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40章 第四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第四十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在Gas先生举办的高端酒会上,薛裴遇到了江珊雯。

  她今晚打扮得很精致,一袭露背长裙腰间点缀着碎钻,黑发红唇,分外明艳动人。

  宴会厅里,她正坐在沙发上品酒。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她右手边,是一位高大英俊的法国男人,西装革履,留着卷曲的长发,颇有艺术家的气质,和她很是般配。

  三人迎面碰上的时候,薛裴倒没有任何尴尬,礼貌展露了笑意当是打了招呼,他无意与他们攀谈。不过江珊雯当下就松开了男伴的手,在法国男人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笑着朝薛裴走了过来。

  “聊聊?”

  走近,江珊雯主动和他碰了碰杯,展露笑意。

  薛裴望向不远处的男人,薄唇弯了弯:“似乎不太方便。”

  “昨天刚认识的,一位巴黎的设计师,不太熟,只是刚好在门口遇到了。”

  江珊雯主动向薛裴解释,不过看薛裴淡然的神色,似乎也不在意她说了什么。她神色黯然了些,但仍旧没有被他的冷淡击退,像是早已习惯。

  她装作开玩笑:“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抗拒了,我们也半年没见了,连叙叙旧都不愿意么。”

  江珊雯这么说,薛裴也不便再拒绝,他看了眼腕表,宴会还没正式开始,他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在一旁的沙发坐下,薛裴抿了口红酒,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格外赏心悦目,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优雅又迷人的魅力。

  江珊雯有半年多时间没再见到他,这一见,旧日那些心动的情绪倒是像红酒一样在心尖摇曳。

  她时常在想,在年少的时候能和薛裴这样的人谈过一场恋爱,大抵也算是一种圆满。

  和薛裴分手后,她谈过很多任男朋友,但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这样念念不忘。此后她交往的每一任男朋友,她总会不自觉地拿来和薛裴比较,她总会想如果是薛裴,肯定不会这样做,不会说那些不尊重女性的话,不会犯那些低级错误,不会做那些没脑子的蠢事,不会脑子里只剩下性而言。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她想,这辈子她再也遇不到那样的人,光是站在那就能让她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一整天,被他注视的每一个眼神,都让她心动不已,难以忘怀。

  “你说,巴黎就这么点地方,我们这半年来竟然一直都遇不到,是不是很奇怪?”

  薛裴不置可否,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江珊雯故作遗憾地说:“看来你都没留意我朋友圈,我来得可比你早,二月份那会我就调过来了,一直没离开过。”

  薛裴望向外面的夜色:“来法国后,很少用国内的社交软件了。”

  “真的?我怎么不相信呢,”江珊雯佯装开玩笑,右手支着下巴望向他,“那你平时和家里人怎么联系?朱依依没找你么?”

  “和她很少联系了。”

  薛裴声音低沉了不少。

  他说得淡然,江珊雯倒有些意外。

  “为什么?”

  “很多事情都没有为什么。”

  “不会是因为她交男朋友的原因吧。”江珊雯挑眉,有点像是在看热闹。

  迟疑了两秒,薛裴不知怎么勾了勾唇,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或许是吧。”

  江珊雯说话直来直去,一点也没避讳:“说实话,我很意外,我以前总觉得她会一直这么喜欢你下去呢,我想着大概要到你结婚那天,她才能释怀那十年的感情,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不过也是,都十年了,足够一个人死心一百回、一千回了,何况她这才是第一回。等到下次见面,我得当面恭喜她才行。”

  薛裴轻笑了声,没说话。

  修长的手指握紧了杯身,泛起青筋的指节昭示着情绪的变化,可偏偏眼底还是那漠不关心的模样。

  江珊雯没留意到这些细节,往下说道:“我看她朋友圈,她和她男朋友还挺甜蜜的,前不久好像还一起领养了小动物。”

  薛裴笑着抿了口红酒:“是么,没太留意。”

  江珊雯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异样来,可他始终云淡风轻,无论她说什么,薛裴好像始终都是兴致缺缺的模样。

  没多久,宴会正式开始,薛裴被主办方邀请前往主会场,走之前,江珊雯忽然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薛裴低头看了眼,是熟悉的名字——周永强,是他高中时候的数学老师。

  薛裴疑惑:“你怎么会有周老师的名片?”

