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五十一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陈宴理推荐的茶餐厅在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段,听说是港城有名的老字号,很多文艺片都曾在这里取过景,门口还有好些人在拍照留念。

  这会正好是饭点,等座的人特别多,休息区都坐满了人。

  朱依依中午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个全麦面包,现在闻着饭菜飘出来的香味,馋得要命,服务员又端出一盘炸得金黄酥脆的鸡翅在她眼前晃过,她不自觉地就咽了咽口水。

  取号单上显示在他们前面还有12桌,朱依依提议先去附近的小吃街逛一逛。

  陈宴理嘴角含笑,望向她:“饿了?”

  经过飞机上的相处,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朱依依诚实地点头,声音里难掩对食物的渴望:“已经饿得快不行了。”

  小吃街离这有一千多米的距离,朱依依是第一次来港城,不认识路,全程都跟在陈宴理身后,但他平时大概也很少来这样的地方,对小巷里弯弯绕绕的路不太熟悉,迷路了两次后,两人站在这堵封闭的墙壁前沉默了几秒,同时笑了出声。

  最后,还是靠导航,才能顺利抵达目的地。

  在小吃街才逛了几分钟,朱依依就买了不少东西,她顺带把晚上的夜宵也一块儿买了,陈宴理见她手上拿的东西太多,便主动接过她的行李箱。

  朱依依愣了几秒,觉得这好像有些太亲密了,但陈宴理的动作实在太过自然,她要是拒绝,反倒显得她多想了。

  路过某家网红奶茶店,朱依依有些渴了,点单时,她特意多点了一杯,当是谢谢陈宴理陪她走了这么远过来。

  递给他的时候,像是怕对方会拒绝,她说:“今天有活动,第二杯半价。”

  杯身是热的,陈宴理接过来时,热度从掌心传递,低头看着这花花绿绿的杯身,他不禁弯了弯嘴角。

  正好是绿灯,两人一边过马路,一边聊着刚才在街边看到的炸酥盒和格仔饼,朱依依想如果这个方案能执行的话,到时候他们组出差就可以带晓芸过来尝尝。

  她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旁边的陈宴理却放缓了脚步,忽然开口说:“薛裴也来港城了?”

  听到这个名字,朱依依停了下来。

  马路对面,薛裴靠在红色的邮筒旁,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望着他们一步步走过来,他似乎已经在那站了一会,在朱依依即将从斑马线走过来时,他摁灭了手中的香烟。

  港城的冬天,气温不算太低,但在看到薛裴出现的那一刻,朱依依觉得杯里的奶茶都凉了半截。

  四目相对的瞬间,薛裴移开视线,又望向两人手上拿着的五颜六色的奶茶,继而是那个橙色的行李箱,如果他没记错,陈宴理手上拿着的行李箱也是朱依依的。

  薛裴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最后是他先开口:“你们怎么在这?”

  他不记得,陈宴理和朱依依这几年来有任何的交集。

  陈宴理回答得自然,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工作上遇见了,恰好一起过来出差。”

  薛裴皱了皱眉:“就你们两个?”

  “其他同事先回酒店了,我们先过来吃饭。”

  从薛裴的话里,陈宴理感受到了莫名的敌意,他还来不及细想其中的原因,就听见薛裴说:“我也正要去吃饭。”

  “一起吧。”

  一旁的周时御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睁眼说瞎话的薛裴,一番挣扎后,他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脸上堆着假笑,配合地说道:“对,我们也是出来吃饭的。”

  “既然这么巧,那就一起吃吧。”陈宴理低头征求意见,“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依,你觉得呢?”

  当下这个情景也由不得她拒绝,她只好点了点头。

  “怎么买了这么多油炸的东西?”薛裴望向她手上拿着的油炸食物,“吃多了,明天喉咙不舒服。”

  朱依依礼貌地回答:“谢谢你的关心,我心里有数。”

  陈宴理原先订的是两人的座位,现在换成了包间,服务员在前面领路,上楼梯时,薛裴接过陈宴理手里的橙色行李箱,沉声说道:“我来吧,不麻烦你了。”

  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薛裴,陈宴理眉头微皱,最后松开了手。

  四人落座后,包厢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只有周时御拼命在活跃场子:“我和薛裴也是这两天才到的,说起来,港城的天气比起北城可真是热太多了,我女朋友还专门挑了些羽绒服给我带过来,我真的是都快热出痱子了……”

  说完后,周时御又觉得这个话题似乎不太合适,有在薛裴面前秀恩爱的嫌疑。

  于是,他又换了个话题。

  瞧见朱依依买了那么多吃的,周时御便和她聊起家常:“依依,你买了这么多吃的啊,哪个好吃,给我推荐推荐呗,明天我也出去逛逛,顺带寄点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聊起吃的,朱依依兴致高了些,和他分享刚才路上遇到的几家店,有个地址说错了,陈宴理还帮忙补充了句,周时御倒是觉得这两人看起来关系匪浅,不像是刚认识一天两天的模样。

  桌面上摆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糕点礼盒,一看就是要送礼的,周时御好奇问道:“这个是买给同事的?”

