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临近春节假期,大家都无心上班,除了那些急着完成的事情,其他小事都推到了年后。“年后再说”成为所有人的共识。

  朱依依也终于过了一段清闲日子,每天按时上下班,不用再加班了,再者是公司的组织架构有所调整,她和晓芸被调到了另一个组,虽然工作内容没怎么改变,但跟着的领导比以前那位要和善多了。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另一个好消息是在春节放假的前一天,朱依依终于领到了年终奖。

  她战战兢兢地点开工/商银行的APP,当她看到上面的数字时,眉头都舒展了。

  ,快两万块钱了。

  除去工资七千五,这么算下来年终奖也有差不多一万二,来这三年,她还是第一次领到这么多。

  朱依依对这个数字挺满意,一整天心情都不错。虽然在高消费的北城,她这点钱算不上什么,但好歹过年回家可以给吴秀珍包个大红包了。

  当晚她就和李昼去商场买了好些保健品带回家给爸妈,但在选礼物给朱远庭时倒是犯了愁,选了好半天最后听李昼的话买了一盒乐高的积木。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出发回桐城,这回朱依依终于记得买晕车药了,不过没想到的是,李昼也给她买了。

  她看着车窗前放着的药盒,有些感动。

  “谢谢。”她说。

  李昼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什么谢谢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春节的高速还是很堵,一直到傍晚他们才回到家,由于时间实在太晚,李昼没有进门,只在小区门口和朱依依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

  也好,免去了很多尴尬的场面,朱依依都怕吴秀珍把李昼吓到。

  吃完晚饭,朱依依把礼物拿给朱远庭。

  他正在书房里做去年的高考英语试卷,听说有礼物收,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跟黏在她行李箱上似的。

  “是什么?”朱远庭一脸期待,“没想到我还有礼物收。”

  当朱依依把礼物从行李箱拿出来时,他的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撇了撇嘴角,失望地说:“啊?怎么是积木?”

  “不喜欢吗?”

  “你今年没和薛裴哥一起去买吗?”朱远庭拿起那盒积木看了又看,惋惜地叹了口气,“姐,你买这个太浪费钱了,你还不如折现给我呢。”

  往年朱依依都是和薛裴一块儿去买年货带回家的,她不了解她弟的精神世界,这种年龄的小男生喜欢什么她是真的不知道,所以都是薛裴说什么好她就买哪个,平时很省心省力。

  朱远庭见他姐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解释道:“姐,我不是不喜欢你的礼物,只是我真的不喜欢玩这个——”

  “我知道,我没生气,你继续做题吧。”

  朱依依表情很淡然。

  “姐,我搞到了三张星城动漫展的套票,过两天我们一块儿去吧,顺便喊上你男朋友。”朱远庭说起来还有些遗憾,“本来想等薛裴哥一块儿去的,现在便宜你男朋友喽。”

  “什么意思?”朱依依问了句。

  “薛裴哥要到除夕那天才能回来呢。”

  “哦。”

  朱依依没再说话。

  想起上次她和薛裴说话已经是二十多天前的事情了。

  过了两日,朱依依带着李昼和朱远庭一块儿去了动漫展,为了融入年轻人,朱依依还特意穿得年轻了一些,把以前衣柜里的羊角大衣穿了出来,还用蝴蝶结发圈扎了个马尾,李昼大概是第一次去这种地方,穿着太过商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说实话,朱远庭看着都有点尴尬。

  可还能咋办。

  如果让朱远庭选,他心目中理想的姐夫该是像薛裴这样的,有钱,学历高,长得帅,还对他那么好,他想起自己那一屋子的手办和游戏机几乎都是薛裴给他买的。

  他正想东想西,就被他姐喊过去拍照,朱依依想和一位漂亮的女COSER合影,朱远庭拿起手机咔咔拍了几张,他姐今天心情貌似不错,笑得很灿烂,脸颊的小酒窝都露了出来。

  朱远庭随手就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薛裴——

  【你看我姐笑得傻里傻气,今天她穿得像不像高中生。】

  半个小时后,薛裴回了过来,两条消息。

  【挺像。】

  【他怎么也在】

  他?

