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天才的世界,相隔次元的位面!_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笔趣阁 >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天才的世界,相隔次元的位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天才的世界,相隔次元的位面!

  【幻术,解开。】

  一时间,四溅的鲜血混杂着惊惧的嘶声,将原本仅是两方势力互相攻伐的场面推向了彻头彻尾的混乱。

  对于这些前来观礼的普通看客来说,自己仅是一时困乏进而陷入了短暂的美梦中,苏醒之后,整个世界就好像沦陷进炼狱一般!

  刺鼻的鲜血溅染着石阶、座椅、他们的衣衫乃至皮肤,打颤的瞳孔四下寻望间,却找不到任何能够让自己感到心安与依托的事物。

  最多的,反而是属于木叶忍者的尸体!

  战争。

  他们是被波及到了战争中!!

  注视着那些佩戴与木叶有着明显区别护额的忍者,一些暂且还保持着浅薄理智的观礼者在心中有了如此定论。

  「切,」

  「那个解除幻术的混蛋。」

  「千万,别被我抓住你!!」

  在意着骤然混乱的场面,千乃银牙暗咬,精致的面孔也在扭曲中被破坏殆尽。

  毕竟但凡是保有一点人性与良心的家伙,都不会选择直接将普通人波及进来。

  让这些人在这场战争中陷入沉睡,无疑是对他们身心最好的结果。

  但是此刻,伴随着幻术的解除与看客们的苏醒,不止是让整个局面变混乱难以掌控,更是让这些普通人陷入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波及的危险境地。

  尤其是对于那支实验体军团而言,被大蛇丸残忍改造的过往,已经使得他们不再具备正常人的身心与观念。

  会对荒大人表现出俯首称臣、唯命是从,那是源自对后者强大实力的恐惧。

  而普通人对于这些实验体来说,简直与可随便踩死蝼蚁无异,甚至鲜血和尖叫会更加刺激到他们身体里面的狂暴因子!!

  最重要的是,能够支配、掌控这些‘野兽,的红莲,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自行狩猎了。

  当下,

  唯一可以值得庆幸的是,在场的木叶一方除却几个一时间难以啃下的硬骨头以外,整个竞技场内的局面都趋于被镇压的收尾状态。

  尤其是空有人数却没有木叶强者坐镇的西面看台,已经完全被那些实验体给吞没!

  「夏日,」

  「带领你的人将西边接管。」

  「用任何方式。」

  她朝着那凭借自身强大查克拉能量滞留于虚空的女子命令道。

  此时,在有香燐这般拥有强大感知能力的‘眼睛,存在,像星隐村这样的一支全员精英的机动编制暂且并不需要投入战斗,用于维系场面安定无疑是最优的选择。

  闻言,身为星隐村首领的夏日旋即颔首。

  在驱动着那宽大的紫色翅膀降落于西边看台的同时,二十余名暗部打扮的精英忍者也随之从暗处一跃而出,朝着自家首领的位置腾挪过去。

  「吼!!」

  巨大的深紫色查克拉翅翼在女子落足看台的瞬间就化作了一头体型庞大的查克拉巨龙,那随之爆发出的凶恶咆哮更是直接将区域内人类的尖叫、嘶吼、哭泣等等诸多声音,都尽数镇压了下去。…

  「无论是谁,不想死的,就给我保持安静!」

  看一眼难数的各种目光下,

  完全不符合其温柔形象的宣言伴随着查克能量传递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畔,包括一些实力不足堪堪从昏睡中苏醒的木叶忍者,包括前来观礼的普通看客,自然也包括那些已经完全被调动起内心杀戮意志的改造实验体。

  「哈?」

  「这个女人,是谁?」

  「红莲大人呢?」

  「又跑出去自己玩耍去了吗?」

  「那么,这里,就没有人能够约束我们!」

  「继续肆意狩猎吧,兄弟们!!」

  一位体型高大,腕臂虬龙盘错,肩上扛着一座小型炮管的魁梧男子无视着此般警告肆意自说自话着。

  「就是,就是。」

  「我们,可不是你们这些无用者的附庸!」

  附和的声音随之响起,临近的数名实验体毫不客气地回怼着,那弥漫于眼眶的血丝,那沾染于体躯上的鲜血,以及狰狞于护额中央的【妖】www..,都为这些家伙平添了一抹痞气与桀骜不羁。

  嗜过血的野兽,又怎么可能轻易地停止下来?

