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五十六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城市涂鸦活动结束后,公司内部开了一次总结会议。

  肖总特意邀请了Skelet的人过来参加,一起复盘活动效果,分析上个阶段有哪些不足之处,以及明确接下来的工作目标。

  Skelet那边的人来得比预期还要早,会议室还没布置好,他们就已经到了。

  朱依依让晓芸先去打印文件,又捧着电脑慌慌忙忙地走进会议室,她走得太快,一下撞上了从门口走出来的陈宴理。

  电脑差点掉在地上,幸好陈宴理伸手帮她接住了电脑,这才幸免于难。

  陈宴理:“小心。”

  朱依依接过来时,两人的手不经意地触碰在一起,她心跳都漏了一拍,重新将电脑抱在怀里。

  “谢谢。”

  “不客气。”

  这么简单平常的一句话,大概是因为他说话时声音又低又轻,听在耳里有某种暧昧的意味。

  强装镇定把电脑放在桌面上,刚连上投影仪,又听到陈宴理问她:“我下楼买咖啡,要不要帮你带?”

  刚走进门的肖总听到这句话,一看这不是乱了套了,连忙说道:“朱依依,你下楼买吧,顺带问问大家都要喝什么,待会把账单发给我,我请客。”

  朱依依愣了愣,把电脑合上:“好,我马上去。”

  她拿着便签纸和笔问了一圈,记录每个人要喝的口味,问到陈宴理时,他把便签纸拿了过去,笑盈盈地望向她,朱依依有些不明所以。

  陈宴理笑了笑:“给你增加工作量了,我觉得我应该负点责任。”

  最后是两人一起下楼买的。

  不知怎么今天的电梯异常拥挤,最先走进电梯的朱依依和陈宴理被挤到了人群最里面的位置,两人肩膀靠着肩膀,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大概是电梯里太闷了,朱依依脸都有些热。

  电梯停在五楼,有人走了进来,一下挤得严严实实的,旁边有个中年男人往她这边凑了过来,陈宴理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隔开了她与那男人间的距离。

  即便她今天穿着厚重的外套,仍能感觉那双手放在她右侧手臂上的温度,她心里涌起了一丝丝的隐秘又喜悦的情绪。

  等那男人走出门后,陈宴理才松开手,朱依依望着不断在下降的楼层数字,眼观鼻鼻观心,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

  原来不是电梯太闷,是她自己的问题。

  终于走出电梯,她疑惑地问道:“你们今天怎么来得那么早?”

  她记得会议时间定的是下午三点,他们两点半就到了。

  陈宴理嘴角含笑,望向她:“你说呢?”

  朱依依懵了:“我怎么知道?”

  “可能是因为,有人想早点见到你。”

  “……”

  朱依依控制不住地欣喜,却又不想被陈宴理看到,她扭过头不看他,望向街边的广告牌。

  担心会影响到工作,朱依依又警告似的对他说:“以后上班时间,禁止说这些。”

  陈宴理咳嗽了两声,配合地换了腔调,严肃回道:“好的,朱小姐,刚才是我冒昧了。”

  会议一连开了两个小时,临近结束时,气氛有些压抑,因为肖总和Skelet的市场部经理在方案上产生了一些分歧,讨论得有些激烈,一时大家都不敢出声。

  从会议室走出来,朱依依脑子还嗡嗡地响,宛如劫后重生。

  晓芸小声吐槽:“肖总脾气一上来,真是八匹马都拉不回,太吓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朱依依想起来都胆战心惊,刚才她都担心两个领导要在会议室里吵起来。

  回到工位,她开始整理刚才会议上的要点,一忙起来都忘记了时间。

  直到快下班那会,她收到一条消息。

  :【我在楼下等你。】

  他竟然还没走?

  朱依依看了眼时间,距离会议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他不会一直在这等着吧。

  她匆匆把工作收尾,背着包下楼。走下楼的这几分钟,她心里竟然有些雀跃。

  走进车库,她一眼就看到了陈宴理的车,白色的Maserati。

  陈宴理大概早就看到她,下车给她拉开车门。

  “刚才开会是不是吓到了?”

  朱依依没掩饰自己的情绪:“有点。”

  陈宴理揉了揉她的头发:“那你以后要习惯,在我看来,这还属于正常讨论的范畴。”

  说起来,朱依依还有一件事要问他:“对了,你今天开会好像都不怎么说话?”

  陈宴理打转方向盘,语气稀松平常地说:“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负责这个项目了。”

  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决定暂时退出这个项目。

  “啊?”朱依依惊诧,不解地问,“那你今天过来做什么?”

  陈宴理转过头望向她:“当然是来接女朋友下班啊。”

  ——

  晓芸发现,朱依依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先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看着手机的聊天页面傻笑,一问她在笑什么,她又把手机藏好说没什么;

  然后周末这两天她竟然主动约自己一起去逛街买衣服,穿衣风格也变化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沉闷;

  并且,平时总是素着一张脸上班的她,现在偶尔还会化个淡妆,看上去气色也好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气质的变化,与人交往自信大方,游刃有余,让她看上去和以前判若两人,魅力倍增。

  不知怎么,她想起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人被爱着的时候,是会发光的。”

  晓芸心里隐隐约约有了答案,但又不敢确定。

  终于,在这天下班的时候,她找到了机会。

  那会已经是晚上十点,她们刚加完班走出办公室,整层楼就只剩下她们两个。

  关好灯和空调,一走进电梯,晓芸就打趣道:“朱依依同学,现在,此时此刻,给你一个机会向我坦白。”

  朱依依没听懂,笑着问她:“坦白什么?”

