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煞神田韶(1)_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
笔趣阁 > 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 > 第六百零八章 煞神田韶(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零八章 煞神田韶(1)

  大年初二赵康过来田家拜年,李爱华因为怀着孕不好过来。田大林跟李桂花两人热情地招待了,中午还杀了一只鸡。然后赵康喝醉了,而裴越还跟没事人一样。

  田韶看着裴越,惊讶地问道:“你酒量怎么这么好?”

  她一直以为裴越酒量不行,毕竟没喝酒的机会嘛!

  裴越十八岁之前还真没碰过酒,不过就是十八岁以后喝酒次数也极少,敞开了喝的次数就更没有了:“我也不知道,但迄今为止还没被人灌倒过,这应该是天生的。”

  行吧,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是酒坛子。

  这醉酒的人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田韶怕李爱华担心让三魁跑了一趟县城。没想到三魁回来时,将古飞带了过来。

  两人一年没见,田韶发现他不仅衣服干净整洁了,人也精精神神的。将人迎进屋后,田韶笑吟吟地问道:“怎么,好事临近?”

  古飞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笑着说道:“是,有人帮我介绍个对象。姑娘聪明能干也不嫌弃我没工作,我这一身衣服都是她帮着我做的。”

  三魁插了一句:“姐,飞嫂可不仅聪明能干,还很漂亮。”

  田韶并不意外,有条件谁不想找个各方面符合自己要求的:“古飞,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三月初六,可惜你那会不在家。”

  田韶乐呵呵地表示,人不在但礼绝不会少。

  古飞有些愧疚地说道:“田韶,对不起啊,我自己孤身一人去哪都成,但小仙父母家人都在这儿。田韶,我不能跟你去四九城了。”

  之前田韶答应过他时机成熟就带他去四九城,他当时也答应。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要娶媳妇了,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有娃了,不想再背井离乡去外头打拼了。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再者古飞当初将她的话转述给了田建乐,他是讲了兄弟情义,但却让田韶下不来台。现在他自己提出不去四九城,田韶反而松了一口气。

  田韶笑着说道:“能遇到喜欢的人那是一种福气,我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啊,要好好待人家。”

  古飞过来也是说这件事,现在说开了他也就没再留了。

  裴越送他出去,到了外头寻了个宽阔的地方与古飞说道:“之前的事,都是你一个人干的与别人无关,记住了吗?”

  古飞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又冷静下来,他说道:“有道是抓贼抓脏,抓奸在床。裴同志,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应该没人再来追查此事吧!”

  裴越没有跟他仔细解释,只是很粗暴地说道:“你记住我的话就好。”

  古飞明白,这是担心将田韶牵扯进去的:“裴同志放心,这都是我自己捣鼓的,习题册也是我在省城黑市卖的。所以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其他人没关系。”

  裴越觉得这古飞还挺识趣的。

  初三田韶去县城拜年,她先带了裴越去了陈会计家。结果刚到家属楼,就听见楼上喧闹不止,有老人的怒骂声、小孩子的哭声以及男人的呵斥声。

  田韶蹙了下眉头,也不知道是谁家在闹。两人正准备上楼,就看见一群人从上面下来了。其中有两个中年男子一人手里抱着个孩子,两孩子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哭喊了。

  看到哭泣的两孩子是小莲跟小荷,田韶脸色立即变了,她拦住这些人冷着脸说道:“把孩子给我放下。”

  站在最前头的老太婆骂道:“这是我家孩子轮不着你来管,识趣地给我滚远点。”

  小莲看到田韶觉得自己有救了,她沙哑着声音喊道:“田姨,他们把我妈打伤了,还要将我们带回乡下去。田姨,你救救我们。”

  田韶怒火中烧,也不愿再费口舌了,她说道:“裴越,不能让他们带走小莲跟小荷。”

  一旦让他们将孩子带走,到时候将孩子藏起来报警都没用。有孩子在手,到时候陈姨跟玉双姐就得任他们拿捏了。

  围观的人原本以为田韶跟裴越要吃亏,结果二对七不仅没吃亏,两人还以压倒性的优势将着七个人收拾了。

  田韶打的耿老太婆跟他大儿媳,裴越一打五轻轻松松。

  制衣厂家属院的大妈大嫂侄,看着七个人躺在地上哀嚎哭喊忍不住揉了下眼睛。她们没眼花,刚才还嚣张至级的七个人确实被收拾了。

  陈玉双刚才被耿老太婆打得头昏眼花,而家属楼的人看到耿家人那么多也不敢拦着,怕伤到了自己。在陈玉双晕过去后,他们就准备将两孩子抱走了。等他们走后,有个婶子将陈玉双掐醒了。

  没看到孩子,陈玉双疯了一般地冲下楼,看到耿老太婆她就冲了上去掐着她的脖子:“老太婆,你把孩子给我,你把孩子还给我。”

  耿老太太被田韶打得全身疼,而她大儿媳也没好到哪儿去。至于她两个儿子跟三哥侄子,全都卸了胳膊在那儿哀嚎。

  被陈玉双掐着脖子的耿老太太,这会根本无力反抗,很快就翻起了白眼。

  田韶瞧着不对,赶紧将她拉开后宽慰道:“玉双姐,你别急,小莲跟小荷都在,她们没事。”

  两小姑娘被陈玉双癫狂的样子吓着了,怯生生地喊了一声妈。

  陈玉双听到女儿的喊声人才清醒过来,她抱着两个孩子失声痛哭:“小莲、小荷,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就在这个时候,制衣厂保卫科的人过来了。

  田韶一肚子的气,看着保卫科的人脸色很不善:“这边的事都完了,你们才来,这家属楼是离保卫科有十万八千里远吗?”

  为首的男子见到生面孔,板着脸说道:“这是我们制衣厂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责。”

  田韶报了自己的名,然后冷声说道:“正巧我许久没写文章,标题我也想好了,《光天化日家属楼孩子被抢无人管,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为首的男子腿有些软。妈哟,怎么是这个煞神,若这文章登报厂里领导还不得活剥了他。

  ------题外话------

  娃空调吹多了又咳起来了,糟心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