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周一开周会,肖总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布了两个消息:

  一是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工作计划;

  二是人员晋升公示名单终于下来了,去年一共有三位同事获得职级上的晋升。

  他按照名单依次念出了这三位同事的名字,当念到朱依依时,除了项目一组的团队成员外,其他组的人都在交头接耳,面面相觑。

  在此之前,他们几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也没有任何印象,等到朱依依站到台上,他们才恍然,终于把名字和脸对上号。

  “她成了策划经理,那庞姐呢?”

  “不知道,应该就是降级了吧。”

  “不是说去年庞姐出事了吗,差点把项目搞砸了,我要是肖总,我也不敢用她了啊。”

  ……

  探究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打量,朱依依站在台上那几分钟,一早准备好的内容说完。

  此刻的压力对她来说也是动力。

  她不想再做以前那个无名无姓、像隐形人一样存在的朱依依,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畏畏缩缩的,因为现在她代表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整个团队。

  讲完述职发言后,她看到晓芸在台下十分捧场地给她鼓掌,并且又碰了碰隔壁的阿张示意他也跟着一起。

  朱依依心里热热的。

  她想,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开完会回来,朱依依就换了工位,从之前的边缘角落更换到了庞姐的座位。

  她走过来时,庞姐正要把桌面上的东西搬走,她装模作样地说了句恭喜,后又话里有话地说道:“有些人专门靠钻空子上位的,就是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机会,我看啊,那些没能力的人就算被架上去了,很快就会现出原形了。”

  这番话很明显是在内涵自己,朱依依没理会,拿过湿纸巾擦拭桌面上的灰尘。

  而晓芸在工位捏着鼻子,一边扇风:“谁在说话,也太酸了吧,离得这么远我都闻到了。”

  庞姐回头瞪了她一眼,那张脸气得五颜六色的。

  中午,朱依依准备请团队里的人吃饭。

  因为不知道大家喜欢吃什么,她在微信群里发了好几家餐厅的链接,有川菜、韩料、粤菜,结果大家都很替她省钱,选的是人均最低的一家餐厅。

  因为下午还要上班,大家都只喝了一点酒。

  碰杯的时候,阿张说:“那以后我们是不是该改口叫经理了。”

  朱依依听着觉得有点别扭,连连摆手:“还是叫我依依吧,叫经理我也不习惯。”

  晓芸鄙夷地看着她:“叫经理就不习惯了?我还指望你以后当总监,带我们整个组一起走上人生巅峰呢。”

  “就是就是……”

  朱依依差点被饮料呛到,偏过头咳嗽了起来。

  从餐厅步行回公司的路上,朱依依走在后面,她想了想,给陈宴理发了消息过去:【你晚上有时间吗】

  其实,这件事她最该感谢的就是他。

  如果那天不是他鼓励自己,她可能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发出去后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朱依依等着等着就趴在工位的枕头上睡着了。

  等她午休醒来,才收到他的回复。

  :【开了一个上午的会,刚结束。】

  :【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和我分享?】

  第一句大概是在和她解释为什么他过了这么久才回复。

  而这第二句,猜得也太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朱依依想了想,回:【说,你是不是偷听了我们公司的机密。】

  刚走出会议室的陈宴理弯了弯嘴角,正欲回复,就看到朱依依拍了张照片发过来,是天花板上的摄像头。

  依依:【!这就是你在我司装的监控吧】

  陈宴理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几秒,忍不住嘴角上扬。

  阿ken迎面撞上他,一时愣住,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总监现在浑身都在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他故意凑过去,假装要偷看他的短信,谁知总监立刻收好了手机,抬头望向他时眼底还带着笑意。

  “有事?”他问。

  “总监,如实招来,最近是不是恋爱了?”

  陈宴理思考了一会,笑着回答:“或许吧。”

  ——

  因为要请陈宴理吃饭,朱依依这次特别正式,提前订好了位置。

  地点是城郊一家西餐厅,临江而建的,傍晚时分,从落地窗往外看,夕阳落在江面上,颇有诗意,碰杯时,杯中夕阳的残影好像也跟着酒一起摇晃。

  陈宴理刚落座,朱依依就把餐牌递给他,假装阔绰地说:“今晚随便点,都算我的,不要替我省钱。”

  陈宴理被她逗笑,翻阅着菜单:“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是这样说,但从他点的食物来看,似乎并不舍得让她花钱,点了好几样,最后还够不上人均的价格。

  朱依依最后又点了一瓶红酒,才把餐牌递给侍应。

  她向来是有点好事就藏不住的性格,还没等陈宴理问,她就开口说道:“我今天确实有好消息要和你分享。”

  陈宴理嘴角含笑,望向她:“什么好消息?”

  “我今天正式升职啦,工资也提了一点点……其实也不算一点点,反正对我来说挺多的,差不多是我以前两个月的工资!”