  “你和陈总监是不是……”

  晓芸只说了前半句,但看到朱依依脸上那藏不住的幸福的表情,她就知道她肯定是猜对了。

  “天哪!”晓芸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回想起之前的细节,她一副磕到了的表情,“我就知道,他肯定对你有意思!难怪开会的时候,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能和这么温柔绅士的男人谈恋爱,想想都值了。”晓芸又问她,“那你最近怎么还老是加班,是我的话,我就天天和他黏在一起,恋爱才是正经事啊。”

  朱依依笑着回她:“和他在一起了,才更要努力工作啊。”

  “为什么?”

  晓芸想,总监看起来也不像会缺钱的样子。

  “因为,我想让他看到我更优秀的一面。”

  朱依依说完这段话,晓芸转身望向她,夜色里,她的眼睛闪烁着对未来的憧憬。

  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出大门,马路对面正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英俊的男人靠在车身上,朝她们笑了笑。

  正好是绿灯,晓芸碰了碰朱依依的肩膀,催促道:“快过去吧,别让人家等久了。”

  “好,那我先走啦。”朱依依对她挥了挥手,“明天见。”

  “明天见!”

  看着朱依依朝陈宴理跑过去的背影,晓芸竟有落泪的冲动。

  从前朱依依和李昼在一起,晓芸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好像整个人都变得生动了。

  真好。

  她终于遇到了真正的爱情,而不是一个合适的人。

  ——

  一月中旬,吴秀珍和朱建兴来北城看望朱依依。

  来之前,他们没有告诉自家女儿,而是让薛裴去高铁站接他们。

  恰巧是周日,朱依依还在厨房里煮着午餐,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以为是陈宴理来了,连忙关掉水龙头,急匆匆地从厨房走出去开门。

  所以在给薛裴打开门的时候,她眼里还是笑着的。

  许久没有见到朱依依的薛裴,这一刻反而愣了愣,他不记得有多久没看到她满眼期待与欣喜的眼神。

  连带着薛裴都感染到了她的快乐,笑着问她:“今天心情这么好?”

  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朱依依把门敞开,让他进来:“是挺好的。”

  大概是因为最近想通了不少事情,她现在看到薛裴竟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反感和厌恶。

  朱依依望向他身后的吴秀珍和朱建兴,她这才发现薛裴手上还帮忙拿着行李箱。

  “爸,妈,你怎么来了?”

  “我们担心你啊,这不就过来了。”

  吴秀珍这段时间在家里总是惴惴不安,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见她打电话回来说什么,她不哭也不怨,反而更让人担心,吴秀珍就怕她把事憋在心里,到时候憋出病来。

  朱依依简直哭笑不得:“担心我做什么,我这不好好的。”

  吴秀珍仔细打量着自己女儿,好像也是这么回事,看着这脸色比之前还好上几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吴秀珍这下终于放下心来,“那就当我和你爸来北城旅游嘛,陪你一起散散心。”

  朱依依已经进了门,而薛裴还站在门口,视线停留在门口的鞋架上。

  他看到那鞋架底层放着一双蓝色的男士拖鞋,看上去像是情侣款。

  他想,怎么李昼的东西还放在这。

  这样想着,薛裴进门时把那双拖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他刚走进门,就有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在他脚边蹭来蹭去,像是在撒娇。

  刚放好行李的朱依依看到这一幕,朝粥粥招手示意它过来:“粥粥,快过来妈妈这里。”

  她记得薛裴以前不太喜欢小动物。

  但粥粥今天特别不听话,仍然在薛裴脚边打着滚,薛裴不知怎么笑了笑,弯腰,一把将粥粥抱在怀里,他抚摸着后背的毛,弯了弯嘴角,得意地说道:“看来它挺喜欢我。”

  朱依依也觉得奇怪,平时粥粥没有这么粘人的。

  她提醒:“小心衣服粘上猫毛。”

  “没关系,”薛裴抱着粥粥在沙发坐下,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不过,是不是该给它换个名字了?”

  朱依依还没回答,吴秀珍就从厨房走了出来:“依依啊,你这厨房怎么这么小,挤得我和你爸两个人都转不过身,连个抽油烟机都没有,你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时到底怎么做饭呐。”

  “我来吧,我快煮好了,你和爸到客厅坐着就行。”

  只是朱依依这刚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灶,门外又响起敲门声。

  薛裴正要去开门,却见朱依依从厨房里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她微微喘着粗气:“我来吧,有个快递要本人签收。”

  她暂时还不想让家里人知道陈宴理的存在,不然吴秀珍肯定又每天问来问去,催着她结婚。

  朱依依迅速打开门又合上,而坐在沙发上的薛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从他的角度望出去,只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鞋。

  好像还有点眼熟。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