  这张照片里没有男人啊。

  直到朱远庭放大了这张照片,终于明白薛裴所说的“他”是谁,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李昼正拎着朱依依的手提包,望着门口的方向,背影这么模糊,薛裴哥竟然还认得出来。

  眼力真不错。

  【你说我姐的男朋友啊,他和我们一块儿来的。】

  说着,朱远庭又给薛裴发了一张照片,是他姐和她男朋友的合照,两人站在一个蜘蛛侠的巨型手办前,朱依依拿着杯奶茶,李昼搂着她的腰,乍看上去还挺般配。

  消息发出去后,薛裴没有再回复了,朱远庭想他大概是忙昏头了没看到。

  很快就到了除夕,朱依依和朱远庭一大早就起了床,贴对联,包饺子,买年货,里里外外忙活了半天,累得够呛,偏偏吴秀珍还一直旁敲侧击打听她和李昼的进展,像是恨不得过完年就把她嫁出去,朱依依听着都有些心累。

  她本来还打算过几天领李昼回家见见的,现在都有些犹豫了。

  吃完年夜饭,他们一家拎着水果、点心去薛裴家串门看春晚,每年的除夕他们两家都是在一起过的,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去之前朱依依还有些抗拒和抵触的心理,可站在他家门前,她忽然想开了,放假这么多天,她和薛裴不可能完全不见的,薛阿姨一直以来对她这么好,她不可能因为薛裴就对她避而不见。

  做好了心理建设,可去到之后,才发现薛裴原来还没回来。

  “薛裴今年工作忙,六点多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刚到承州,不知道到家得几点了。”薛妈妈说起来还有点担心,这大过年的,还要在路上奔波,年夜饭都赶不上一口热的。

  “承州啊,”朱建兴琢磨了下,“那还有一两百公里呢。”

  吴秀珍眼看着这饭菜就快凉了,拍了下朱依依的手臂:“依依,你给薛裴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我们提前把菜热一热,待会薛裴一回来就能吃了。”

  突然被点到名,朱依依愣了愣,捏着手机的右手渗出了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拒绝,她迟缓地应了声:“……好。”

  拨通电话的时候,朱依依喉咙有些发紧,跟八百米长跑过后似的,干涩又难受。

  电话接通得太快,朱依依还没想好要说什么,捏着手机的手又紧了紧,两人就这么沉默了几秒种,最后还是薛裴先开口:“有事?”

  生疏的语气让朱依依心里沉了沉,她不想让家人看出异样,还在假装着活络,笑着问:“嗯,你到哪啦?”

  “在邑城服务区,”薛裴顿了顿,他声音里亦有些紧绷,“怎么?”

  邑城离他们这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没事,那应该快到了。”朱依依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望着薛阿姨殷切的眼神,又补充了句,“那你路上注意安全,等你回家吃饭。”

  后半句她说得很轻,在薛裴听来,有种莫名的温柔意味包裹在里面。

  薛裴那边忽然没了声,朱依依以为是高速上没了信号,正想把电话挂了,在最后一秒终于听到他的回答:“好。”

  这通二十秒不到的电话让朱依依情绪起起落落,一口气憋在心里没处发泄,幸好大家都围在电视机前看春晚,气氛融洽,都有说有笑的,没人看出她的反常。

  在播放到春晚某个小品的时候,趴在窗口的朱远庭突然高声喊了句:“薛裴哥回来了!”

  说完,棉鞋都没换,就一溜烟地跑下楼去,情绪之兴奋比朱依依回家那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看这孩子——”吴秀珍没好气地笑了笑,“从放寒假那天就开始念叨,天天盼着薛裴回来。”

  薛妈妈笑得很欣慰:“孩子们感情好嘛,薛裴也一直把阿庭当亲弟弟的。”

  没一会,楼道里就传来声响,紧接着声控灯也亮了起来,柔和的灯光逐渐映出人的轮廓,薛裴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袭黑色的大衣修饰出高大的身形,内衬的雾色毛衣显得人温文尔雅,气质翩然,他右手提着行李箱,臂弯处搭着条深灰色的围巾。

  朱依依神情有些不自然,因为那围巾是她早几年送的。

  大概他已经忘记了,才会这样不避讳地戴在身上。

  “都快九点了,你饿不饿,路上有没有吃东西?”盼了一天可算是回来了,薛妈妈走上前左右打量了一番,越看越心疼,“儿子,怎么感觉你又瘦了,脸都小了一圈,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啊?”

