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六十六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掌心收紧,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从这力度能感知到对方此刻内心的情绪。

  餐桌上仍是风平浪静的,只有他们彼此知道发生了什么。

  体温在升高,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她望向旁边的陈宴理,想从他脸上找到答案,但他没有看她,亦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你别有心理负担,年轻人多交几个朋友,总没错的。”

  见朱依依没说话,肖总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肖总的好意,不过我最近还不想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肖总明显有些失望,正想往下说些什么,晓芸适时出来替朱依依解围:“依依最近天天加班,也没时间谈恋爱啊,要不肖总你先给她减轻一些工作量吧,不然这恋爱谈了也是白谈,都没时间见面。”

  拿出了工作当挡箭牌,肖总没好气地笑笑,总算没有再说下去。

  新一轮的话题已经开始,但餐桌下的手仍握在一起,如果有人路过肯定能发现这里的异常。

  怕被别人看到,朱依依轻咳了一声,挣扎着想松开手,但陈宴理像是故意的,直到有人起身那一刻,他才渐渐放开。

  手上仍有余温,朱依依脸颊滚烫,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

  她局促地坐着,细嚼慢咽地对付着面前的白米饭,然后,她面前的骨瓷碟多了几块牛肉。

  是陈宴理夹的。

  不少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包括肖总,她晃了晃神,认认真真地道起谢来,就像乙方对甲方那样,毕恭毕敬地说:“谢谢总监。”

  “不客气。”

  这顿饭临近尾声时,朱依依终于松了口气。

  她想起上周陈宴理曾经找过她一次,就在薛裴过来做客的那一天。

  他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张wille的照片。

  除了照片外,没有任何文字。

  她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所以她想了很久才回复:【wille怎么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但陈宴理再也没回消息过来。

  吃完饭,朱依依和晓芸在饭店一楼门口打车,晓芸和她聊起最近上映的热门电影,有辆车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

  后座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陈宴理的脸,他绅士地发出邀请:“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晓芸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很上道地说:“我打的车快到了,你送依依吧,她住得远。”

  朱依依还没说话,晓芸又挤眉弄眼地对她说道:“你们明天要是还没和好,就是我失职了。”

  朱依依最后还是上了车。

  今晚陈宴理喝了点酒,喊了代驾,他坐在后座的位置,朱依依上车时就坐在他旁边。

  她今天穿的是职业装,白衬衫黑色包臀裙,还扎了高马尾,藏在碎发间的小痣若隐若现,陈宴理靠近时能闻见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浓烈,也不刺鼻,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清冽干净,就像高山上的泉水。

  昏暗的灯光下,陈宴理盯着她看,回想起重逢后第一次在教室的见面,她背着挎包,带着黑框眼镜,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她越来越自信,工作上也越来越耀眼。

  他越来越喜欢和她待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自在,好像可以忘掉所有的烦恼。

  他开始享受被她关心的感觉,哪怕晚上只是一句“晚安”,他也觉得这个夜晚和以往有所不同。

  分开的这些天,他终于明白了电影里那句话“原来,一个人吃饭没有两个人吃饭开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朱依依知道陈宴理在看她,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那,故作专心地看手机上的新闻。只是到了红绿灯路口,陈宴理忽然低头枕在她肩膀处,她身体僵硬了一瞬。

  “如果我刚才不在,你是不是就答应了?”他问。

  朱依依眼观鼻鼻观心。

  “什么?”

  “肖总给你介绍男朋友,你会答应吗?”

  朱依依立刻摇头。

  陈宴理眼中有了一丝的光彩:“为什么?”

  “最近工作忙,没有时间。”

  她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再去开始一段感情,像晓芸说的她现在工作确实忙不过来,她想把事情做好,不想让那些看好她的人失望。

  并且,能遇到互相喜欢的人概率太小,她不想再草率地踏入婚姻,而相亲的最终目的就是结婚,她本能地排斥相亲这种形式。

  没听到他想要的答案,陈宴理的声音低落了起来。

  “没有别的原因了?”

  “有,”朱依依鼓起勇气,对他说出真心话,“因为还是很喜欢你,所以——”

  她相信她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像他这么好的人,愿意包容她的所有,引导她一步一步变好。

  只要一想起他,浮现在眼前的都是他的优点,正因为他那么好,所以她才觉得自己辜负了他的真心。

  她知道自己不会是他的最优解,他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他没必要浪费时间等待她不确定的答案。他这一个月以来的沉默,在她看来已经给出了他的答案。

  她尚未说完的话被吞没在漫长的亲吻中,这是一个极具进攻性的吻,如同浪潮急速拍打过来冲刷着礁石,唇舌间充满了他的气息,吻得太深,他舌尖酒精的味道在口中盘旋,她觉得自己都跟着醉了。

  结束时,他在她耳边喃喃道:“你真的还喜欢我吗?”

  “嗯。”

  “很喜欢?”

  “对。”

  陈宴理:“那为什么……不来找我?”