  朱依依否认:“买给李昼妈妈的,她喜欢吃这家的点心。”

  周时御:“……”

  望着薛裴紧绷的脸,周时御觉得自己似乎又问错话了。

  这顿饭吃得提心吊胆,周时御尴尬得额头都冒出了汗,没想到更提心吊胆的还在后面。

  坐在对面的陈宴理,忽然开口问薛裴:“你和江珊雯最近怎么样了?”

  “我听说她现在还在法国?”

  平地一声惊雷,周时御筷子抖了抖。

  而薛裴仍在低头饮茶,面不改色回道:“是吗,我不太清楚,很久没联系了。”

  陈宴理不知他们个中的缘由,只陈述事实:“她前段时间找我打听过你,说你们在法国那次聊得不太愉快,想知道你最近怎么样。”

  气氛一时诡异得可怕,周时御如坐针毡,心想,这人还真会问问题,专门挑最不该问的来问。这一刻,他宁愿自己在那个无聊的论坛上发呆,都不想在这里饱受折磨。

  陈宴理话音落下后,周时御神情紧张地望向朱依依,发现她好像根本没在听,脸上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

  没一会,她手机响了,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出门,是主办方打过来的电话,问她明天什么时候能到场。

  接完电话回来后,朱依依和陈宴理沟通了刚才电话里的内容,说明天九点钟,御福广场有活动,需要提前半个小时到。

  薛裴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你们公司有合作?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朱依依疑惑地望向他:“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告诉你吗?”

  这话一出,连陈宴理也是一愣,朱依依向来与人和善,还是第一次见她出现这样强烈的情绪。

  陈宴理默不作声地观察着朱依依和薛裴,联想起多年前在那家日料店里两人亲昵如兄妹,现在面对面坐着却像是陌生人一般。

  这顿饭结束后,周时御开车送薛裴回酒店。

  刚才的情形让周时御对这件事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新的认知,虽然他不知道两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从前那个每周往他们学校跑、围着薛裴转的朱依依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现在看到的是朱依依对薛裴的冷淡,但是那漫长的十年,她炽热又长久的单恋,为薛裴的付出了多少,这些只有朱依依本人才知道。

  连他都觉得薛裴不该再与朱依依纠缠,就让朱依依过她想要的平淡幸福的日子,薛裴现在不过是无法适应突然的情感剥离,或许在某一天,他就会释然今日的种种。

  再者,以薛裴的条件,自然不会缺人示好。这件事有很多解法,薛裴选择了最偏激的一种。

  “说句不该说的,连我都看出来了,朱依依眼里现在是真的没有你了。你说她文文静静的一个女孩,对你这么恶语相向,代表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要不是真的厌恶你,她不会做到这个份上。”

  华灯初上,窗外霓虹灯闪烁,倒映入眼眸,给那双盛满忧郁的眼睛染上了些许的温暖。

  薛裴忽然有了倾诉的欲望:“我现在每天醒来,都在想如果一睁开眼,我能回到十年前就好了,如果那一天,我能正视对她的感情,如果那一天,我收下了那封情书,你说,我和她的结局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或许,现在我们已经组建了家庭,晚上回到家,她会给我留一盏灯……”

  周时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既然朱依依决定和李昼结婚,她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不认为她会突然放弃李昼,和你在一起,你想这些太不现实了。”

  车厢内安静了一阵,薛裴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变得有些阴鸷:“所以,我和李昼之间,总有人要出局。”

  “不过,出局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我。”

  ——

  翌日,因为有公事在身,朱依依一大早就醒了。

  简单洗漱完,她下楼吃早餐。

  餐盘刚在桌面放下,朱依依拿出纸巾擦了擦座椅,就在她低头的这几秒,有人在她对面坐下。

  抬头,见是他,朱依依没搭理,低头喝粥。

  “我昨天晚上搬过来了。”薛裴后半句说得语气很轻,竟听出了小心翼翼的口吻,“你今天几点下班,这边有个水族馆,我记得你以前毕业旅行不是有个愿望是想去水族馆看表演吗?”

  朱依依头也没抬,说:“现在不想看了。”

  “为什么?”

  “迟到的愿望,就算现在实现了,也不会是当时的心情了。”

  显然,朱依依话里有话。

  就这么安静了一阵,薛裴再次开口,有几分诚恳:“上次的事,我向你道歉,很多事情我都欠缺考虑,给你造成了困扰。”

  “你是在为哪一件事道歉?”朱依依望向眼前这个让她感到熟悉又陌生的人,“是指订婚时突然闯进来胡言乱语,还是指在同学聚会上让我难堪,抑或是那天在你和初恋女友亲吻的树下,说那些意味不明的话?”

  薛裴喉咙一窒,艰难地说:“每一件。”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