  她眉飞色舞地说着,陈宴理从她脸上的表情能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她这么毫无戒备地和他分享着这个消息,大概是真的把他当成了重要的人。想到这,他勾了勾唇。

  喝了点红酒,在酒精作用下,朱依依彻底敞开了:“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肯定。接手这个项目以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是可以完成这些看起来那么困难的事情的。你不知道,我以前和陌生人对接工作都会很紧张的,打电话前还要预先打草稿,现在竟然可以去到陌生的城市,和那么多陌生人一起工作半个月。而且,做到这些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其实你一直都很优秀,只是缺少展现的机会和平台。”

  在对方的眼神注视下,朱依依有了剖析自我的欲望:“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复读过一年。”

  陈宴理摇了摇头。

  “我曾经复读过一年,但是很丢脸哦,我第二次考得比第一次还要差。”

  说到这,她本想假装豁达地笑笑,但眼眶却渐渐红了,“第二次高考失利的时候,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段时间,我一闭上眼都在回忆那天考试的细节,涂答题卡、做数学最后一页的大题、做英语的阅读理解、检查答题卷,我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从那天起,那个分数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我有多失败,可我明明努力了啊,但为什么还是没有用。所以我总觉得在我身上不会再发生什么好事了,我也不想再去尝试新的事情,我把自己彻底封闭了起来,好像这样就不会再受到伤害。”

  这些话她从没和别人说起过,甚至是薛裴,她也从未和他提起过只言片语,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人值得她信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

  语言的安慰太过苍白,如果此刻不是在餐厅,陈宴理很想给她一个拥抱。

  他不是一个容易共情的人,但现在他的心也像泡在柠檬水里一样酸酸涩涩的,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感受。

  陈宴理:“我刚才在想,如果我能遇到当年高考失利的那个朱依依,我一定会对她说,不要为了这个分数难过,因为七年后的你,会变得很优秀,会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也会有她所热爱的事情,虽然她的人生走了不少弯路,但最后还是会抵达理想的终点。”

  这番话让朱依依忍不住鼻酸,被理解的感动和委屈在心里交织。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陈宴理面前掉眼泪。

  好一会,她终于平复了心情,也终于记起了今天的正事,这些话她来之前就想好了的。

  她放下手里的餐具,表情严肃了些:“还有一件事就是,这几天我想清楚啦,我觉得我们不是那么合适。你太好了,对我来说太遥远、又太完美,这段时间你一直给我职业上的建议,生活上也对我无微不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学历高,工作能力好,长得也很好看,可我没有那么好,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了很久,我甚至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陈宴理握着刀叉的手一顿,抬头望向她:“这是你的真实想法?”

  朱依依迟疑了一会,说:“是。”

  沉默了半晌,陈宴理望着餐桌上精美的食物,说:“看来这才是这顿饭真正的目的。”

  朱依依没说话,当是默认。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对我有没有好感?”

  陈宴理的眼睛一刻不眨地望着她,似要从她脸上得出真正的答案。

  没预想过他会这样问,朱依依愣住,认真想了一阵,最后诚实地点了点头。

  她承认,有这么优秀的人围绕在身边,在她最低落的时候一直给予鼓励和支持,她很难不对他产生好感。

  陈宴理紧绷的嘴角终于弯了弯,深邃的眉目变得柔和。

  “那我有没有其他方面让你不满意的?”

  朱依依摇头。

  “也不是因为上一段感情,所以拒绝我?”

  “不是。”

  “那看来像你说的,你拒绝我,是因为我们不合适,但‘合适’不该是一段感情的开始,‘喜欢’才是。”

  陈宴理说得认真,声线低沉:“事实上,我并不如你所想象得那么完美,我也不喜欢用‘完美’这个词来束缚自己。完美,意味着样样优秀,不允许失败,没有自己的脾气和缺点,我做不到,我经历过很多次失败,也经历过迷茫颓废的时光,我也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温和,我有自己的野心和抱负,会为了争取一个机会,对其他竞争者使手段……”

  “如果你觉得我呈现在你面前是完美的,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展现的都是好的一面。”

  ……

  北城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寒冷,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雪,大街上的人都穿起了羽绒服。

  从餐厅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一推开门就感受到寒流袭来,朱依依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和围巾,她搓着手,说话时呼出白气:“我总觉得,今天冬天好像特别冷。”

  “是吗?”

  陈宴理仰头望向天空的飘雪,眼神变得悠远,从朱依依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英俊的侧脸,还有他嘴角那淡淡的笑意。

  “我倒觉得今年冬天比以往温暖了许多。”

  话音落下,陈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理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几乎是十指相扣的姿势,男人身上的热度从指间开始传递,朱依依觉得暖的不只是手,连脸颊都变得滚烫。

  对方观察着她此刻害羞的表情,脸上渐渐有了促狭的笑意。

  “你觉得呢?”

  朱依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两人的手上,心头如鹿撞。

  他又握得紧了些:“现在有没有好一点,还冷么?”

  朱依依声如蚊呐:“嗯,好像是没那么冷了。”

  她想,刚才她明明没有答应他,为什么现在看来好像已经在一起了。

  握住的手没有再松开,两人就这么牵着手走在冬日的大街上,一路说着话,雪地里留下他们并行的脚印。

  “我没记错的话,刚才好像有人一直在夸我?”

  朱依依这会只好装傻。

  “有吗?”

  “说我温柔体贴,学历高,工作能力好,”陈宴理说到这,走得越来越慢,低下头看她,“还说我长得好看?”

  脸红得要滴出血。

  “……没有啊。”

  “怎么有人开始耍赖了。”

  “不可以吗?”

  “可以。”

  走到这段路的尽头,他忽然停了下来,声音比这夜色还要温柔。

  “所以,要不要和我试试?”

  月光下,他的每个眼神都透露着真诚。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