  关于爱情,他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者。

  所以在那天,她提出那个要求时,他确实接受不了,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因为她不信任自己,也不够爱他。

  薛裴的话时刻在耳边回响,日复一日,猜疑妒忌滋长,他渐渐也失去了信心。

  朱依依:“我怕我会辜负你。”

  陈宴理沉默了一阵,认真地回答道:“那就辜负吧。”

  他不想再较劲了。

  也不想知道她是不是为了报复薛裴才和他在一起。

  只要,这一刻彼此是快乐的,就足够了。

  朱依依眼眶霎时就红了,她伸手在眼睑处挡了一下,免得在他面前失态。

  感动还没持续多久,她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肖总给他发来了侄子的照片,还有微信名片。

  肖总:【刚才吃饭的时候人太多,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回答,你这几天考虑下再告诉我。】

  朱依依拿着手机,就像抱着烫手山芋。

  陈宴理抬了抬下巴,不满地望向她。

  朱依依本想关闭聊天页面,却不小心点开了对方的照片。

  陈宴理有些孩子气地说:“删了。”

  “快点。”

  在他的注视下,朱依依删掉了那几张照片,并且再次和肖总表明自己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陈宴理的脸色这才缓了些。

  送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依依到家楼下,他们并肩走在漆黑的夜色中,春天的风吹起他们单薄的衣衫,两人的手握得很紧。

  朱依依不知想到什么,戳了戳陈宴理的肩膀:“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救过你的命。”

  陈宴理转过头:“怎么说?”

  “不然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陈宴理:“那这么说,我们上辈子也在一起了?”

  朱依依眼里亮晶晶的,仰头望向他:“没有吧,一般这种故事都是上辈子我舍身救了你的命,然后你修炼千年化成人形,来找我报恩的。”

  陈宴理被她奇怪的想法逗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刚好送她到门口,陈宴理笑着对她说:“那晚安了,大恩人。”

  关上门前,朱依依在门后和他挥手,眨了眨眼:“晚安,男狐狸精。”

  陈宴理诧异了一瞬,反应过来后低声笑了起来。

  ——

  薛裴在厨房里呆了好一会。

  他对着已经撕开真空包装的板鸭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给朱依依发了过去:

  【板鸭怎么做。】

  没一会,朱依依就回了过来。

  她发了两个菜谱的链接,一个是清蒸板鸭,另一个是笋干焖板鸭,让他自己挑着做。

  薛裴愣了愣,有些失望,他原想着和她打视频电话,让她教他做的。

  她近来总不搭理他,他无从下手。

  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成功糟蹋了一份食材,对着已经煮到变色的板鸭又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她。

  薛:【按照教程做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教程出错了。】

  朱依依回了过来:【?】

  下一秒,他立刻打了视频电话过去。

  朱依依这会正在家里做手工,接通电话后放在一边,按下免提,继续手上的动作。

  她问他:“你真的按教程做了?”

  怎么可能会连鸭子的颜色都变了。

  薛裴语气诚恳:“真的。”

  “你现在有空吗,我一边煮,你帮忙看看哪个步骤出了问题。”

  朱依依看了眼时间,说:“行。”

  不知道薛裴是不是故意的,从第一个步骤开始就频频出错。

  油还没温,就将生姜蒜瓣混着板鸭一起扔进了锅里,菜谱上表明要用黄酒炒匀,他却倒成了白醋,难怪颜色这些都不对。

  朱依依太阳穴直跳,因为这些板鸭都是朱建兴自己亲手腌制再拿去真空包装的,她实在心疼食材,被薛裴这么糟蹋了一遍后,就算回锅也肯定不能吃了。

  她好心劝诫:“要不还是算了吧,你吃点别的行吗?”

  薛裴似乎还打算继续尝试:“我再试一次,这回肯定不会出差错了。”

  朱依依连忙喊停:“改天你和你女朋友一起过来,我给你们做,你别折腾了,真的,放过它们吧。”

  目的达到,薛裴露出了笑容。

  他想,她终于邀请他一起吃饭了。

  低落的心情瞬间恢复如常。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朱依依还没回答,门口就有人敲门。

  这敲门声让她心情变得雀跃,她立刻对他说:“我先挂了,改天再说。”

  朱依依随手一按,以为挂断了电话,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就跑去开门。

  电话挂得猝不及防,薛裴眉头皱得很深,一股闷气积聚在胸口。此时的屏幕里一片漆黑,薛裴什么都看不见,却能听见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

  他能听见她跑去开门时有多急迫和期待,他能听见她声音里的热情,与刚才和他打电话时截然不同。

  如果他能未卜先知,他早该在听见陈宴理的声音时,就挂断这个电话。

  但错就错在,他犯贱地听了下去。

  于是,他听见了电话那头热烈汹涌的亲吻声,布料摩擦发出的簌簌声响,以及她小声的闷哼,他知道那是动情的象征。

  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大概两人正在沙发上。

  “不要亲耳朵,太痒了。”

  “这里呢?”

  “也不行。”

  “你今天想我了没?”

  “当然。”

  ……

  砰地一声,手机砸在墙上,四分五裂。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