  倒是那战绩最凶的风神雷神两兄弟,在听到可以休息的命令时,毫不客气地就立马席地而坐。

  不过就在反抗之音迸发的下一刻,

  这面相温柔的女子瞬间就将自身的警告付诸了行动:具现于之身后的查克拉龙豁然朝着那数名聚拢于一起且不愿听从命令的实验体横扫了过去。

  「可别太小看人了,女人!」

  在意着迎面袭击过来的攻势,那数人亦是神情一凛,尤其是肩扛炮管的那个魁梧大汉,瞬间就将这沉重的铁器当作棍棒一样朝着那深紫色的巨龙猛砸过去。

  身为实验体的他们啊,

  在真正体味到恐惧之前,可不会轻易地对任何一个人表现出臣服!

  哪怕,同一阵营的忍者也不行。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同伴意识,战斗也大多是以残忍撕裂敌人与满足自身嗜血欲望的各自为战!

  「轰!」

  对碰没有丝毫的意外,

  炮管倒飞,忍具崩散,那些桀骜不羁的实验体们更是如同炮弹般向后倒飞,最终狠狠地砸进了看台的墙壁上。

  至于那头具现出来的查克拉巨龙,则没有丝毫的破损,甚至说在碰撞间连一点能量涟漪都未有掀起。

  在【月神】的能量沐浴下,她的查克拉得到了根本性的淬炼,凝实的程度甚至要在血龙眼所具现的九头血蛟之上。

  且在这些年里,夏日的改变不仅仅只是实力上的提升,还有作为一方势力执掌者的威严与魄力。

  冷冷扫了一眼那些还妄图逼近的实验体军团后,其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

  「但是,我想荒大人他,也不想要一群连听话都做不到的废物。」…

  此言一出,

  整个嗜血、暴虐的气氛顿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四周那些眼露凶芒,曝露各自特殊之处,并协同着逐步逼近的凶恶家伙们,立刻就将脸上的凶态收敛得一干二净。

  那个名字,

  就像是刻在他们血脉中的不可忤逆之物一般,瞬间让这些难以驯服的实验体们,化作了最温顺的小绵羊。

  「哼。」

  「想厮杀就去外面等着,」

  「将胆敢踏足石阵的其它势力,全部干掉。」

  冷哼一声后,夏日缓缓收敛起了具现于之身后的查克拉巨龙,冰冷的命令更是让这些家伙旋即调转了身形朝着看台的围墙跃去,依言去等候、狩猎可能到来的任何敌对忍者。

  虽然看起来,借荒之名可以直接让整个事件处理得很是轻松,但却也唯有深知这些实验体本性的人才知晓。

  若夏日没有展露出强硬的实力,仅是以一个传令小卒姿态到来的话,那么必然会被这些穷凶极恶者吞没完全!

  「好了,麻烦的家伙离开了。」

  「至于你们这些人,如果想要安全地活下去

  ,那么就继续保持安静与静坐。」

  「贸然动作的话,只会被当作敌人解决掉。」

  「我,没有在开玩笑。」

  「如果要怪的话,那就去怪这个村子的火影吧。」

  说完,于之身侧集结的星隐村精英随之四散到了看台内,并径直接管了此片区域的掌控权。

  而幸存于这西片区的看客、僧侣、以及一些木叶下忍们,也都只能够依言照做等待后续,因为那盘桓不散的刺鼻血腥,以及嵌进岩墙内的那些穷凶极恶者,都在表明着若不照做的严重后果。

  北面主看台的混乱也很快就被压制了下去,

  不止是因为由风心、野分等人率领的雷光团所属在处理事情上更有分寸以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置身于此大多是来自各个国度的大名与忍者头目。

  在面对自身安全这一重要细则的时候,他们更加镇定与识时务。

  同时,这些身处于北区看台的看客们,也在雷光团所属的引导下,有序地朝着东、西两侧转移着。

  因为上方的战斗愈发激烈了,掉落下碎瓦什么的,简直就是最轻微、最不值一提的事情。

  真正可怕的是,保不准什么时候以这座主看台屋顶作为的战场会陷入彻底的崩塌!

