震颤,浑身金光暴涨,闪身就到了陆亭舟面前!

  一掌拍下!

  肉眼可见的空气,被挤压成了面团一般,瞬间就要拍碎陆亭舟的脑袋。

  同时。

  其他几位首座紧随其后,却是在防备着开窍级数的温青竹,拼死一搏……

  眼见着这一掌下一瞬就要落在陆亭舟的头上。

  宏大的气压压迫之下。

  陆亭舟和温青竹的发丝都飞扬而起,衣衫猎猎。

  “这个手势……”

  温青竹只看到拉着她手臂的陆亭舟,右手并起两指,朝着一掌拍来的那位首座虚虚一划……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划。

  陆亭舟的双指之间,迸溅出了恢弘的一道剑气,斩断了长空,切割开来了面前的一切!

  一剑之下!

  那一佛掌之下的气流被切开!

  空气中的元炁也被切割成了两半。

  继而,浩大如练的剑气,触及到了那一掌之上,掌心被一切而开,继而余势不减的斩断了这位一窍首座的身躯!

  因为这一剑的速度太快。

  甚至于这位一窍首座临死之前,只来的及在自己佛掌被切断一瞬间,露出了无比惊恐,恐惧的情绪后,人便被一剑斩成了两半!

  哗啦!

  这位一窍高手的身躯在陆亭舟剑指一划之后,原地僵硬保持了一个呼吸的全尸,然后就由腹部那里,上半身迅速滑落下去,血喷三尺之高!

  轰!

  一瞬之间,全场静谧,只剩下了斩杀了这位一窍高手后的剑气余韵,呜呜震荡着空气,消散于无。

  “师弟!”

  直至两个呼吸之后,持国方丈才发出了痛心疾首的崩溃之音:

  “师弟!掌轮师弟!”

  继而,他须眉皆白的脸上,无比震骇惊恐的看着陆亭舟,他好似杀了一窍的掌轮和尚如随手捏死了一只鸡,继续踏步走向了他们,踩着掌轮和尚洒落满地的血液而过……

  怎可能?

  持国方丈不敢相信这一幕,明明自己认定还不到开窍级数的一个青年,居然能有这样可怕的实力。

  方才这一剑……

  “这一剑……”

  就连被陆亭舟拉着手腕的温青竹,都失神了,看着面前的青年侧脸:

  “他施展的,竟然是真气门的吕祖剑气传承。”

  一剑而已。

  居然就斩杀了一位同级的开窍高手,只有真气门的吕祖剑气传承才做得到!

  分明是昨日才开窍,怎可能……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