  薛裴笑了笑,侧过脸去:“每次回家您都这么说。”

  薛妈妈不服气,找来朱依依当帮手:“依依,你来说句公道话,薛裴他是不是瘦了?”

  正在嗑瓜子的朱依依愣了愣神,把瓜子壳从嘴边拿了下来,缓缓转过去头,和薛裴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一时都有些尴尬,朱依依扯了扯嘴角,笑得勉强:“嗯,好像是瘦了点。”

  “你看,依依都这么说,平时是不是工作太忙了,都来不及吃饭。”薛妈妈话里话外都心疼得不行,“依依啊,你和薛裴都在北城,你可得帮我多看着他,让他多注意身体。”

  朱依依表面功夫做足:“……好,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监督他的。”

  薛裴自然听出了她敷衍的语气,看着沙发上她的背影,眼神暗了暗。

  一路风尘仆仆,身上都沾了不少味道,薛裴去卧室换了身衣服。

  看着他的房门关上,朱依依松了口气,继续嗑瓜子看电视。

  几分钟后,旁边的沙发突然陷了进去,薛裴在她旁边坐下,不经意间裤腿挨着她的腿,朱依依后背绷直,也不能怪他是故意的,因为就只有她这里还空了个位置,但朱依依还是有些许不自在,嗑瓜子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吴秀珍关心道:“薛裴,路上是不是很堵,怎么这么晚才到?”

  “是有些堵,让大家担心了,”薛裴眼睛弯弯,笑得得体,他为人处世一向妥帖周到,又问候道,“叔叔阿姨,你们吃过饭了吗?”

  朱远庭在一旁抢话:“我们很早就吃了,因为我姐才四点钟就说饿死了,要吃炸鸡翅,所以全家都提前了吃饭时间——”

  朱依依脸一黑,拧着朱远庭的胳膊不松手,示意他别再往下说了。

  “啊,痛痛痛,我不说了不说了,姐,你快松开!”

  看着他们在那打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薛裴眼底不自觉染了笑意,那目光落到朱依依脸上,连他自己都没察觉里面包裹着的炽热的想念。

  他算了算,今天是他们二十五天后的第一次见面。

  他们认识十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冷战这么久,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条短信,他们就好像两个陌生人一样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互不相识,互不打扰。

  薛裴吃完年夜饭出来,朱依依人不见了,茶几上那包瓜子还剩了大半。

  朱远庭像是知道他想问什么,指了指楼上:“你找我姐啊,她去天台看烟花啦,刚才市中心那一带有烟花表演,这么冷的天,我姐可真抗冻啊。”

  薛裴走到天台时,朱依依正背对着门口靠在栏杆上打电话,天台风大,灯光很暗,她的发丝在风中狂舞,像一首在黑夜里凌乱的诗。

  薛裴在身后静静地看了很久,也静静地听了很久。

  她大概正在和李昼打电话。

  “我还不困,你呢?”

  “对,在薛裴家,可能要守完岁才回去。”

  “是有些无聊,所以不想挂电话,你再陪我聊一会嘛。”

  “你要陪我一起守岁吗?”

  “嗯,想的。”

  “想你。”

  ……

  听到这,薛裴转过身,悄无声息地离开,背影混在夜色里浓得像墨。

  他想起,刚才在邑城服务区,他接到朱依依电话时的欣喜,她在电话那头说等他回家吃饭,在侧视镜里薛裴看到自己禁不住弯起的嘴角。

  从邑城回来的路上,他开得很快,他还以为……她想见他。

  请知悉本网:https://www.apnrd.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apnrd.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