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国庆假期快结束时,李昼终于从北城赶回来了。

  一回到桐城,李昼连家都没回,就先开车去了叠翠小区。

  他到的那会,朱依依刚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李昼庆幸自己来得正是时候,今天是他们班的同学聚会,正好可以接她一块儿过去。他们这才刚订了婚,如果只有依依一个人过去,免不了被以前的同学说闲话。

  见到李昼出现在这,朱依依确实有些意外,因为明天就是假期最后一天,她原以为李昼不会回来的,毕竟北城离老家有几百公里的距离,假期路上这么堵,来回都要花不少时间。

  “你怎么回来了?”

  李昼笑了笑,说得理所当然:“你还在这,我就回来了啊。”

  这两日他一直忙着工作,都没怎么给她打过电话,他心里也有愧疚,走近了些,试探性地问:“依依,你没生我的气吧。”

  如果还是处于情侣阶段,朱依依一定会回答“没有”,许是因为家庭原因,她很少会主动与别人谈论自己的真实感受,但现在,既然她已经决定和李昼长久地走下去,他以后会成为她最亲密的家人,她不希望在他面前还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

  她想了想,说出心里话:“下次如果还有类似情况,可以先和我商量吗,或者提前告知我一声也好,你就这样走了,我没有感受到作为伴侣的尊重。”

  李昼愣了愣,大概是因为朱依依平时都太好说话了,所以他都习惯性地自己做了决定,没有征求她的意见,这次也是如此。

  “依依,这次是我做得不对,下次我一定和你商量,好不好?”

  李昼的道歉有几分诚恳,朱依依这两日来惴惴不安的心情也消解了不少。

  “事情处理好了吗?”

  “都处理好了,很顺利。”李昼不知想到什么,又说道,“对了,我把之前银行存的定期取了一些出来,订婚宴的钱,多少我也该给一些的,不然丈母娘在背后说我坏话怎么办?”

  听到后半句,朱依依没好气地笑了笑,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便催促道:“快迟到了,我们先过去吧。”

  同学聚会的地点仍旧是在丰茂大酒店,等他们去到时,果然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还没走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热烈的交谈声。

  班长正在倒酒,见他们来,调侃道:“李昼你今天走运了,我们来之前还说谁迟到,谁就要请大家吃饭的。不过薛裴刚才已经买单了,不然你不得大出血啊。”

  这话里话外多少有些讽刺和对比的意思在,不过李昼倒也不觉得尴尬,笑着回话:“那幸好有薛裴在,我最近还真没剩什么钱了,那点积蓄全用来买婚房了。”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又是起哄了一番,作为话题人物的薛裴却由始至终没有回过头,后背却好似僵了一瞬,背对门口抿了口酒,那动作做起来也是赏心悦目的。

  从朱依依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的侧脸,他今天依旧穿得人模狗样,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被所有人簇拥着,有人过来找他敬酒,他点了点头。

  她暗自庆幸,那一桌已经坐满了人。

  也是,往年他在的时候,大家都争着抢着要坐那一桌,想来也不会有多余的位置。

  这时,周茜朝她招了招手:“依依,这边!”

  周茜今天来得比她早一些,特意留了位置,就在薛裴隔壁桌,朱依依看了眼,座位正好是背对的,免去了很多尴尬。

  她刚坐下,就听见邻桌正聊着股市,大家兴致都很高,还没聊几句,就有人问起薛裴的看法。

  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茜鄙夷地耸了耸肩,小声和朱依依吐槽:“夸张吧,现在这会在聊股市,刚才在聊新能源和什么元宇宙,每聊一个话题,都要问问薛裴的意见,像是生怕错过了什么财富密码似的,今年经济不好,大家想赚钱都想疯了。”

  李昼在给朱依依夹菜,边问她:“那你听出了什么没有?”

  周茜摇头撇嘴:“这钱我注定赚不来,完全听不懂。”

  隔壁桌在聊股票,他们这桌就八卦得多,当年全年级最八卦的男生就坐在这边,有他在的地方,聊的都是些两性情感类的话题,几乎所有人的隐私都被问了一通。

  也是这时候,朱依依才知道原来李昼之前谈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是大学时候谈的,另一个是前两年谈的。

  她之前没问过李昼的情感经历,因为在他们这个年龄,有几段感情经历很正常。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昼也没避讳这个话题,全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只是在问及分手原因时,他面露尴尬,最后含糊地转移了话题。

