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培训班恢复了之前的上课时间。

  朱依依周日一大早就出了门,免得像上次一样差点迟到。

  她去到的时候,阶梯教室里只有零星几个人,她找了个后排的座位坐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朱依依干脆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忙起了公司的工作。

  刚敲下第一行字,陈宴理就到了。

  他今天穿得比上次要休闲一些,一袭浅灰色的薄款风衣衬得人更为英俊贵气,宛如画报上的模特,助教跟在他旁边,和他正说着什么,他偶尔点头回应。

  因为位置靠后,他进门时,朱依依并没有看到他,在电脑上修改着文稿。

  助教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男生,和陈宴理说话时有些磕磕绊绊的,明明他大学是学校辩论队的,口条和思维逻辑一向清晰,但遇到眼前这人,他总觉得对方有种莫名的气场,导致他说话时姿态不自觉就摆得很低。

  他想,或许这也是慕强心态的一种。

  他正传达着领导对他的邀约,忽然发现对方好像从进门开始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他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却没看到任何重要的信息点。

  那窗边只有一个女孩坐在那对着电脑打字。

  那女孩他觉得挺面熟的,好像从第一期讲座就来了,但没什么存在感,上课时也不爱发言,直到现在,他也没记住她到底叫什么。

  ——

  临近中午,终于下课。

  讲台上好些人还在问问题,朱依依其实也有事想问他,但看他现在好像也抽不开身,便只能问旁边的助教。

  她戳了下对方的肩膀,那助教终于转过头来。

  她小声询问道:“您好,上节课的课件可以发我一下吗?我前两天问了另一个助教,但他一直没回复,所以想问下你这边有保存吗?”

  那助教愣了愣,翻了下手机:“哦,我好像有,那你先加一下我微信吧,我现在发你。”

  说着,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的二维码,让朱依依加他。

  他们这边正加着微信,陈宴理这时忽然转过头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脸色变了变,嘴角的笑容敛住。

  助教已经把文件发了过去,朱依依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回到座位拿起书包走出教室。

  她在楼道里等电梯,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趟,但里面已经挤满了人,朱依依皱了皱眉,看来只能等下一趟了。

  五分钟后,终于又来了一趟电梯。

  朱依依刚走进去,身后忽然也跟着走进一个人。

  她仰头望着这个高大的背影,心想,刚才讲台上不是还有很多人吗,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很快就到了一楼,朱依依走出电梯时,陈宴理似乎等了等她,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朱依依正想着和他打声招呼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忽然听到陈宴理问:“你们刚才怎么加微信了?”

  “我问助教老师要上一节课的课件。”

  陈宴理似乎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他:“怎么不直接问我?”

  “刚才人太多了,我就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你了。”

  她眼神有些闪躲,陈宴理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些……怕我?”

  “我——”这话让朱依依更是心慌,本想用其他话搪塞过去,但最后还是如实说道,“我从小成绩不好,所以就有些怕老师,可能成生理本能了。”

  陈宴理被她逗笑,心情也跟着愉悦了不少。

  “那看来我不应该答应他们来当这个特邀讲师。不过你上周没来,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有什么事吗?”

  “我上周生病了,所以就没去,”朱依依想了想,又说,“我和另一个助教请了假的。”

  陈宴理脸色凝重了些:“现在好些了吗?”

  “已经没事了。”

  走着走着,陈宴理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一件事:“我发现,你好像有不回我消息的习惯。”

  “嗯?”

  朱依依拿出手机,这才发现原来几天前,陈宴理给她发过一条消息:【怎么今天没来,是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那会可能看到忘记回复了。”

  陈宴理:“其实,前两年,经过桐城时——”

  他话还没说完,朱依依忽然看到马路对面的车,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李昼的车牌号码。

  她回过头,笑着对陈宴理说:“陈老师,那我先走了。”

  陈宴理疑惑道:“怎么?”

  “我男朋友今天来接我,”朱依依指向马路对面的车,“我们约好了待会一起去吃饭。”

  陈宴理的脚步就这么突兀地停了下来。

  ——

  篮球春季赛结束后,朱依依工作终于没那么忙了。

  好几天下班后,她回家熬了汤都顺便拿去李昼的公司。

  担心晚高峰的地铁人太多太挤,会把汤弄洒,朱依依还特地打了车过去,二环的路塞车是常态,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堵了半个小时之后,朱依依又开始后悔怎么没坐地铁,加上计价表一直在跳,朱依依肉疼得不敢再看价格。

  八点左右,朱依依终于到了李昼公司楼下,她一手提着保温盒,给他打了个电话。

  李昼事先不知道她要过来,接到她的电话还以为是在开玩笑,直到他从落地窗前看到朱依依在马路对面的身影才确信了这是真的,惊喜与意外的情绪在胸腔内交织,李昼匆匆把文件合上就下楼来接她。