  “前几天我在街上碰见他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法国,在RueCapron经营一家书店,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能认出我来,我和他说你也在法国后,他就给了我一张名片,想来,他大概以为我们还在一起,想让我转交给你。”

  薛裴收下那张名片,点了点头,没有任何铺垫和迟疑,起身对她说了句。

  “抱歉,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江珊雯甚至没来得及和他说句再见,他的背影就消失在门口。

  薛裴走了好一阵,江珊雯坐在沙发上独自喝完那杯红酒,她喝得有些醉了,没等宴会结束就提前离开,摇摇晃晃地走到车库,刚才的法国男人还在车里等她。

  “结束了?”男人凑近闻了闻她身上的酒味,眉头皱了皱,关切地说:“Chloe,你今天喝得有点多了,看来你们刚才聊得并不算愉快。”

  江珊雯降下车窗,想透透气,说话有气无力的。

  “开车吧,今晚去我的公寓。”

  男人还在往下追问:“你这么失落,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个中国男人?”

  江珊雯点了根烟,头发随着动作掉落在肩颈,火光映照着她美丽的脸,有种文艺电影般的颓废感,她默不作声地抽完那根烟,才低声笑了笑,算是默认。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江珊雯懒懒地抬眼,醉眼朦胧望向他:“如果我说是旧情人,你会生气吗?”

  “不会,”法国男人笑了笑,俯身帮她系好安全带,“因为他看起来对你没什么兴趣。”

  江珊雯听到这话,也不觉得生气,反倒笑了笑。

  连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只有她还看不清真相。

  —

  将近十点,宴会结束。

  从热闹中抽身的薛裴敛住了眉眼间的笑意,整个人都显得冷清了不少,他身上沾着淡淡的酒气,许是有些醉了,走路有些摇晃,一旁的侍应要过来扶他,他摆了摆手。

  助理小莫一见薛裴走过来,立刻下车给他打开车门,问道:“薛总,今晚这么快结束了?我还以为要到十二点呢。”

  “嗯。”

  “那我们现在回公寓还是去公司?”

  薛裴望向窗外这座流光溢彩的城,来了半年,他依旧没能在这里获得任何归属感。

  “回公寓吧。”他说。

  “好嘞。”

  小莫打转方向盘,汽车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车厢内流淌着舒缓的音乐,薛裴靠在后座闭上眼睛,原想休憩一会,但想到的是一张熟悉的、生动的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他又想起了朱依依。

  无由来的、没有任何预兆地,他又陷入了一种烦闷、无法纾解的情绪当中。

  其实刚才他对江珊雯撒谎了。

  他说他来法国后没有再关注朱依依的生活,是假的。

  事实上,最近这两个月像是戒断反应起了作用一样,他变得越来越病态、偏执,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几乎每天,他都会点开她的朋友圈,看她的生活动态。

  这是如今他唯一能了解她的途径,他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是否曾经提起过他,哪怕只言片语。

  但他看到的是一张又一张照片,和李昼的。

  他们在一起过恋爱一百天的纪念日,她和李昼去吃了火锅,照片里她只露出半张脸,不过似乎笑得很开心;

  五一假期,他们一起去云城看了日出,她背对镜头靠在栏杆上,背着一个登山的双肩包,薛裴发现她头发好像长了一些,好像比以前更瘦了。

  他们还去了一个当地的livehoe看乐队表演,她很兴奋地录了一段视频,可现场实在太嘈杂,人声、音乐声混在一起极其刺耳,在最后几秒钟,她好像说了句什么,薛裴看了六七遍后,终于听懂了,她是在对李昼说“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他还看到他们一起养了一只猫,叫“粥粥”,一开始他还没意识到什么,直到周茜在底下调侃,他才明白原来猫的名字取自李昼名字的谐音。

  他好像意识到曾经他存在朱依依身边的痕迹已经被李昼彻底抹去了。

  ……

  大概是今晚酒的后劲太大,薛裴竟然又有了一些不该萌生的想法。

  他竟然在想,如果他告诉朱依依,他好像有点喜欢她了,她会不会和李昼分手,和他在一起。

  下一秒,他就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突然有这么荒谬的想法。

  窗外的风吹进来,他清醒了一些,那个荒唐的念头也渐渐从他的思绪中剔除干净。

  酒意已经散去不少,到了红绿灯路口,薛裴习惯性地再次点进朱依依的朋友圈,他忽然发觉有些不对。

  好像少了些什么。

  他眉头微皱,往下翻了翻,一直拉到最底部,他反复确认,仍然难以置信——朱依依把所有与他有关的内容全都删掉了。

  他送给她的书、他们去旅行拍下的风景照、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以及她十八岁那年,他们在学校前的餐馆拍下的合照……