  饭吃到一半,餐桌上玩起了游戏。

  游戏其实很无趣,但因为有惩罚机制,所以大家都来了精神,就等着逮到谁就让谁出丑。

  朱依依前几轮都玩得很认真,但最后一轮走了神就犯了错。

  前面的惩罚都玩得太过了,周茜怕她下不来台,就提议大家还是问问题好了。

  这次刚好是班长发问,他平时和朱依依不太熟,也不好为难别人,就问了个最简单的:“就说下初吻吧,什么时候?”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朱依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往日同学聚会,围绕在她身上的话题都是关于薛裴的,今年还是第一次被问到与自己有关的私事。

  李昼见她害羞了,主动替她解围:“我帮依依回答吧,去年跨年那天。”

  众人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中来回游走,最后定格在朱依依身上:“是吗?”

  朱依依点头:“嗯。”

  大家又是一阵调侃,连周茜也跟着闹她,挤眉弄眼地说:“原来你们刚在一起就亲啦。这进度可以啊,那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周茜还没说完,一道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有人礼貌地问道:“这边可以加一个座位吗?”

  仰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班长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薛裴竟然会对这种游戏感兴趣。

  很快,服务生在这桌加了一张座,就在朱依依的斜对面。

  因为薛裴的加入,大家一开始都有些拘谨,担心会冒犯他,问的话题也都是些不痛不痒的,不过后来大家都玩开了,气氛一上来,大家也顾不得那么多。

  薛裴今天好像不在状态,走了好几次神,才半个小时,他就出了两次错。

  有个女孩逮住机会,问他:“薛神一直以来都那么优秀,在我们这帮同学眼里,你完美得像个假人似的,好像没有什么喜怒哀乐,其实,你内心有没有过什么阴暗面?”

  “阴暗面……”薛裴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眸中倒映着杯中红酒的色泽,那张脸愈显迷人,“很多。”

  “比如呢?”

  “比如在某一个瞬间,我憎恨所有表面的平静,我想推翻所有看似正确的事,我想破坏那些看起来那么美好、但却与我意志相悖的既定事实,重新开始。”

  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金丝眼镜折射着意味不明的光,薛裴眼神里有种病态的疯狂,只是在座的人都没听懂,只觉得不愧是视作楷模的薛裴,最阴暗的一面只是仅此而已。

  只有朱依依听懂了他说的话,握着筷子的手捏紧了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几轮过后,又是薛裴出了错,这回的惩罚是“在通讯录上选一个人电话告白。”

  似乎觉得这个惩罚有点意思,薛裴眼睛亮了亮,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他缓缓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似乎在翻找通讯录的号码,很快,他点下确认键,手机附在耳边。

  空气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拨通电话的嘟嘟声,朱依依整颗心都悬在半空中,手心洇出了汗,心跳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剧烈。

  虽然她认为,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可是,下一秒,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这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朱依依似乎明白了他刚才话里的意思——“我想推翻所有看似正确的事情,重新开始。”

  手机还在响着,朱依依慌乱中迅速找到了借口。

  “大家误会了,这是我家里打过来的电话。”

  说着,朱依依假装接通了电话,一边走了出门,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妈,我在同学聚会呢,知道了,待会就回去,再过半个小时吧……”

  直到走进电梯,朱依依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伸手摸了摸额头,竟全是冷汗。

  无妄之灾。

  朱依依想到了这个词。

  这件事错不在她,为什么反而是她这样躲躲藏藏的,而真正的始作俑者、不道德的人反而没有丝毫的愧疚。

  她决定今晚回去就和李昼把话说清楚,不能再等了。

  朱依依去马路对面的便利店里买了瓶矿泉水,在店里坐着休息,打算等到聚会快结束再回去。

  一个小时后,聚会已经接近尾声,李昼看着被众人围绕着的薛裴,他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薛裴疑惑地回过头,见是他,嘴角的笑容淡了些。

  “怎么了?”

  李昼犹豫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薛裴,这个手镯还是还给你吧,太贵重了,我们不能要。”

  视线凝在丝绒盒子上几秒,薛裴脸上维持着得体的笑容,说:“不贵重的,只是一点心意。”

  “我收了,依依会生气的。”

  “那你扔了——”话还没说完,薛裴又突兀地停了下来,从他手中接过,“行,那我留着吧,以后总有机会用到的。”

  “嗯,那我先走了,依依还在楼下等我。”

  在李昼走出门前,薛裴似乎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当年的事,是你做的吧?”

  李昼不明所以:“什么事?”

  薛裴薄唇弯了弯,说了一个字:“信。”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