  很快,他就到了一楼大厅,走出大厦的玻璃门,他看到朱依依在便利店前朝他招手,眉眼弯弯。

  因为今天要见客户,李昼出门前打扮了一番,穿得西装革履的,头发还喷了发胶,见朱依依盯着他瞧,他倒不好意思了起来,摸了摸后脑勺。

  “是不是穿得很奇怪?”李昼低头打量身上的西装,“今天去城东那边见了个客户,就换了身衣服,回到公司忘记换回来了。”

  “第一次见你这样穿,”朱依依笑了笑,“很适合你。”

  听到女朋友这么说,李昼傻乐了一会,拉着朱依依的手就往大厦里面走。

  他准备带她去公司的茶水间里吃晚饭,顺便参观下他的工位。

  但朱依依怕影响不好,提议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会就行,可李昼还是坚持,说今天他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在,大家都已经下班了,而且他同事之前也经常这么干,就算撞见了也没什么。

  电梯在十二楼停下,朱依依跟在李昼身后走进公司,果然像他说的一样,公司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女孩在处理财务报表,李昼过去打了声招呼,对方抬头看了朱依依一眼,熟络地打趣道:“昼哥,这是你女朋友吧?”

  “对,她知道我今晚要加班,给我送晚饭来了。”李昼转过头给朱依依介绍,“这是我们财务部的小张,是咱们隔壁市的,今年刚毕业。”

  “你好。”朱依依腼腆地打了声招呼。

  寒暄了一番后,两人回到茶水间坐下开始吃饭。

  朱依依扯了几张纸巾垫在桌面,免得弄脏了待会擦不干净,李昼边拧开保温盒,边问道:“不过你今天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告诉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一声,是为了给我惊喜吗?”

  说起来,这还是朱依依第一次给他送晚饭。

  “今天刚好有空,下班早,就去市场买了些菜。”

  “不会是因为你生病的时候,我照顾了你,所以你也礼尚往来吧。”李昼想到这种可能,倒是有些泄气,“依依你可千万别对我这么客气,你是我女朋友,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吗?”

  “不是啊,”朱依依眨了眨眼,“我没那么想。”

  话虽是这么说,可朱依依的确是抱着那样的想法才给李昼送饭的,吴秀珍从小就教导她,别人对她好一分,那以后就要还别人一分,不能让别人白白付出。

  “你没这么想就好,那我就不客气啦。”

  说着,李昼就捧着瓷碗喝了口汤。

  朱依依今天煮的是虫草花鸡汤,还炒了两个小菜,李昼吃得一脸满足,脸颊旁还蹭了油,朱依依拿过桌面上的纸巾给他擦了擦脸。

  吃完饭,李昼的工作还没完成,还要接着加班,朱依依便在旁边陪他,帮他处理了几份表单,又拿起桌面上的书看了一会,是一本讲医药营销的书,朱依依看得云里雾里的,那些专有名词越看越困。

  她趴在桌面上想休息几分钟,谁知道就真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对面那栋大楼灯已经灭了,朱依依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几点了?”

  “已经十点半了。”李昼把电脑上的网页都关了,按下关机键,“我正想喊你,没想到你这就醒了。”

  竟然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大概是因为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了,肩胛骨处还有点疼,朱依依活动了下脖颈,问他:“工作完成了?”

  “嗯,”李昼背起公文包,牵起她的手,“走,我们回家喽。”

  夜色已深。

  李昼开车送朱依依到出租屋楼下,因为时间实在太晚,他就没上楼。

  北城四月的风还有些寒,朱依依拢紧了身上的薄风衣,她关上车门,和李昼挥手道别,还没走几步,车上的李昼忽然喊了她一声。

  “依依,等下。”

  她在黑夜里站定,回头。

  李昼已经从车上下来了。

  朱依依疑惑:“怎么了,我是不是漏了东西在车上?”

  “没有。”李昼又走近了几步,眼睛在月光下很亮,“就突然想再和你说说话。”

  朱依依抿紧嘴角,小心翼翼地说:“不过已经快十一点半了。”

  明天大家都还得上班呢。

  “就聊几句,”李昼在长椅上坐下,握着她的手低声说道:“你知道刚才在公司里,你在我旁边睡着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好想、好想娶你回家。”

  “……”

  朱依依愣住了,放在李昼后背的手松了松。

  “原来被人关心是这么幸福的感觉。”李昼没察觉到她的异常,缓缓说道,“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有你陪着我身边,加班到这个点,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累。我现在就想努力工作,赶紧攒钱在北城买房,等我们结了婚就可以搬过来一起住了。”

  朱依依沉默着没说话。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昼还沉浸在自己的构想里,又问道:“你说两居室会不会太小,一个当宝宝房,一个当主卧,你觉得呢?”

  朱依依呆呆地望向远处的月亮,木讷地说:“你决定就好。”

  她和李昼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她还没有认真地想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

  这天晚上睡觉前,朱依依侧躺在床上刷了会朋友圈,忽然发现在十分钟前,李昼发了一条状态。

  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她今天煮的虫草花鸡汤,另一张是她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照片,远处是高楼矗立的背景,她逆光枕在书上,嘴角竟还微微弯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事。

  朱依依呆呆地看了几秒,然后把手机放到床头的柜子上,忽然没有了任何睡意。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