  「再不斩桑?」

  在意着四周掀起的混乱,白开口向身后请示道。

  纵观以整个竞技场为界线的战场,现在大体也就还剩下三处战圈:

  第一处,也是最首要的一处,就是主看台屋顶上的战斗,那里的胜负将会直接影响整个战局。

  第二处,就是与主看台前方区域,以三忍之一自来也,妙木山的通灵蛤蟆,以及日向一族的家主所构造的战圈。

  不过看起来,哪怕是三忍之一与豪门日向的族长联手,也都处在了僵持乃至说被压制的下方!…

  最后一处战圈,就是他们所身处的区域。

  木叶一方能够战斗的也就还剩下四人:旗木卡卡西,迈特凯,猿飞阿斯玛,以及一名不知名字的木遁忍者。

  至于那位擅长幻术的木叶上忍,已然被一道道凭空具现的树藤所禁锢,丧失了继续战斗的。

  那是鞍马八云的杰作。

  现在那名木遁忍者也是她在进行着远距离博弈。

  「嘁,麻烦。」

  听见呼唤的桃地再不斩自然是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若按照其原来的本性,必然是不会去理会的。

  毕竟,他可是连同期伙伴都可以尽数斩掉的雾隐鬼人!!

  但是现在

  粗犷的斩首大刀被其扛重新在了肩上,袒露的上半身***在激烈的战斗之下竟然没有什么汗流。

  「你很不错,不过这里地方太小施展不开,要不下去玩玩。」

  他挑衅地看向视野中的银发,

  那桀骜的不羁的态度,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轻易镇压。

  不止是桃地再不斩,包括手持怪异双刀的忍刀天才·鬼灯满月也在***掀起之时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虽然未言,但眼中所迸发意思同样明确。

  对于这样的要求,旗木卡卡西在扫了一眼已经被雨隐所属掌控的东区看台后,找不到任何可以推诿的理由。

  因为将战斗波及到普通人,并不是其想要看见的。

  而且他在这帮妖隐忍者到来之前,就已经让宇智波佐助先行离开,少了一个需要担心的点。

  至于那些已经苏醒的普通木叶下忍,则在不反抗的前提下似乎并没有被肆意针对。

  「如你所愿。」

  在看了一眼满脸慌乱的春野樱后,其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转目对着那位向自己邀战邀战的雾隐叛忍回应道。

  身为忍者不可能永远活在前辈们的庇佑下,这些事情迟早都是要经历的。

  此刻,他所能够做的仅仅只有尽量速战速决,并等待村子组织起的援军到来,仅此而已。

  「老师,请允许我与您一起........」

  从幻术中清醒过来的洛克李,在明晓自己现在所身处的环境,以及看到衣衫破碎、鲜血染身的老师时,第一时间就拄着拐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参与战斗,保卫木叶,这就是其此刻意志!!

  不过,还未等他将话说完,就被自己的老师迈特凯所打断。

  「李呦,老师还在,还不需要你来挥洒青春。」

  同时,其目光也缓缓扫视过周边那些因小李掀脱口的言语,从而投来冰冷视线的雨隐忍者们。

  「还有你们,若是敢对我的宝贝徒弟动手,那么以我‘木叶高傲的苍蓝猛兽,之名,绝对饶不了你们。」

  他冷声落下威胁。

  但是这份威胁很快就被接管。

  「喂喂,你的对手是我,还在磨磨蹭蹭什么。」

  「再磨蹭,先杀了你的弟子。」

  立于纤细栏杆上的鬼灯满月催促道,于之脸上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样子。

  因为,耻辱!

  面对一个只会使用体术的滑稽大叔,他竟然没有能够依仗自身特殊的体质迅速拿下胜利,这简直就是啪啪打脸的一件事情!!

  【若是解决不了他,】

  【那么,你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回想起辉夜君麻吕的话语,于之心中妄图取胜的迫切之意愈发强烈。

  【不会,让你小看的!】

  而洛克李也在此刻看见了那出声的家伙,那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且不止是对方一人,

  在整个场域之中,他还找到了诸多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存在:

  骑在大猫上的红发少女,信手作画的鞍马八云,立于众人之前、具现出血蛟的女孩,以及全程压制着日向一脉族长的骸骨少年!!

  而那被自己认定为天才的日向宁次,却无力地瘫倒在场域的边角,生死不知!!

  【那就是真正天才的世界,与自己相隔次元的位面吗?】

  一瞬间,

  不甘与无力的意念,自其眼中清晰流露。

  暝天想睡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