  那些对他而言那么美好的记忆,她全都删得彻彻底底,一丝不留。

  茫然的神色出现在薛裴的脸上,他承认,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慌乱。

  快到目的地了,助理小莫缓缓将车驶进车库,他正打转方向盘,忽然听到后座传来薛总的声音,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删掉以前的朋友圈吗?”

  “啊?”小莫愣了愣,确认薛总是在问自己后,回答道,“不想留着就删了吧,我也会经常删除。”

  “如果,只删掉了和某一个人有关的内容呢?”

  小莫很自然地回答道:“那应该就是想彻底忘记这个人,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薛裴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心却一点一点往下沉。

  朱依依要重新开始了,那他呢?

  他该怎么办?

  从那天晚上起,薛裴开始持续性的失眠,甚至吃所有助眠类的药物都没有用,心脏好像悬在一根细细的长线上,只要一想起朱依依,就像是触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了某种机关,心像是从高空急速往下坠落,摔得粉碎。

  失眠的这些夜晚,他近乎自虐地看完了手机上保存的所有与朱依依的聊天记录。

  横亘了六年,他仍然能从这只言片语里还原出当时的场景,还原出朱依依曾经对他有多偏爱。

  在留存下来的聊天记录里,第一条消息是六年前她发过来的一张照片。

  是一张五人的合照,朱依依站在最边儿上,中间穿着蓝白衬衫的男生手上捧着一个奖杯。

  从照片来看,大概是在学术竞赛的现场,他们刚在台上领了奖,朱依依就和他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不过她发过来的消息是:【看,我和我们班的班草合影了!】

  当时他明明一眼就看了出来,却还是酸溜溜地回道:【谁啊,哪个是班草?】

  朱依依:【哇,不是吧,薛裴你有没有审美,这都看不出来。】

  照片里一共只有三个男的,一个长得膀大脖子粗,一个笑起来脸上都是褶子,只有中间那个眉眼清秀些。

  薛裴却回道:【在我看来,长得都差不多。】

  朱依依:【哦。】

  话题停在这,朱依依没再发消息过来。

  过了十分钟,他又发了过去:【你真觉得中间那男的长得帅?】

  朱依依:【你看,你明明就看出来,还装蒜。】

  薛裴:【……也就一般吧。】

  朱依依很快就回了过来:【班上很多女生喜欢他的,不过我觉得你比他帅很多很多很多。】

  凌晨三点,薛裴看着这句话,嘴角有了些笑意。

  那些时候,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聊天,朱依依常给他分享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有时候是说起那个很严厉的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师,有时候是问他学习上的事情,有时候是给他发游戏里的链接,让他点进去帮她复活……

  她对他几乎无话不谈。

  有一阵,他关在实验室里,没办法带手机。

  她有一门考试考得很不理想,情绪很差,在微信上给他连发了一页的消息,懊悔自己在考试时审错了题目,把本来会做的题目答错了。

  等他看到时,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

  他一出实验室,就给她打了电话过去。

  薛裴还没说话,她先不好意思了起来:“薛裴,你刚刚是不是在忙,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薛裴竟从她的话语里听出了小心翼翼的情绪。

  薛裴向她解释完后,问她现在心情怎么样,她说“我现在已经好很多啦,给你发完消息后,我感觉我又复活了。”

  可他明明一字未回。

  她却说从他这里获得了安慰。

  往后翻了几页,薛裴发现有两个月的聊天记录,几乎是空白的。

  那两个月,朱依依再也没有主动给他发消息,偶尔的几条,都是关于家里的事情,寥寥几句就结束了话题。

  在这个夜晚,薛裴很认真地想了想,终于记起了原因。

  因为那段时间他恋爱了。

  朱依依便不再天天找他。

  她收起了分享欲,和他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距离,不再过问他的生活。

  那两个月,她是怎么度过的。

  薛裴忽然意识到曾经的他有多残忍。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